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听众论中国姓社姓资向何处去

  • 萧敬

二十几年来,中国发生了很大变化。中国社会究竟是姓“社”还是姓“资”?中国应该走什么道路?围绕这些问题的争论一直没有平息。在这次听众信箱节目里,我们就来听听几位听众朋友的看法。

*民生民权为重 主义为轻*

山西的张先生认为,中国没有吸收资本主义的好东西,却把中国传统的好东西丢掉了。他说:

“我的观点是这样的:不管它姓社也好,姓资也好,只要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就是最好的,人民的政治权利得到保障,就是最好的。从邓小平到现在,这个社会制度、社会形态根本就看不出是姓资还是姓社。资本主义好的东西,它没有;中国几千年留下来的好东西,它丢掉了。”

*不社不资 官僚谋私*

江苏的施先生说,中国目前实行的是一种有利于官僚资产阶级谋取暴利的政治制度:

“我觉得,中国现在的社会不伦不类,既不象社会主义,也不象资本主义。中国有一句口号,说是要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个特色是什么意思呢?我觉得,就是以中国特色为名,为中共的官僚资产阶级谋取暴利。

“如果要实行西方式的民主,这些榨取老百姓利益的官员就会无一幸免。所以,他们对民主制度充满恐惧,充满敌意,他们抱成一团,共同抵制改革。”

福建的肖先生说,中国远远不是社会主义:

“其实,中国离社会主义太远太远了。按照马克思主义的学说,社会主义是比资本主义更高级的阶段,应当是一个平等、富强、民主的社会,可是我们中国达不到这个要求。”

*应旗帜鲜明地走向资本主义*

辽宁的伍先生认为,现在的中国同时具有封建主义、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特点。他说:

“我认为,中国社会是三搀,首先具有封建性,第二具有社会主义性质,第三具有资本主义性质。封建性主要体现在政权上,实际上在有些地方比封建主义统治更加稳固和专权。在经济上,它一会儿是资本主义,一会儿是社会主义。

“我认为,中国应该向资本主义发展才好,千万别再向社会主义发展了。中国有很多人的思想比较麻木,存在文化大革命的遗留症。”

山东的杨先生认为,中国应当旗帜鲜明地走资本主义道路。他说:

“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早就过时了,马克思主义的这一套早就过时了。大家可以看到,中国、日本、韩国,还有台湾,都是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开始发展),究竟是社会主义好,还是资本主义好,这是很明显的。现在应该旗帜鲜明地走资本主义道路了。

“现在中国在经济上搞资本主义,但还是共产党执政。为什么现在抱着社会主义不放呢?因为如果不搞社会主义,那么共产党的权力、共产党的利益、当权者的利益就要受到损失。要指望共产党搞资本主义是绝对不可能的。”

*三元混合和传统文化*

辽宁的李先生认为,应当用中国的传统文化塑造一个和谐社会:

“现在的中国社会是封建主义、社会主义加资本主义,是一种杂牌主义。中国用不着引进什么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马列主义,因为中国有传统文化,老有所养,壮有所用,少有所长。这种传统文化非常好,全世界都追求人类幸福,自由平等,等贵贱,均贫富,这种主义是最好的。”

*为保权力 选择主义*

最后,让我们听听上海的黄先生是怎么说的:

“我觉得,中国现在的社会是四不象。对它(中共)不利、动摇它的政权的,就实行社会主义;对它有利、不动摇它的政权的,就实行资本主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