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国国会一周来中国相关动态


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的专业人士说,国会不指望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对美国的访问会导致美国所关注的一系列重大问题出现突破性进展。中国一个农产品采购团签署了数十亿美元的农产品采购合同之后到国会山上说,中美贸易促进了美国经济、增强了美国人的就业机会。

*国会人士:胡访美不会有实质成果*

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彼得.约星期二在华盛顿智囊机构--传统基金会主办的一次会议上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问华盛顿具有很大的象征意义,但不会带来许多实质性成果。

彼得.约说,为胡锦涛访美铺路的一个中国大型采购团在美国各地签订了一些大宗的采购合同,但签订这些合同并不足以改变美中贸易严重不平衡的状况。

他说:“中国人在大量采购。他们去了美国13个城市,签订了150亿美元的合同。他们这样做肯定会成功地让美国人注意到中国正在为减低美中贸易逆差尽最大努力,但是150亿美元对巨大的美中贸易逆差来说是一个小数字。”

*专家:促中国改变有关经济政策*

参议院共和党政策委员会经济政策分析员托马斯(Jason Thomas)警告说,如果胡锦涛不借访美机会向美国解释中国将会改变有关经济政策的话,美国国会有可能在对华贸易问题上通过相当严厉的法案。

托马斯说:“假如我能向胡主席转达一个信息的话,我会说,如果中国不改变它的商业本位主义政策,我担心国会可能会别无选择地采取某些行动,从而引发两国之间的贸易大战。”

*国会人士:美国会不指望胡送大礼*

国会的专业人士说,在外交和安全政策方面,大多数参议员也不指望胡锦涛能给美国送来什么大礼。

参议院军事委员会高级助手法卡斯(Evelyn Farkas)说:“谈到外交政策,我想大多数议员认为中国是一个半心半意的友邦。参议员们对中国在北韩核问题上的角色尤其感到关注。”

此外,美国国会还对台湾海峡的军事平衡、中国对解决伊朗核问题的态度以及中国的人权状况等问题感到关注。国会议员们将密切注视胡锦涛主席与布什总统的会谈是否会产生一些积极成果。

*国会人士:对美中关系认识趋成熟*

不过,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的彼得.约认为,无论这次高峰会的结果如何,美国国会对美中关系的认识已经走向成熟。

他说:“这种关系的持久性很强,这跟以前不一样。我们需要他们,他们同样也需要我们。结果是,决策人不得不超越两国之间存在的一些争议,而且他们这样做的速度比人们预计地更快。”

*中国官员:美对华出口促美农业发展*

中国一个农业代表团上星期访问了美国农业大州伊利诺伊州和明尼苏达州,签署了购买685万吨大豆和其它农产品的合同。星期一,这个代表团和美国大豆协会一起特意在国会山召开一个贸易交流会,并且利用这个时机和场所向美国国会和美国人民解释两国贸易关系健康发展的重要性。

中国食品土畜牧进出口商会会长曹绪岷在会上说,中国已经成为美国一些农产品的主要出口市场,其中美国大豆对中国的出口增长最快,中国现在是美国出口大豆的最大买主。他说,美国农产品对中国的出口量剧增促进了美国农业的发展,帮助了美国农民的就业。

*中国官员:美农产品冲击中国农业*

中国农业部副部长牛盾在会上说,在政府补贴政策之下,美国农产品的竞争力很强,对中国的出口出现了巨大增长,同时也对中国的农业和农民就业问题造成了很大冲击。他希望美国方面能意识到中国方面面临的挑战。

美国农业部官员和大豆协会的负责人也在会上称赞美中大豆贸易的蓬勃发展,并希望两国大豆贸易能成为美中总体贸易的楷模。

美国与中国的年度贸易逆差已经超过两千亿美元,引起美国国会的高度关注。国会议员们说,虽然农产品出口是美国对华贸易中少有的一个亮点,但是美国农产品对中国的出口仍然面临很大挑战,包括中国继续拒绝进口美国的牛肉,中国还常常以卫生标准达不到要求为借口拒绝美国的一些农产品。

*美百余议员促布什提杨建利问题*

在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即将访问华盛顿的时候,美国国会一百多名议员联名写信给布什总统,敦促他在与胡锦涛举行首脑会谈的时候争取中国政府释放人权活动人士杨建利。拥有美国永久居民身份的杨建利因参与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被中国当局拒绝入境。2002年,他因非法入境中国和为台湾充当间谍等罪名被中国当局逮捕,至今仍然被关在监狱。杨建利否认曾为台湾充当间谍。

美国国务院官员表示,人权问题将是这次美中首脑会谈的一个重要议题。

*人权活动家:劳工运动须非政治性*

住在香港的英国哲学博士、人权活动家罗斌(Robin Munro)和《中国劳工通讯》创始人之一韩东方就中国的劳工问题星期二到美国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作证。 罗斌说,中国每年都发生几万起工人集体抗议事件,因为工人们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而且这种情况正趋于恶化。他说,中国各地每年参与这些抗议活动的工人有几百万人之多。

不过,他警告说,中国工人运动必须避开政权斗争才能有长期健康发展的希望。罗斌说:“中国新的劳工运动对未来的追求必须是非政治性的,它需要把焦点放在工人及其家庭的生计问题上,避开中国社会中长期存在的那种政治诱惑。因为中国社会中有很浓厚的政治倾向,人们可能很想在工人运动的初期就表达自己的政治诉求,但是那样做会对刚起步的中国工人运动产生致命的后果。”

*劳工活动人士:政治就是民生*

不过,中国劳工问题活动人士韩东方说,工人运动难免不涉及政治,重要的是不要把夺取政权作为一个活动纲领。他说:“工会运动不应该朝着夺取政权的方向发展,而不是说要非政治化。当我们谈政治的时候,政治就是民生,政治就是工作环境,这些基本问题。政治不是那么抽象的、离人很远的那些理论问题。”

韩东方在听证会上讲述了他为广东省一家首饰加工厂工人谋求正当权益、通过法律渠道为患职业病的工人成功获得赔偿的经历。他对记者说,中国许多工人对法律没有信心,但是依法办事是工人们为自己争得权益的唯一希望。

他说:“特别是在我们这个国家,立法者和执法者是最大的法律破坏者,所以在我们这个国家很难办,就是说培养对法律的信心。但是,难办也没办法,我们必须要朝那个方向走,因为这是唯一的、我们能看到的一个将来。”

两位劳工问题专家都对美国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表示,使他们对中国劳工运动感到非常忧虑的一个新趋势是,中国的地方官员越来越多地在与黑社会勾结,对敢于争取正当权益的抗议工人施行暴力,以达到镇压抗议活动的目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