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专家谈中国是否进行了民主改革


美国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成员星期一邀请中国问题专家举行圆桌研讨会,就中国政治改革是否正朝民主方向发展进行讨论。被邀请参与的专家就中国人民要求扩大政治参与的情况和中国政府官员进行政治改革的力度回答委员会成员的问题。

*戈德曼:推动改革的不是中产阶级*

哈佛大学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戈德曼教授星期一在美国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举办的研讨会上表示,她观察到中国政治改革变化的两个趋势。

她说,首先,在六四镇压以后,90年代期间,知识分子,尤其是体制外的知识分子,第一次和工人、农民、普通老百姓联手进行政治参与,其中一个例子就是1998年中国民主党的成立。创党成员在90年代中期通过当时兴起的因特网和手机来进行组织活动。

另外,戈德曼表示,随着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很多西方观察家认为正在兴起的中产阶级将会是中国政治改革的一股重要力量,她对此表示同意,但是她说,中国目前推动改革的浪潮并不是来自这群富有的企业家。

她说:“中国的中产阶级并不是独立的,因为这些新兴企业家必须通过和地方党组织进行某种程度的合作取得成功。真正推动改革浪潮的是小型企业家,是记者,是编辑,是辩护律师,是民主墙和六四民主运动的领导者。我相信这些人通过和普通老百姓合作将会是中国未来主要变化的力量。”

*福史密斯:政治改革也来自共产党*

波士顿大学东亚研究项目主任约瑟夫.福史密斯对委员会成员表示,中国的政治改革除了来自活动人士之外也包括来自中国共产党本身,首先是中国农村选举的实行。农村选举的本身受到不同程度的批评,不过,福史密斯教授认为,不管如何,村级干部直选仍然有两个重要的意义。

他说:“首先,村级选举使人民意识到自己有权利选择领导的概念;其次,被选上的农村干部拥有一种地方党书记没有的合法性,这迫使党必须对这个压力做出反应,开始在有限的程度下寻找让统治权更具合法性的方法。另外,由于地方政府出现许多贪污腐败的情况,中央政府和人民都意识到监督地方官员的必要,所以中央政府和地方人民在这个问题上形成一种特殊的合作关系。”

福史密斯教授指出,共产党内部的改革出现两种变化,一个变化是共产党正在调整和部份社会组织的互动关系。他说,商会的兴起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企业为了不同目的组织商会,而这些商会开始和政府进行合作,参与政策的制定,这种私人企业和政府的合作在几年前不存在的。

他说,另外一个变化就是党内民主,这包括推动“党的代表大会常任制”和“公推公选制度”。根据他的观察,中国共产党目前在中国社会所有层面仍然享有十分紧密的控制。

福史密斯表示,目前共产党实行的许多改革缓解了政权合法性的压力,在某种程度上还可以缓解全面实行西方民主制度的压力,所以他无法断定共产党目前的改革是否真能帮助中国朝全面民主方向发展。

*对言论自由的容忍似乎缩紧*

在言论自由方面,戈德曼和福史密斯教授都同意,目前中国老百姓在私底下的言论自由已经相当开放,一般老百姓在私底下可以针对不同议题做坦率的讨论,但是如果把这些言论在一个公开的场合进行公开发表, 政府就会镇压。

戈德曼教授说:“我相信,目前胡锦涛领导层对言论自由的容忍度比江泽民时期更小。这不只是我的观点,很多我访问过的人也有这样的观点。”

戈德曼教授说,冰点周刊被停刊就是一个例子,不过,很多退休高级官员对该周刊被停刊发表声明表示谴责,这是前所未见的。

福史密斯也同意戈德曼的说法:“在过去几年,我们看到几个令人困扰的趋势,其中包括一种个人在报章杂志言论自由缩小的感觉。冰点周刊只是其中一个例子,还有许多其他刊物遭到停刊或重组。不过,我还不会立即下结论说胡锦涛政权紧缩言论自由,这要几年以后才能做出这个结论。”

*戈德曼:政治改革必将从内部开始*

哈佛大学研究员戈德曼对美国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成员表示,和日本、韩国、和台湾从专制转型为民主的经验相比,中国并没有受到直接从美国而来的影响力,所以中国民主制度将会如何发展,很难比较。

她无法预测中国要多久才会发生真正的改革,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中国需要花更久的时间进行改革,不过她说,她相信变化正从下而上发生当中,政治权利的概念已经从知识分子阶级扩及到整个广大人口,中国政治改革必将从内部开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