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四川六四死难者家属破天荒获补偿


四川地方当局给予1989年民主运动中死难者周国聪的家属做出赔偿,开了政府赔偿六四死难者的先河。一些中国异议人士对这种做法发表了评论。

*申诉17年终获微薄补助金*

四川天网网站负责人黄琦透露,成都中学生周国聪17年前被警方逮捕后死在看守所。周国聪的母亲唐德英坚持不懈地申诉,最近得到了政府一笔7万元的“困难补助金”。

周国聪当年15岁,在1989年6月6号被警方逮捕,第二天死在看守所。17年来,唐德英不停上访,终于得到这笔“补助金”。唐德英希望能保持低调,谢绝了记者采访。但是,把消息透露出来的黄琦说,这应该是政府首次对六四死难者家属发放补助,具有重要意义。

*黄琦:柏林墙的砖是一块块拗松的*

他说:“我觉得这个事情,最关键一点,为在经济上非常窘迫的六四死难者家属争取到了一些经济上的援助。首先,最重要的一点,是民生问题。至少别人有这笔钱,可以解决家里的一些情况。

“另一个角度来说,通过这个案例,今后会有更多的朋友能够拿起法律武器,争取和保护他们的权益。那么,我就相信,这种潮流就会逐渐汇集起来,促使政府对受害者赔偿。我还是那句话,柏林墙的砖,是一块块拗松的。”

*包遵信:料得到上面批准*

北京历史学者包遵信在六四后也被当成“黑手”关押很久。他说,政府也许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改变对六四的僵硬的处理方法。

他说:“3年前,我们就提出来,解决六四,不必要采取突然的,彻底的改变方式,那样,震动太大。”

包遵信说,应该采取的方式包括安排工作、经济赔偿、允许海外流亡人士回国。包遵信说,四川这个案例说明政府也许在对待六四问题上有所松动。包遵信说,虽然是四川地方当局做出赔偿,但肯定是得到了“上面”的批准才这样做的。

*马少芳:还算有点良心发现*

当年六四民运学生领袖马少芳,在镇压后名列政府全国通辑学生名单,后被捕坐牢。马少芳现在在中国南方打工。他说,一条命,只赔了7万,但有赔偿要比没有强。

他说:“虽然我觉得7万块钱绝对不可以买到一个年轻人的生命,但至少他认为在监狱里把人关押致死是应该赔钱的,我觉得他们还算有点良心发现吧。”

*连锁效应?*

至于这个案例能否引起连锁效应,使得更多六四死难者家属得到赔偿,马少芳说,这是不大可能的。

他说:“如果中共政府由此事件开始走向赔偿的话,实际上这意味着共产党向全世界人民认错,你觉得这可能吗?”

*梁国雄:实在是一种悲哀*

香港立法会议员梁国雄17年来一直坚持不懈为六四事件得到正确评价而奋斗。他说,他了解到,周国聪母亲得到这7万元赔偿,付出的巨大代价是“不得上诉”。他说,这样做实在是一种悲哀。

他说:“你说中国的老百姓,要几万块钱,对她来说,是很多了。但是她答应不追究,算了吧,就这样吧。这就是个悲哀啊。”

梁国雄说,一个儿子被人打死,母亲放弃申诉机会,得到7万元。梁国雄说,如果是他,这个决定他是无论如何不会做的。梁国雄认为,应该持续不断地追究下去,直到政治上平反昭雪,经济上得到赔偿。

1989年6月初,中国军队用武力镇压了北京以天安门为中心的民主抗议活动,导致几百人死亡。在全国各地,也有不少的市民因为抗议示威活动而丧生。在周国聪这件事之前,并没有死者家属因此而得到任何经济赔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