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丁子霖促政府无条件补偿六四难属


中国四川地方当局对1989年六四期间的死难者周国聪的家属提供补助,以换取其家属息诉的做法,引起外界的普遍关注。作为“天安门母亲”的代表人物,丁子霖表示,政府如果希望用金钱换取六四难属的沉默,那是天安门母亲们无法接受的。

*政府对六四态度未松动*

最近几天来,六四期间死难者周国聪的母亲唐德英获得四川地方政府7万元人民币“困难补助”的消息,引起外界猜测,这是否意味着中国政府在处理六四事件方式上的松动。

同样在六四事件中失去儿子的“天安门母亲”的代表人物丁子霖提出,四川地方政府说得很明白,这笔款项是给周国聪的母亲唐德英的“困难补助”,而不是给予受害者的赔偿,所以不能认为是六四受难者的首例索赔成功,而且唐德英得到这笔补助金,是付出了巨大代价的。

她说:“为了得到分两年,每次3万5,一共7万块人民币的这笔困难补助,还要周国聪的母亲唐德英女士在息诉的协议上签字。我想这就再明确不过了,这就已经说明她放弃刑究。”

丁子霖认为,这次四川地方当局对周国聪一事的处理,绝对不是地方行为,而是经过上面同意的,是中国政府迫于海内外的压力,抛出的一个试探性气球。

*天安门母亲不会被封住嘴巴*

丁子霖表示,虽然对唐德英女士的处境十分同情,也尊重她的决定,但是天安门母亲的大部份成员,绝对不肯为了经济补助就放弃追究和索赔的权利。

她说:“现在看得很清楚了,我们难属逐渐凝聚在一起,形成的很明确的3个诉求,政府不予理会,政府也在琢磨,琢磨到现在,终于门缝开了,他出的一张牌,原来是这样子,闭上嘴巴,放弃刑事追究,放弃索赔,给你一份困难补助,还得看情况而定。对政府我们必须要有一个明确的回答,让他收回这张牌。”

丁子霖所说的3个诉求,是1995年“天安门母亲”提出的,包括组成专门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对整个六四事件进行独立、公正和公开的调查,并向全国人民公布调查结果;责成政府按照法定程序就每一位死者对其亲属作出个案交代,由人大制定并通过专项“六四事件受难者赔偿法案”,依法给予赔偿;责成检察机关对六四立案侦查,按法定程序追究事件责任者的法律责任。

*政府补偿必须无条件*

丁子霖表示,在天安门母亲当中,也有很多生活困难的难属和伤残者向政府提出过困难补助,但是都没有成功,原因就是难属们不愿意为经济补偿而闭嘴,也不愿意放弃依法索赔的权利。

丁子霖表示,天安门母亲们并不指望这三大诉求能够一步到位,对于政府向难属提供补贴的做法,也表示欢迎,但这种补贴一定得是无条件的。

她说:“先易后难,最难的是八九年这场民主运动的定性,现在我们受难者和政府对定性的分歧是很大的,先把这个搁置一边,你给生活在最底层的特别困难的给予一份困难补助,无条件的,将来不让他放弃刑究,不让他放弃索赔,也不让他闭上嘴巴,如果是这样无条件的给一份困难补助,那我可以表示欢迎的态度。”

*海内外仍有人援助六四难属*

丁子霖还告诉美国之音,虽然政府继续对海内外向六四难属提供的人道援助进行冻结和控制,但还是有很多团体和人士辗转把援助款项交到她的手中,设法给生活最艰苦的六四难属提供些许的经济支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