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回首文革(1):剧烈冲击


1976年9月9号,中国共产党四十多年的领导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创建人毛泽东故去,中国举国上下笼罩在一种沉寂和有些压抑的气氛之中。不过,这也预示着毛泽东发动和领导的文革即将结束。

*四人帮政治生命随毛泽东生命结束*

就在毛泽东尸骨未寒之际,10月6号,被称为“四人帮”的毛泽东的夫人江青以及毛的另外三位亲信被军方支持的中共元老派逮捕,文革也随之结束。

回首当年,人们发现这段历史仍然是那么值得思考和探讨。美国海波因特大学历史学教授邓鹏博士说:

“人对过去的关怀实际上反射出他们对今天、对未来的一种展望。而且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他有一种记忆。这种记忆是人性,是人之所以为人的一种重要属性。没有记忆就没有文明。一个没有记忆的民族也是没有前途的。”

*文革起点*

文革,全称叫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1966年5月16号,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下发了著名的“五·一六”通知,标志着文革的正式开始。

按照当时中国官方的说法,文革是毛泽东发动和领导的,原因是一大批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和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把持了党内、政府内、军队内和文化领域的很大一部份权力,形成了一批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在中央形成了一个资产阶级司令部。要发动广大群众把权力夺回来。这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政治大革命,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

*高层巨变*

在这场“革命”中,中国的最高领导层发生了一次次惊天动地的巨变。

文革十年是中国最高领导人毛泽东生命最后的十年,是他一生中最具有争议性的十年,也是中国共产党对毛泽东和共产党自身历史最讳莫如深的十年。

文革使中国第二号领导人--国家主席和中共副主席刘少奇变成最大的“走资派”,于1969年被虐待致死。

文革使原来中共党内排名第六的林彪一跃成为中国的“副统帅”,毛泽东的法定接班人。但是几年之后,这位毛泽东的“亲密战友”身败名裂,陈尸中国北方的邻国蒙古,至今尚未翻案。

文革使毛泽东的夫人江青和原来名不见经传的王洪文、张春桥和姚文元成为权倾一时的“四人帮”。但是也因此而成为中共的阶下囚。江青最后在狱中自杀。

最具有戏剧性的是,文革曾经使当时的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成为“资产阶级司令部”的第二号人物。然而在毛泽东亲自选定的接班人一个接一个如昙花一现般败落之后,历经“三起三落”的邓小平成为文革后中国的最高领导人。

*多少人家破人亡*

文革中,无数的人被迫害致死。在高级官员当中,除了刘少奇之外,还有中国军队十大元帅当中的彭德怀和贺龙,国务院副总理陶铸。副省长、副部长以上干部一共有40个人被迫害致死,占3.2%。

文革中还有大批的人自杀,其中包括《人民日报》总编辑邓拓,《人民日报》社社长、新华社总编、著名记者范长江,著名作家老舍,著名京剧演员马连良,中共早期最高领导人李立三,北京市副市长、历史学家吴(含)。

《文化大革命十年史》的作者高皋现在回忆起文革的第一个印象就是:“打死人,抄家,在思想上的压迫、压抑。”

*武斗 屠杀 内战*

文革期间,中国各地各种造反派别之间曾经发生大规模暴力冲突,当时的说法叫“武斗”。这种武斗远远超出了人们印象中的街头斗殴和黑社会械斗的程度,而是使用包括坦克和高射炮等现代武器在内的有组织的大规模武装冲突。中国的军队也曾经部份卷入这种武斗。后来在毛泽东的命令下,军队也曾经对一些武斗派别进行过无情的镇压。

在美国的文革学者宋永毅说:“南京大屠杀,根据比较可靠的材料,就是说当时的联合国(国联)公布的材料,大概20万人被杀,那个是日本军队,侵略军队杀了我们的人。那么你知道广西一个省在1968年“七·二四命令”之后,军队向其中的一派造反派,叫“四.二二派”进行围剿,就是差不多半年到一年的时候,杀了多少人?根据内部的,秘密的,这个是他们中共的文件《广西文革大事记》,就杀了20万人。你想想,一个是在战争时期杀的;一个是在非战争时期。一个是异族人杀我们的本族人;一个是自己的本族人杀本族人。”

有人用“全面内战”形容当时的中国。不过,这是一场奇怪的内战,因为冲突各方都声称忠于伟大的领袖毛泽东,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而奋斗。而且各派的阵线也在不断变化,今天的革命派明天就可能成为反革命派。

*死难 株连 流离*

中国官方从来没有公布过文革中非正常死亡的人数,但是各方的估计是大约二百万到一千万人之间。受到文革冲击、株连的人更是不计其数,估计有1亿6千万到两亿人。而中国当时的人口不到8亿人。

要知道,这并不包括那些“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以及数以百万计的下放干部和家属。

1968年,毛泽东一声号令,“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大约1600万初中和高中毕业生随后进入中国的农村地区。

1968年,毛泽东发出《五·七指示》说:“广大干部下放劳动,这对干部是一种重新学习的极好机会。除老弱病残者外,都应这样做。在职干部也应份批下放劳动。”于是,全国上下数以百万的干部以及他们的家属被送往农村。

年轻人上山下乡,干部下放劳动。这些人最终绝大多数返回了城市。这一下,一返,给中国无数的家庭带来了说不完的悲欢离合故事,也给一些家庭带来永远的遗憾。

*人失学业 国失人才*

文革期间,中国的大中小学都曾经长期停课。复课以后,学制缩短,教材简化,使这个时期在校学习的学生没有得到完整的教育。大学从1966年到1970年没有招生,基本上停摆。

从1971年开始招收具有那个时期特色的大学生,被称为“工农兵学员”,直到1976年,一共招收了82万人。招生方法是分配名额,基层推荐,基本上取消了入学考试制度,因此学生和教学质量都比较差。结果,在文革后,多数人重回学校补习,以解决他们个人的生涯和国家当时缺少人才的问题。

就在各级领导官员纷纷被打倒,各种领导岗位缺少人才之际,一批批工人、农民和军人被提拔起来,有些人受到突击提拔,被称为“火箭式”干部。这些人最高做到了中共的副主席和政府副总理。文革以后,这些人又纷纷落马,尝尽了官场上的起落沉浮。

*损失五千亿元*

十年文革给中国的经济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前中国国家主席李先念1977年12月在一次会议上说:“文化大革命”动乱十年,在经济上,只是国民收入就损失了人民币五千亿元。这个数字相当于建国30年全部基本建设投资的百分之八十,超过了建国20年全国固定资产的总和。用中国官方的说法,文革十年使中国的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

*盖棺定论*

1981年6月,中国共产党正式否定文化大革命。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做出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做出结论说:“‘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

而文革学者宋永毅则对文革下了这样的定义:“文化大革命是中国共产党集体疯狂的结果。”“十年文革摧毁了中国人,包括中国共产党在内,现有的体制,现有的思想,现有的道德,现有的文化。”

*吸取教训 防止重演*

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的决议明确指出:“忽视错误、掩盖错误是不允许的,这本身就是错误,而且将招致更多更大的错误。”

中国的圣贤孟子在《孟子:尽心上》中说,“知耻而为人,知耻而后勇。”美国海波因特大学的历史学教授邓鹏博士说:“文化大革命是中华民族的耻辱。如果我们不知道它,不去认识它,不去正视它的话,我们就很难从过去这个悲剧当中吸取教训。我希望文革不再重演。但是要防止文革重演的话,中国上上下下的有识之士应该对文革那场历史的教训进行认真的清理。”

记者:“你觉得现在对文革历史的清理是不是足以达到你所说的那种目的?”

邓:“还不够。”

邓鹏说到当代中国年轻人对文革的了解:“大陆来的年轻一代的学生,你问他们文革是怎么回事,他们的了解非常肤浅,或者根本不了解。”

*青年无知 老人失忆*

听听这两个中国当代的大学生谈谈文革:“对于文化大革命,我不是很了解。”“我也问过一些其他同学,如果是理科生呢,他们会说不知道,说我没有学,我不学这块呀。我高中是学物理、化学。”

事实上,中国现在35岁以下的人对一百多年前的鸦片战争和对八十年前的抗日战争的了解可能远远超过他们对四十年前这场文革的了解。文革学者宋永毅还指出了更可悲的现象:

“随着四十年的过去,非但历史真相没有搞清楚,集体记忆因为中共这些宣传,因为他禁止研究,因为原始资料的失落和人的记忆的靠不住,也没有办法传下去,所以造成了集体记忆的被扭曲。”

*和王友琴对话*

记者和《文革受难者》一书的作者、美国芝加哥大学的学者王友琴有了下面这段对话。

记者:这些好多的历史的东西,尤其是历史的责任,现在并没有分清楚。并不知道该谁负责。并不知道谁错了。

王:我想那是中国人现在应该起来思考、判断的事情。

记者:为什么要判断这个东西?

王:我想历史的司法正义从来都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日常生活中假如有人犯了罪,哪怕没有苦主来告,那都是由公诉人提出公诉的嘛。

我想对文化大革命,在1980年底也是进行了一个审判的。这个审判当然是非常重要的了。但是这个决议有两个很大的问题。第一个就是他们说这是林彪、“四人帮”背着毛主席做的事情。那么这个时候就把文革发动和领导的责任,就和事实不符合了嘛。第二我想他们审判的时候没有把对千千万万人民的迫害和杀戮当作最主要的犯罪,而只当成是,好像是比较次要的一种。

记者:那么现在研究文革呢,国内能够公开出来的研究成果能不能向中国人呈现一个文革的准确画面,哪怕是一个部份准确的画面?

王:我想文革好像是一个明令禁止的一个主题。从文革结束后,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有这个一个禁令下发到出版社或者其它的媒体。所以总的说来是不允许做的。

记者:那就是说,你认为中国国内现在的研究并不能呈现一个真实的文革画面?

王:它根本就不允许你发表有关的东西。当然也还是有学者和普通的人民都还是顽强地坚持着,发表了相当多的一些东西。但是总的说来,这是不允许做的。

另外比如我做了一个文革的网站,就叫“文革受难者纪念园”。上边的内容就是我收集到的文革受难者的名字和他们受害的经过。这个网站在网上存在十多个月以后就被封锁了。在2002年的3月。一直到现在还被封锁着。而且也没有人来说,为什么可以封锁这个东西。你凭哪一条法律来封锁这个东西。你也没有地方可以去申诉,说好好地我们应该讲一讲这个有什么道理啊。就是被封锁了。

记者:中国有这样的禁令,不让研究文革。中国又把你的网站,我相信还有其它类似的网站或者什么东西也都封锁了。可是中国在官方的结论当中也说是“十年浩劫”呀。

王:对对。他们是说是“十年浩劫”。可是他们不愿意再往深处追究这个事情。

记者:那个时候说的是要彻底否定文革。

王:对对。

记者:可是为什么现在不彻底呢?

王:当然也有一种理论,就是说因为当时中国在经济坏到那种程度,人民的生活困苦到那种程度的情况下,社会的改变如果太急剧了,会引起别的可能想不到的副作用。所以只能缓慢的转弯。

记者:但是四十年后的今天,还会有那种所谓的不稳定吗?

王:我想四十年以后应该是没有了。所以如果不再使用愚民政策的话,我觉得应该大家来讨论这个事情。就是把历史的事实讨论清楚。除了把历史真相搞清楚以外,还有一个道德上的清理和自救的作用。

记者:如果说官方承认毛泽东发动文革是犯了重大错误,这是官方承认的,为什么不能把毛泽东的错误说清楚?

王:他们不让说的原因我不知道。不过我觉得对普通的人民来说,那也是每个人的责任,大家来把这个事情说清楚。每个人都应该来思考这样的问题,思考我们经历过的,或者思考我们民族曾经经历过的这些事情。

*遗产丰富 影响至今*

就在人们对文革的记忆几近模糊的时候,就在中国著名作家巴金倡导建立的文革博物馆仍然遥遥无期的时候,就在中国官方以“文革已有结论”的托辞拒绝纪念文革,禁止纪念文革的时候,文革给当代中国留下的遗产却并不少见。

宋永毅:“文革的遗产不停地在被人用。你比方说,批判法轮功的运动,你说这个和‘批林批孔’有什么不一样?完全一样嘛。那你说这个‘89镇压’和‘四·五’有什么不一样?只不过毛泽东聪明一点,他动用的是民兵。他动用的是水龙头和木棒。邓小平他耀武扬威一点,他非得动用野战军。”

前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严家其说:“文化革命同中国共产党,同中国的这种政治体制有直接的关系。而这个政治体系,到2006年的今天还没有根本的改变。”

这句话是不是点出了文革真相至今仍然模糊不清的症结所在呢?

美国之音《历史真相-回首文革》节目下一次将介绍《文革的前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