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1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名教授谈中国经济增长和社会挑战


一位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认为,在今后的十年、或者更长的时间里,中国将会继续保持强劲的经济增长,但是伴随着经济快速增长,中国也面临着许多潜在的重大社会和政治问题的挑战。

*早期预言实现 看好今后10年*

哈佛大学经济系著名教授德怀特.珀金斯在华盛顿表示,中国自1978年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以来,经济的快速增长不仅影响了中国本身,而且在经济层面以外影响了整个地区和世界。珀金斯教授曾经在十几年前预言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将会达到6%到8%的水平。

珀金斯教授在华盛顿智囊团美国企业研究所演讲时说,虽然中国在工业和法律体制方面仍然存在许多问题,他仍然对中国在今后十年的持续经济增长持乐观态度。

他说:“在我看来,至少从经济的角度来看,中国尽管有我刚才提到的许多问题,比如废除现有的工业政策和建立法制等等,中国很可能会继续发展法制,以保证不会纯粹因为经济力量所引发的经济下滑而爆发危机。”

*挑战:高效利用资本和劳力*

珀金斯说,在今后的十年间,中国极有可能更加快速地积累人力和物质资本。但是中国经济要面对的真正的挑战是,如何在保持高速增长率的同时,高效率地利用所投入的资本和劳动力。中国目前所实现的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大部份都是“一次性的”,中国必须找到使生产率持续提高的办法。而要实现这一目标,就必须下决心不断地改善企业管理体制、法律制度和金融体系。

哈佛大学的珀金斯教授说,除了体制建设方面的问题以外,中国在今后的经济发展过程中还将面临许多严重的社会和政治问题。

*动荡因素:城乡大规模人口流动*

他说:“在今后的十年间,中国还有好几个可能会引发社会动荡不安的因素。第一就是大规模人口流动的问题。将近两亿多人口从农村涌入城市,如果他们再带上家属的话,那就是三亿五千万、甚至是四亿、五亿人口在流动。由于这些人口在城市里的住房和教育都得不到保障,所以在更多的情况下,他们都选择把家属留在农村。”

珀金斯教授说,如果这种情形在今后的十年里继续存在的话,中国的各大城市里都会出现大量的年轻的男男女女,他们不仅生活窘困,而且远离稳定的家庭生活。这些问题增加了城市里的犯罪和治安问题,而且也增加了艾滋病等致命传染病传播的可能性。

*走向多元政治?*

另外,中国也将面临政治上的不确定因素。这取决于中国是否能够向多元化的政治体制过渡。珀金斯教授认为,目前无从得知中国是否会出现这样的过渡;如果出现的话,也无从得知这一过渡是循序渐进式的还是突然的,是和平的还是暴力的。目前所能预料得到的是,随着中国城市受教育人口的急剧增长,中国公民不太可能继续无限期地忍受一批自我选择的领导人的统治,不管这些领导人多么地有能力。

珀金斯教授说,持续快速的经济发展将有利于中国保持政治稳定,而中国保持政治的稳定是符合美国利益的。当然,中国的经济发展将不可避免地带来军事力量的增长。美国无法阻止中国军事力量的增长,但是美国和欧盟都不应该向中国出售“高精尖”武器或者在军事技术方面帮助中国,因为这显然不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