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8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西山会议起风波 中国几派辩改革


今天的对比新闻的话题是:一份不同寻常的“会议纪要”走光,中国改革精英激辩中国改革现状和前景。

首先让我们看看海外媒体对西山杏林山庄会议的报道。

*从闭门会议到公开争议*

华尔街日报报道说:近来,互联网上出现了一份不同寻常的会议纪要。这次有政府背景的会议是有关中国市场经济改革的一次闭门会议。流传到网上的原始纪要让外界对有关中国经济改革未来方向的激烈讨论有了一个难得的从内部观察的机会,而这次"泄密"事件也反映出,对于中国这个一度非常封闭的国家,互联网对它的开放所产生的影响越来越大。

3月4日,国务院下属的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China Society of Economic Reform)召集约40位学者、专家和政府官员,就中国市场化改革进程下一步应采取的行动进行了讨论。会议希望在不公开的情况下,听取这些人士的真实想法,以便为中央领导建言献策。 纽约时报报道说,这些意见将在汇总之后,直接向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汇报。

然而,这次秘密会议的纪要后来却出现在许多中文网站上。会议纪要中谈到了很多目前有争议的问题,例如向外资出售大型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反映公众不满情绪日益加剧的一些敏感统计数字;以及有关专家提出共产党一党专政违反宪法,建议共产党分化成为两党或者多党等争议,引起海外中国问题观察家的广泛关注。

华尔街日报报道说,如果是在几年前,这样的"泄密"事件是不可想像的事。现在还不知道是谁、出于什么意图将原始纪要透露到网上。

*中国在十字路口*

华尔街日报说,这次"泄密"事件只是有关中国市场化改革未来走向的公开讨论越来越激烈的大背景下的一个最新插曲。有关改革中出现的各种问题--贫富悬殊拉大、腐败愈演愈烈、某些行业被外资把持等,社会上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批评声,在改革道路上已跋涉27年的中国俨然已走到一个十字路口,何去何从亟待抉择。

在会议纪要走光之后,主持这次会议的单位,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决定发表经过整理的会议纪要文本。海外观察家很快就发现,在这份官方纪要中,参加会议的北京大学法学院贺卫方教授的发言被砍掉了。

*贺卫方:引起左派网站注意*

贺卫方教授说,他知道这个事件,但是,他不打算对这个事件进行评论。

(贺卫方谈话录音)

是不是因为海外的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等媒体报道了会议纪要走光的事件后,当局才决定封杀贺卫方教授的讲话呢?贺卫方教授表示,不是那样简单。他说主要原因是他的讲话引起了一个名叫乌有之乡的左派网站的注意。

(贺卫方谈话录音)

纽约时报也证实了贺卫方教授的分析。纽约时报报道说:贺卫方教授的发言摘要引起了左派网站和左派论坛的注意,这些网站和论坛支持传统的共产主义教条。贺卫方教授的发言摘要和参加会议的其他学者讲话被左派政府官员和学者作为他们阴谋推翻共产党统治的证据,然而贺卫方教授在会议纪要的发言全文并不支持他们的观点。

*有人指会议意在颠覆*

香港苹果日报4月7号报道说,这次关于中国改革开放现状和前途的会议被中国一些保守派指控为可以“与八十一年前国民党右派召开的西山会议相提并论”。

苹果日报报道说:“北京西山会议的内容纪要在互联网上公开后,招来了网上极左及保守派的指摘与谩骂。有人直指这个号称研究改革攻坚的学术会议,实质是以颠覆政权为目的。 ”

*高尚全批保守派煽动群众*

苹果日报在报道了这次会议的背景时说:“国务院的智囊组织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体改会)三月初曾召开改革派学者会议,希望凝聚共识,坚持改革。这次会议于三月四日即十届人大四次会议召开前夕,在北京西山的杏林山庄召开,有四十名改革派政治、经济和法律界学者、专家和官员参加。

“据网上披露会议纪要,有学者在会上直指,中国改革已经不再是经济改革,而是政治改革。有学者则在会上公开呼吁内地推行多党制,落实真正的民主、自由。

“体改会会长、前国务院国家体改委副主任高尚全则在会上批评保守派在这次改革争论中,煽动群众向政府施压,他建议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公开讲话,号召全党、全国坚定不移搞改革。 而就在这次会议后两日,胡锦涛在三月六日参加人大分组会议时表示,要毫不动摇地坚持改革方向。一般认为,胡的讲话,是要平息去年以来有关改革的争议。 ”

*精英之间争论国策*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根据泄漏到互联网上的一份中国政府的秘密会议纪要,在三月份举行的一个为中国高级领导人提供咨询的会议上,政府官员和学者就中国未来的经济和司法改革方向,存在很大的分歧。他们也对一位政府官员所说的中国精英之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争论和异议”表示担心。

纽约时报报道说:这次高级别的论坛上讨论的内容,本来应该保密的。会议参加者,很多都是推动中国共产党进行市场经济改革的主要支持者,对国家政策有深远影响力,这个会议纪要虽然不是全部,但是可以管窥他们在未来国策上的争论。

*警惕批判资本主义倾向运动*

纽约时报报道说:许多与会者强调,他们警惕中国当前打着社会主义旗号的知识份子重新掀起的批判资本主义倾向的运动。一些与会者认为,如果北京当局不赶快建立真正的法治,他们很有可能会面对不断升级的社会和政治动荡。

纽约时报报道说:泄漏到互联网上的会议纪要显示,虽然一些外国政府和学者把被称为“北京共识”(Beijing Consensus)的中国发展模式称赞为贫穷国家致富的途径,但是中国的精英们担心,支持了20多年经济飞速成长的共识正在渐渐消融。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石小敏在会上说:“过去两年里,媒体经常提起‘北京共识’,事实上,这种东西根本不存在。对过去20年里中国的做法,我们是有一种共识,但是,我们对未来的发展方向没有什么共识。”

*面对重重问题 倾听真实想法*

纽约时报报道说:中国经济仍然维持着多年来的发展势头,今年成长率预计超过9%,而且,中国政府也没有显示要从以经济发展为主的政策上退回去的迹象。但是,他们对下一步仍然有不少疑虑:如何缩小越来越大的贫富差距,如何平息农村的不安,如何解决内部腐败和环境污染等问题。

三月,中国的立法机构推迟讨论正在制定中的《物权法(草案)》的法案。另外,政府官员也对整顿国营金融系统和允许外国人更深入的参与控制严密的银行和证券公司一事含糊其辞。

纽约时报说:这些争论都是本次秘密会议的重要主题,据中国的媒体报道说,会议是3月4日在国务院下属的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China Society of Economic Reform)召集下,在北京郊区杏林山庄举行的,名为“中国宏观经济与改革走势座谈会”,会议宗旨是坦诚地总结出当前对改革的看法,会议希望私下听取这些人士的真实想法,然后向包括温家宝总理在内的政府领导人汇报。

*完整版和删节版*

纽约时报报道说:率先在网络上登出这份完整会议纪要的是“华岳论坛”,该网站的管理人都是一些对经济改革持批评意见的人。还有的人称这是一家“保守派路线占上风”的网站。目前还不知道该网站是从哪里获得了这份会议纪要。一名参加会议的人在接受采访时证实,会议纪要的内容都是准确的。

之后,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也在自己的网站上贴出了经过严重删节的会议记录,显然,这个版本删去了对许多重要问题的讨论记录,被删节的,多半是一些涉及到政治上敏感问题的言论。特别是贺卫方教授的发言。

*贺卫方放言多党制*

纽约时报是这样报道贺卫方教授的:一些与会人员呼吁扩大民主并推进政治领域的其他改革,会上,最耸人听闻的评论来自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贺卫方说:“我们都有目标,这个目标现在说不得,但将来一定要走这个道路,比如多党制、新闻自由。比如真正的民主,真正的个人自由。”

纽约时报说:与其他与会者不同的是,贺卫方是知名的一党专制的批评者。

贺卫方教授说,“整个党的权力结构”违反了中国宪法,因为,它本身可以赦免自己,无视宪法的控制。他说,他支持把共产党分化成两个对立的党派,并且取消政党对军队的控制权。他还呼吁创立一个违宪审查机制。

贺卫方的言论在支持传统共产主义观念的左翼网站和聊天室里,引发了最多的评论。他的言论经常被与其他言论混和在一起,显示有证据说明当前有一些右翼政府官员和学者在试图密谋推翻共产党。但是,人们如果浏览这次公布的完整的会议纪要,就不难发现,其中并没有任何支持这种观点的迹象。

下面我们就摘要地介绍一下贺卫方教授在会上发表的观点。

*必由之路说不得*

贺卫方教授说:“我们不敢说。到底往哪方面走?我们都有目标,这个目标就是实际上现在说不得,将来一定要走这个道路,比如说多党制度,比如说新闻自由,比如说这个国家的真正的民主,真正的个人的自由,整个国家的权利建立在保障每个人的自由的基础之上,比如说台湾现在的模式。

“我们现在想中国应该朝这个方向走,但是现在我们说不得。这样一说不得,显得我们跟别人打架就是好人打不过坏人,好人一打一个死掉,就死在战场上。所以,左翼的东西在网上多少的猖獗,但是这边人没有办法说透,说清楚。”

贺卫方还分析说:“我明确的说希望共产党形成两派,希望军队国家化的问题,希望解决大是大非的问题。一个在法律上没有任何地位,但却不断行使媒体的生杀予夺之大权的机构。这样的体制是什么样的体制?严重违反了《宪法》所说的,任何的活动都要在宪法的基础上活动,自己打自己的耳光。

“中宣部、团中央中宣部,我们整个党没有注册登记。一个民主的国家,最基本的要求,团体要有一个资格,才在法律上有被起诉和起诉的权利资格,我们没有。我们参加了这个组织,我在这个组织20多年,但是它没有注册登记,这是很麻烦的事情。那他行使的权力是什么权力?是法外权力。这是严重的违法。

*贺卫方谈法制七大问题*

他说:“第一方面是权力架构方面的严重的混乱,这不是法治的、宪政的模式。比如说党和议会之间的关系,党和司法之间的关系,党和政府之间的关系,这个问题到了必须要解决的时候了。是第一个问题,整个权力架构的反宪政。

“第二,人大本身的反议会性质。它不是一个议会,我们的人大是每年一度的全世界最大的Party,每年大家都来,说参政议政,刚才我接到一个短信,说这次人大时间短了,就开九天半,我认为一天不开都好。 ……

“第三方面,严重的问题是宪法第35条规定的政治性的权利普遍得不到实现,比如说结社自由,比如说游行示威自由,宗教自由,几个基本的权利实现不了。

“第四方面是没有独立的司法体系。现在周永康同志到最高法院视察工作,肖扬向周永康同志汇报工作,全世界讲法治的国家没有一个国家敢叫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向警察头子汇报工作。最近党对司法的干预不断地的强化,而不是弱化。

“第五方面,我们的规则政出多门,越来越混乱。最高法院说,涉及到拆迁的问题,法院一律不受理,法律受理不受理什么案件,是法律规定的,我们拒之门外。规则混乱不堪,红头文件高于法律。

“第六是民法上的基础就是私有制,尤其是农村的土地问题,下一步一定要推动私有化,土地真正的私有,而不是集体制度的方式,否则农民最受损害。

“第七,交易安全方面的保障问题,这也涉及到司法独立问题,法律的明确清晰问题,涉及到其他方面的问题。总而言之,经济改革越来越和法制方面的东西关联在一块,我们看到了这样的趋势。”

*左派发难 上纲上线*

这次关于杏林山庄座谈会的会议纪要在网络上曝光以及被删削的事件,和以往不一样的地方是:过去是党内保守派利用手中的权力来控制中国国内的电子媒体,平面媒体和网络媒体,采取关报馆,封网站的方式,控制信息的流动。这次恰恰相反,杏林山庄的会议纪要是保守派掌握的互联网论坛率先全文公布出来的。

以左派网站“乌有之乡”为例,该网站不但刊登了所谓杏林会议纪要的完整版,而且还刊登了一系列文章,抨击“这些精英,意欲何为”,甚至毫不掩饰地“请中宣部关注新西山会议”。

乌有之乡的一篇文章说:现在“确已形成了新时代的西山会议派。以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高尚全主任和世行驻中国代表张春霖为核心,以张维迎、李开发、贺卫方、张曙光、李曙光等人为骨干。他们的经济体制改革的主张就是私有化,在他们看来,经济体制改革实质上已经完成,非公经济已经占了主导地位。下边就是要继续大胆进行产权制度改革以消灭国企和土地私有化。更要以《物权法》巩固私有化改革成果。今后应该深化到政治体制改革。”

乌有之乡的文章还上纲上线道:“他们的最终目标就是要消灭共产党,暂时消灭不了,就希望共产党分成两派,军队国家化、新闻自由化等等,实质上是反对四项基本原则,全面复辟资本主义。”

乌有之乡还专门对会议记录加上了一个注解,让中宣部去查阅左派网站华岳论坛上刊登的会议记录,而不是人民日报的强国论坛上刊登的会议纪要,原因是“纪要把主要人物的发言和要害部分全删除了。”

*高尚全谈反改革势力的舆论优势*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主任高尚全指出:“反对改革者可以旗帜鲜明,因为打着维护社会主义的招牌,完全没有风险;支持改革者因为一些关于政治改革的言论仍然属于禁区,无法把话说清楚,所以就让反改革势力在舆论上占了上风。

“从中国的历史来看,有这样的原因,所以,凡事要左三分,左比右好,左是革命,右不是革命,凡事是左好,是革命,到处可以批评人家,最后得到好处的就是这些人。 ”

*胡锦涛:坚持改革不动摇*

高尚全也向中央提出了建议。他认为,在关键时期对改革/反改革争论不休,不利于和谐社会和发展团结。他建议:“中央最高领导胡总书记出来讲话,讲什么?不要讲很多,主要讲号召全党、全国人民团结起来,坚定不移搞改革,一心一意谋发展,不要争论,不要搞分裂,不要分左派、右派,三个不要。”

就在杏林山庄座谈会后的两天,中共总书记胡锦涛3月6日在参加“两会”上海代表团讨论时强调:“要毫不动摇地坚持改革方向,进一步坚定改革的决定和信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