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国际知名品牌告倒秀水街市场


前不久,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五大国际品牌公司状告北京秀水街市场出售假冒产品一案做出终审判决,下令北京秀水街服装市场有限公司和五位被指控售假的个体摊主共同赔偿五大国际品牌公司10万元人民币。

据悉,这是秀水街市场自1985年开办以来第一次因销售假冒商品被指控侵权。由于中国政府在加入世贸组织时誓言要保护知识产权,因此法庭如何判决此案,成为外界衡量中国政府是否兑现其承诺的一块试金石。但是,这个判决结果是否能从根本上解决中国的侵权问题呢?接下来,我们要请双方律师介绍和分析这个案子及其影响。

*五大品牌状告秀水侵权*

2005年4月,五家国际品牌公司--法国路易威登马利蒂公司(LOUIS VUITTON)、意大利古乔古希股份公司(GUCCI)、英国勃贝雷有限公司(BURBERRY)、卢森堡的普拉达公司(PRADA)以及法国香奈尔有限公司(CHANEL),在北京秀水街市场购买了带有他们品牌的冒牌商品,之后通过律师函通知了秀水街市场,在秀水街市场没有回应的情况下,又以公证购买的形式,再次到秀水街市场购买了假冒产品。

同年9月,五大国际品牌公司联合起来,到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状告秀水街市场的五位个体摊主侵犯了他们的商标权,同时还以秀水街市场管理部门为摊主售假提供便利条件构成共同侵权为由,要求其承担连带法律责任。

2005年12月,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做出一审判决。法庭认定,除了五位个体摊主侵权成立外,秀水街市场要为摊主所造成的侵权后果承担连带法律责任。法庭还下令他们停止侵权行为,共同赔偿五大国际品牌公司经济损失一万元,诉讼支出一万元,也就是说秀水街市场要和每位摊主共同赔偿对方两万元,合计十万元人民币。

*秀水街市场为自己辩护*

秀水街市场对一审判决不服,在2006年1月上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秀水街市场总经理助理吴卫爽提出,由于市场内售假非常复杂和多样化,若不进行搜查,根本无法查明。

他说:“市场里售假的方式是非常复杂和多样化的,并不仅仅是商户拿着商品在明面上进行销售,很多情况是他们在私底下进行销售,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隐性销售,比如说商户自己拿着图册,发展到后来用数码照相机一张张翻给客人看。

“客人确定某一个商品之后,他们就把客人带到市场外,或者用电话通知市场外的人把货送到市场内来完成交易,还有些摊位是把货品藏到仓位里面很深的地方。如果不进行搜查,根本就发现不了。”

吴卫爽指出,秀水街市场管理部门是否应承担连带法律责任的关键点在于这五位摊主当时是明面销售还是地下隐性销售。他说,如果对方不能证明是隐性销售,那么让秀水街市场承担连带法律责任就没有道理。

吴卫爽还指出,对于隐性销售行为,作为市场管理部门,他们不具备搜查和搜身的权利,而且也没有那么大精力,约束秀水街市场所有商户的私下行为。

吴卫爽说:“特别需要强调的是北京市工商局朝阳分局专门有办公地点就设在我们市场,他们有四、五个工商管理员每天在楼里面转。这些享有行政执法权的人在市场里都不能发现隐性销售,都不能杜绝隐性销售,要求市场为隐性销售付出连带责任的代价,我们认为这是非常不公平的。”

吴卫爽认为,秀水街市场只有被证明是故意售假,才构成共同侵权,而事实证明,秀水街市场为打假进行了很多的努力。

他说:“我们当时给法庭提供了很多证据,我们给商户举办了很多期的培训,包括北京市知识产权禁止销售48种品牌的通告进行张贴,我们还有一些黄牌警告制度以及审查制度,也就是说从各个方面对打假进行了约束,并且出具了一些有力的措施。这些措施是被法院认可的。”

*秀水街市场二审败诉*

2005年1月,北京秀水街市场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一审判决提出上诉,五位个体摊主没有提出上诉,但是他们委托了北京银奥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朱谊瑾作为代理人出庭。

朱谊谨律师承认,五位摊主的文化层次和法律的理解能力都比较低,对于到法庭打官司也比较茫然。她说,由于他们二审没有提出上诉,就等于认定了一审结果。因此,她作为律师不能在法庭上就一审中存在的事实认定问题进行阐述,而只能就法官提出的核查事实或者上诉人提出的某些观点发表自己的意见。

不过,朱谊瑾律师说,她一接到二审案件,除了阅读卷宗外,还到秀水街进行了实地调查。她说,她没有看到明面售假的情况,但是发现有游动商人兜售假冒伪劣商品。她认为,让秀水街市场承担连带法律责任有些牵强。

朱谊瑾说:“秀水街一再强调,按照目前的法律,它的管理职权确实有一定的局限性,它是没有行政管理权的。商户交给它租金,它提供经营场所,他们之间是服务和被服务之间的关系。他们事先也定了,比如秀水街公司说如果商户卖假冒商品,他们就会把他们驱逐出市场等。

“但是,秀水街公司没有行政职权,如果明面不摆放,他们到柜台里面去扣人家的货,搜人家的货有没有,他们都没有这种职权。”

2006年4月18号,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再次认定秀水街市场和五位销售假冒商品的个体摊主侵犯了五家国际品牌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要求其按照下级法院判决的数额提供赔偿。判决还指出,秀水街市场管理部门有权,而且有义务对个体摊主出售的商品种类和质量进行监督,以制止、杜绝制假售假现像。

*秀水街市场不满终审判决*

秀水街市场总经理汪自力对终审判决结果表示不满。他提出,秀水街市场有一千多家商户,经营的商品种类数以万计,如果按小类分布,估计在10万以上,因此个别商户出现问题在所难免。汪自力认为,市场管理部门是否应该承担连带法律责任,应该全面整体的评估。

汪自力说:“我们市场管理公司作为一个企业,在市场的监管巡视当中,发现不法商户,比如说明面摆放冒牌商品,我们会要求他下架并且给予警告,更严重的,我们要收回摊位。因为五大品牌揪住少数的五家商户售假的情况,然后在不能确认它的确是明面的售假和私下隐性交易的情况下,认定市场管理公司应该承担连带责任,我个人是不能接受的。”

*五大品牌证据有力*

上面,我们谈到,秀水街市场对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的让它因商场内个体摊主的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承担连带法律责任的判决表示不满。秀水街市场的观点是,在五大国际品牌公司不能证明五位个体摊主明面售假的情况下,让一个没有搜查权的市场管理部门承担连带法律责任,这是不公正的。

但是,五大国际品牌公司是如何看待秀水街市场的侵权案件呢?代表五大国际品牌公司的北京汉坤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亚东说,虽然秀水街市场提出了一些主张,例如二审过程中秀水街市场提出的五大品牌公司陷井取证和诱买指控,但是都没有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

王亚东律师说:“一审的时候,作为摊主的代理人曾经提到五大名牌有诱买之嫌。作为五大名牌的代理人,我向他们提出:你们提出诱买有证据吗?一审法院合议厅也正式问摊主的律师有证据没有,他们说没有。法院说什么证据也没有,这个主张就没有任何意义。

“二审时,秀水街提出有陷井取证,但是针对陷阱取证,一个证据都没有。没有证据,就提出陷井取证,我觉得没有任何意义,况且五大名牌在取证的时候不但以正常的购买行为来买,而且这种购买行为是有公证人在场的,不存在陷阱购买的问题。”

王亚东律师指出,秀水街市场公开售假已经是广为人知的事实。

他说:“我想你到北京的街头去调查,问一下北京市的市民,哪几个人说不知道秀水是售假的,而且售假出了名的。没有几个人不知道。实际上到那里租柜台的人也明白,可以调查一下他们的租金就知道。秀水的租金并不低,到那里去售货的人都是为了这个来的,买假货的人很多也是为了买假货去的。”

王亚东律师指出,这个案子并不涉及对方所说的隐性销售问题,因为五大品牌公司是在特定摊位,在有公证人在场的情况下,正常购买到五位摊主销售的假冒商品的,而且法庭也判定秀水街售假是公开的故意的行为,对于他们的指控都是有法律根据的。

王亚东律师说,对于秀水街的售假问题,他们不但向秀水街市场发出过律师函,还指出是哪个摊位售假,卖什么牌子的假货。他指出,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做出判决之前,北京市工商局就已经对秀水街公开售假罚款3万人民币,朝阳区工商局也对秀水街管理部门罚款10万元人民币。

王亚东律师认为,北京市以及全国各地象秀水街这样的市场也很多,别的市场可以制止售假问题,秀水街市场制止不住,这说不过去。

王亚东律师说:“你要有意识的放纵,做一点冠冕堂皇的事情,贴出来不能售假,最后实际上都在售假,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们还有一个重要的事实证据。买完这个东西,是在秀水开的发票。买的假货,秀水发票都能开出来。如果它真要制止的话,还是非常容易可以做到的,这并不难。”

*秀水街市场为什么败诉?*

王亚东律师还分析了他认为秀水街市场上诉没有得到终审法院支持的原因。他说:

“秀水街竟然没有聘请专业的知识产权方面的律师作为代理人,因此完全由公司内部人员作为代理人参加的诉讼。对于这一点,我们不能理解,因为知识产权案件对律师来说,也是专业性比较强的案件。

“因为没有请律师,所以它在整个上诉的准备以及提交的证据的准备方面都缺乏专业性,也就是说秀水街在二审期间,没有真正地从上诉的角度上提供有效的证据,因此它的主张不能得到二审法院的支持,也就是非常顺理成章的了。”

另据中国官方的新华社报导,为了打击假货,保护国际著名品牌,北京市工商局早在2005年3月宣布在包括秀水街市场在内的所有服装、小商品市场内禁止经销逾50种国际名牌,其中包括路易威登和香奈尔等品牌。

据代表五大国际品牌公司的王亚东律师介绍,法庭一审判决的数额和他们所要求的其实有一定差距,五大国际名牌公司要求每位摊主和秀水街市场共同赔偿250万元人民币。虽然它们对判决数额不很满意,但是由于其它方面都给予了确认,比如说判定秀水街市场构成共同侵权,所以并没有上诉。二审是秀水街市场对一审判决不满才提出的。

*秀水街市场启动申诉程序*

另外,由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是终审判决,因此秀水街公司必须履行生效判决里所赋予的义务。由于原来的五位个体摊主已经被驱逐出秀水街市场,因此赔偿费用最后要由秀水街市场承担。但是案子判决的两年之内,秀水街市场还可以向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申诉,至于申诉是否会被受理,以及结果如何,还很难预料。

代表五大国际品牌公司的王亚东律师指出,中国民事案件实行两审终审制度,也就是一个案件只能经过两级法院受理,这个案子的一审法院是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法院是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它的判决结果是终审判决。当事人对二审判决即使不服,也没有再上诉的机会。

王亚东律师说,即使秀水街市场提出申诉,也不影响判决的执行。他说:

“申诉在大陆民事法律的规定中,任何当事人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如果仍然不满意,都可以提出申诉,也就是审判监督程序。

“但是,申诉的提起不影响原来判决的执行,它不同于二审上诉,二审上诉中,只要一方当事人提出上诉,一审判决就暂时不执行。但是,终审判决之后,一方当事人提出申诉,判决仍然执行,除非法院对原来的判决暂不执行,重新立案,通过审判监督程序审理,这样案件才会暂时停止执行。”

*秀水街市场售假案的重要性*

秀水街市场总经理汪自力认为,凡是有人群的地方,受利益的驱使,就难免有售假的不法分子。他表示,市场管理部门可以尽最大努力,使市场商户合法经营,但是无法保证防止个别害群之马做出违法的勾当。

汪自力说:“中国政府保护知识产权的决心,通过这个法庭判决体现出来。他们很希望通过司法机构制止少数中国商户的一些售假行为。但是立法上对市场管理公司这一块还是不够完善和健全,市场管理公司的监管义务到底在哪?如果它要解决隐性售假的行为,它在司法授权上应该如何解决搜查权的问题?这是不可想象的,企业不可能有这种权力。”

汪自力总经理说,在立法方面,如何确定市场管理部门的监管义务,是需要法律工作者和律师共同探讨和研究的问题。

他说:“我觉得这是一个开创性的案例。市场管理公司因为市场内的少数商户的售假,隐性的售假,由此而承担的连带责任,这个问题应该慎重,因为这涉及市场公司本身在法律上的授权和法律义务的规定。”

在二审中代表五位个体摊主的朱谊瑾律师认为,要从根本上根除售假问题,要靠全社会来共同树立保护知识产权的法律意识。

她说:“因为你一直处罚了一个市场管理公司,只起到一种宣传作用,要从根本上铲除。我认为全社会都应该树立这种法律意识。从政府、商户到租赁场所的商场管理者,三方都需要共同努力,要呼吁大家不要卖假货。卖假货关键是有这方面的市场,而且还是有人想买假货,所以要对全社会宣传,要大家都不买假货,形成社会舆论导向,这一点很重要。”

*此案判决的重要性*

代表五大国际品牌公司的王亚东律师分析了这个判决的重要性。他说:

“中国的领导人,包括胡锦涛访美,也在美国做了公开的发言,表示中国要很好地保护知识产权。第二点,这次大家可能关心的不仅仅是摊主售假构成侵权,而是秀水街公司作为开办方承担了共同侵权的责任,可能在这一点更容易引起业界,特别是法律界专家们的关心,因为这个案子适用的法律是商标法实施细则里关于提供便利条件的问题。

“过去法院判决在这一点上适用的并不多,那么这次适用的比较清晰,而且明确列出来秀水街市场是因为提供便利条件而构成侵权。”

王亚东律师认为中国政府对知识产权的侵权行为还要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他说:

“如果说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还有什么不足的话,我觉得打击力度还远远不够,特别是要加强刑事方面的打击。地方保护主义更是要狠狠地打,也就是说,很多地方考虑企业的利益和地方财政的利益,对于某些企业给予一些庇护或纵容,这都是要重点打击的。象秀水街这样公开在长安街上的售假行为,就更是应该加大力度进行打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