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0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梵蒂冈存在避免冲突的出路?


由中国有关当局批准的主教和助理主教的祝圣仪式暂时告一段落。中国政府表示,今后一段时间暂时不再任命新的天主教主教。可是,观察人士认为,北京和梵蒂冈在争夺中国主教的任命权的问题上所进行的较量不会随之停止;中国当局只有彻底实行政教分离的原则才能使自己走出进退两难的困境。

*中国短期内不任命新主教*

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刘柏年星期天说,近期由中国天主教主教团批准的主教和助理主教的祝圣仪式已经告一段落,在马英林、刘新红和裴军民之后短期内不会再有祝圣仪式。不过他说,由于中国至少有44个教区都缺乏主教,因此,中国最终还将任命一些新的主教。

分析人士指出,尽管中国最后任命的一位助理主教得到了教皇的认可,但是,这仍然不能修补北京与梵蒂冈受到损害的关系,这是因为北京方面还是不愿意放弃对国内天主教会的控制。

*龚民权:关键在主教任命权*

设在美国的天主教人权组织、龚品梅主教基金会会长龚民权说,中国和梵蒂冈的未来关系走向取决于主教的任命权。他说,中国必须实行真正的宗教自由,当局必须释放那些被关在监狱中的神父、主教和天主教徒。但是,龚民权对这些并不感到乐观,他说,除非他能看到中国解决这些问题的一些证据。

*马德森:北京担心不能控制的组织*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梵蒂冈-中国关系专家理查德.马德森教授指出,中国当局之所以不愿意允许由梵蒂冈直接任命中国的主教是因为北京政府最担心的就是那些它不能控制的组织,尤其是与外国有关系的组织,这使政府难以控制本国的天主教会。

*陈奎德:中国的矛盾心理*

网络杂志--观察总编陈奎德博士多年来一直在观注北京和梵蒂冈之间在任命主教问题上的争端。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中国政府在和梵蒂冈打交道时存在一种矛盾心理。

他说:“这是一个互相平衡的双刃剑。它既想和梵蒂冈建交,同时又怕梵蒂冈在中国的影响扩大。因为它想和梵蒂冈建交是想在政治上扩展自己的外交领域、外交空间,最近具体来说就是关于任命主教的决定权。梵蒂冈和北京谈判的最主要的焦点之一就是关于对主教的任命权问题。北京一直要坚持它自己对主教的任命权。

“实际上越南和梵蒂冈已经达成了妥协,各自都有一定的让步。例如,教宗任命了以后,要得到对方政权的背书。现在中国共产党似乎还没有越南让步这么凶。所以说最近它没有得到教宗和梵蒂冈的同意擅自任命两个主教的问题引起了一场勃然大波,在梵蒂冈引起了很大的反弹。”

*陈奎德:中国须政教分离*

陈奎德博士说,这一波争斗并没有结束,他估计双方目前正在底下进行外交折衷。陈奎德认为,中国方面在和梵蒂冈当局打交道方面的矛盾心理使它无法达到自己的目标,也就是说,北京当局是在做一道无解的习题,除非中国政府实行政教分离的政策。

他说:“对中国来说,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它要彻底地认清楚政教分离的原则。你不要把政治上的主权观念用到宗教里面去,就是说我的教众是我的国家政治主权控制的人,这是不能的。信众就是信众,它是宗教的权力。就是说,教会和信众的权力关系是你国家政治当局不能干预的。这一点中共一定要认识清楚。将来如果它不认识清楚,强行干预,它会吃非常大的亏。它在政治上也一定会失败,像波兰的团结工会一样的。最后它和梵蒂冈成为相当敌对的关系的话,就会像波兰一样的造成这样一个局面,对它来说是不可收拾的局面。”

陈奎德博士希望,北京当局能够看清楚这一点,不要想暂时得一点利,例如想强抓住一些任命主教的权力就以为能够控制中国的天主教信众,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有些专家认为,中国大陆可以参照越南的做法,将主教候选名单上交给梵蒂冈,经过双方协商后确定最后的提名。龚品梅基金会会长龚民权说,只要中国有充份的诚意,总归还是会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