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国有人批评历史文件保密扩大化


恐怖分子袭击美国的事件已经过去4年半了。在这之前,美国公众可以到首都华盛顿国家档案馆查看有关美国政策的解密文件。但是在过去几年里,很多这类文件从档案架子上消失了。这是因为政府决定把它们重新定为保密文件。这种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对许多事情加以保密的趋势令历史学家等人士感到担心。

*解密文件在9/11后又保密*

在2001年之前, 任何人都可以走进华盛顿的国家档案馆阅读政府文件,比如说,你可以看到美国在1950年对中国干预韩战是如何做出错误估计的;人们还可以阅读1958年政府的一个计划,内容是在美国遭到核攻击的时候准备做出什么反应。

现在美国公众再也看不到这类文件了。在2001年9/11美国遭到袭击以后,政府在把公开文件重新保密方面加快了速度。

历史学家说,自那时以来,有将近1万份,总共5万5千页的文件被重新定为保密级,从公众可以阅读的架子上移走。很多消失的文件包含有关韩战、美苏之间的冷战,核武器扩散以及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的材料。他们说,还有一些文件仅仅包含令政府感到难堪的信息。

*中央情报局之言*

对这种趋势持批评态度的人说,中央情报局和美国其他间谍机构是在推动把几十年的老文件重新定为保密文件。但是,中央情报局的发言人不同意这种说法。他告诉记者,中央情报局和挡案馆密切合作,从1998年以来已经把两千六百万页的保密文件向公众开放。发言人还说,中央情报局在决定什么应该保密的问题上坚决遵循最高水平的程序。

*出版之后又加密?*

让历史学家、记者和国会议员感到不安的是,美国政府把一些发生在远至50年以前,对国家安全已经没有影响的事件的信息重新定为保密级。

康涅狄格州共和党籍众议员克里斯多福.谢斯说,很多文件已经在其他地方出版,再把这些文件重新定为保密文件又有什么意义?他说:“我认为这种做法有些愚蠢,因为文件一旦公开,那就是公开的文件了。”

*民众知情权和国家安全*

这场围绕重新保密文件的辩论,其中心议题实际是,当政府压制公众了解情况的权利时,这个政府是否还能做到真正的公开,真正负起责任来。琼.博廷是“反对审查全国联盟”的执行长。她说,人民了解政府越多,政府才能更好地治理国家。

博廷说:“除非选民有重要的信息,否则他们不可能判断某些人。他们需要知道这些人在做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以及他们是怎样做的。”

还有人认为,政府过于秘密实际上会危害国家安全。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国家安全档案馆馆长汤姆斯·布兰顿说,这正是调查9/11恐怖袭击的美国国会两党委员会做出的结论。布兰顿最近在播放美国公共事务的电视频道上露面时说,

布兰顿说:“ 扣压信息的做法是不安全的。这正是9/11事件带来的巨大教训。9/11事件调查委员会发现,正是由于政府过于保密才使得我们无法把各种迹象联系起来。”

很多人认为,恐怖分子之所以在9/11事件中得逞正是由于我们缺乏把各方面的情报联系起来的能力。如果能够把这些情报联系起来进行分析,那场恐怖袭击是有可能防止的。

*每年文件保密费80亿*

不让公众获得信息的代价也是高的。美国政府目前每年为文件保密就花费80亿美元。一份政府报告说明了在文件保密方面的趋势。从1999年到2004年,定为保密级的文件增长了一倍,达到近1千6百万份。在同一时期,解密的文件则下降到2千8百万份。

俄亥俄州的民主党籍参议员丹尼斯.库西尼奇认为这一趋势令人担忧.

他说:“不管从哪方面来看,布什政府是一直在以飞快的速度对文件加以保密。在布什政府执政期间,更多机构被授权将文件保密。”

*封存文件和封锁历史*

历史学家马修.艾德是近来发现国家档案馆里过去已经解密的文件现在已经没有了的学者之一。他说,布什政府重新把文件定为保密级的决定只是一个更大的、日益严重的问题所显示的症状。

艾德说:“重新保密文件的做法令我担心,因为这是9/11事件以来我们丢失的很多东西中的仅仅一小部份,这些失去的东西要再找回来是很困难的。”

艾德说,政府把文件封存在库房里,实际上是在“盗窃我们的历史”。他担心,这个政府在国家安全的名义下还想干些什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