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分析人士质疑八荣八耻运动的效果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提出“八荣八耻”的荣辱观后,中国媒体一直在大张旗鼓地进行宣传。但是,批评人士对这项运动的意义和作用以及成果如何等都提出质疑。

*全国上下展开荣辱观道德运动*

自胡锦涛的社会主义荣辱观出台以后,中国上自中央部委,下至基层小区都在热烈讨论如何深入贯彻这个“八荣八耻”的社会道德运动。

北京电视台创作“‘八荣八耻’正气歌”,河南要发行宣传“八荣八耻”的明信片,一些学校传唱“八荣八耻”童谣,市场小区设立宣传牌,中国官方媒体广泛报导各地积极响应这个荣辱观教育。

所谓的“八荣八耻”,主要是在道德观念上一些提倡的和反对的内容,比如倡导爱国、勤劳、诚信守法等等,而反对愚昧、奢侈、损人利己、违法乱纪等等。中国官方杂志半月谈最近一篇文章指出,荣辱观的产生是因为社会出现理想信念淡漠、思想道德滑坡、一些干部出现腐败现像。文章建议党员干部应该先树立楷模,做人民的好公仆。

也有人建议,通过荣辱观的软约束和法律的硬约束,能有效的促使各级官员审视自己的“官德观”。

*市民:宣传力度大效果未知*

北京一位市民认为,这个荣辱观其实是人们的基本道德观念,没有明文提出的必要,不过现在社会问题严重,基本道德丧失,所以这个时候提出来这些荣辱观念问题是对的,尤其是针对政府官员和党领导干部。

这位市民说:“有一个俗话就是,台上他讲,台下讲他。他明明就有很多错误,办了很多错事,他还在教育别人不做错事,那这本身就是,他都没有荣辱观,再教育别人的话,那不可能有效的。应该纠正他本人的行为,老百姓才信服。”

目前中国各地都在响应和学习“八荣八耻”道德建设运动。这位市民认为,宣传是很够的,但是就是要看是否有效果了:“因为我们提出来许多东西,从80年代整党啊,或者是公布一准则啊,关于党内生活若干准则那个东西,那个时候开始,总是给人希望很大,然后最后不大管用,不大管用呢,也不去找原因,而是总是提出新的东西,然后总是失效,这次恐怕还会这样。”

*余杰:解决道德问题需开放自由度*

关注“八荣八耻”荣辱观的中国作家余杰表示,解决中国道德的问题,首先要开放中国社会的自由度,用信仰自由、新闻与言论自由、学术和教育自由等来改良中国的社会。

余杰说:“这些都能够充份给予的话,我觉得就是说中国社会会往好的方向发展。所以现在其实不是中共要去做什么,我觉得是他们尽量把他们原来所压制的垄断的这些自由返还给公民。所以这个中国社会能够自由地自发地来生长,我觉得自然会使中国社会未来有更好的希望。”

*重建国人道德非短期运动能解决*

光明观察一篇评论指出,这是一项复杂的重建国人信仰的战略工程,决不是靠短期学习和教育就能见效的,更不是靠单一的道德建设就能解决的。

在外国人眼中,象“八荣八耻”,包括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这样的说法对他们来讲没有什么影响。在北京工作的美国人乔伊认为,“八荣八耻”听上去就象一首全国性的儿歌,让他感到惊讶的是政府在这方面的宣传力度非常大。

乔伊说:“城市里对它的宣传力度之大让我很惊讶,感觉就象一夜之间,所有的书籍,宣传海报就全都冒出来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