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4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环保人士谭凯被以窃密罪受审


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一家法院星期一以“非法窃取国家机密罪”的指控,对环保人士谭凯进行了秘密审讯。2005年10月19号,谭凯和被当局取缔的环保组织绿色观察的其他五名成员来金标、高海兵、杨建民、吴远明以及戚惠民一起被警方传讯,这五名成员当天就获得释放,谭凯一人继续被关押。

星期一的审讯进行了三个多小时,谭凯的家人和朋友试图进入法庭旁听,但是被当局以涉及国家机密为由而拒之门外。

*辩护律师:电脑维修人员常规行为*

知情人士说,谭凯开设了一家修理电脑的商行,他在给客户维修电脑的过程中,为了技术上的需要,把客户电脑硬盘上的数据复制到自己的移动硬盘上,当局声称这些数据涉及国家秘密,并指控谭凯的行为构成了盗窃国家机密罪。为谭凯辩护的北京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的李和平律师对这一指控进行了反驳。

李和平说:“修理这台电脑时,谭凯和客户商定好修理主板。这个主板是要拆机修理的,而且它和硬盘紧密联系在一起,也就是,说维修主板必须动硬盘,但是硬盘非常精密,里面的数据非常容易受损而不可恢复,因此从维修人员的专业知识角度来讲以及从保护客户利益的角度来讲,他需要对数据进行复制,起一个保护作用。谭凯的这种行为完全是电脑维修人员正常的常规行为,这和窃取是不一样的。这个电脑是别人拿给他的,谭凯合法取得了电脑控制权,这和以秘密方式从别人手中取得电脑控制权的盗窃行为,绝对不是一回事。”

李和平律师指出,他们为谭凯进行了无罪辩护。他说:“我们认为从事实和法律上来说谭凯都构不成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这个案子中检方指控有三份文件涉及国家秘密,但是他们没有进行确认,所以不符合保守国家秘密法的相关规定。我们认为,这些不涉及国家秘密。”

*绿色观察组织成员:本是一个圈套*

被当局取缔的“绿色观察”组织成员之一、浙江环保人士来金标指出,如果当局认定潭凯窃取了国家机密罪,那么对泄露国家机密罪的这个客户也应该追究法律责任。他怀疑这个客户是国家安全局的人员。

来金标说:“谭凯并没有通过网络的形式去窃取国家的安全情报,也没有进入国家的机要部门去窃取这些情报。从常理上去考虑,如果真的是国家机密,而且这个人是国家机关部门的,他们也应该有电脑维修部,用不着把电脑拿到外面来修。如果真的需要到外面来修,他可以把里面的东西转载,然后把它删除。如果上述两点都没有做到,那么他也必须告知谭凯,电脑里有些东西,谭凯不能看,如果看了,就要承担法律责任。这三点,他都没有做到,很明显这本身就是一个圈套。”

*谭凯被捕真正原因是“绿色观察”*

浙江民主人士、谭凯的朋友吕耿松也指出,当局提出“非法窃取国家机密罪”是为了给抓捕谭凯寻找借口。

2005年,浙江省东阳画水镇发生严重化学污染事件,当地村民举行了大规模抗议示威,并与警方发生暴力冲突。这一事件后,谭凯和其他几位环保人士一起发起了“绿色观察”组织。吕耿松认为,谭凯被抓捕的真正原因和他组织发起“绿色观察”组织有关。

吕耿松说:“这没有什么国家机密可言。谭凯没有机会接触国家机密。我们国家机密很严格,而且是分等级的。谭凯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没有机会接触国家机密。谭凯因为到银行去,以‘绿色观察’的名义申请了一个银行卡,这样就把这个组织的旗号打出来了,这个当局肯定是不允许的。”

*绿色观察宗旨保护环境促进双和谐。*

该组织成员杨建民谈到绿色观察宗旨的时候说:“这个组织的宗旨是保护环境,促进人与人之间和谐和人与自然的和谐。我们的想法是,考虑到环境污染比较严重,如果能够发起这样一个组织,大家可以来关心环保,保护自然环境。”

“绿色观察”组织的另外一位成员高海兵对当局对当局取缔他们的组织表示不满。他说:“大家都是忧国忧民,没有做一点违法的事情,但是当局说我们绿色观察是非法组织,而且给我们一个处罚通知书,把这个组织取缔了。”

谭凯的父亲谭小龙认为他的儿子无罪,希望当局能将他无罪释放。谭小龙说:“我一直认为我儿子是一个勤劳、善良和无私的人。象这样关心社会和环境的青年现在很少了,我的儿子是很正直的,我们希望他能够被无罪释放。”

*中国人权:打压和威胁的又一案例*

谭凯的律师李和平估计,根据正常的审判程序,法庭有可能在5月份底就宣布判决。但是,他指出,由于有关国家机密的鉴定以及鉴定的标准目前还非常混乱,涉及国家秘密罪的判刑也很不正规,因此谭凯的判决如何目前很难预测。

总部在纽约的中国人权指出,这是中国政府利用保守国家秘密法对像谭凯这样的基层活跃人士进行打压和威胁的又一案例。该组织敦促杭州市西湖区法院向谭凯提供一个由中国法律保证的具有所有程序保护的公正审判,包括能够接触所有证据和获得辩护的全面机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