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毛派组织在印度的发展


印度农村的发展落后以及失败的和平方案看来助长了有40年历史的毛派反政府组织的反叛活动。印度总理辛格把毛派反政府组织的威胁列为自印度独立以来印度在安全方面所面临的最大挑战。

*60年代诞生的革命歌曲*

毛派反政府组织的支持者和歌唱家格达尔将一首革命歌曲传唱到几十个村庄。歌词的大意是饥饿的肚子滋生怒火,这首歌是为诞生于1960年代、为没有土地的农民而战斗的毛派反政府运动争取支持。

在安德拉邦享有盛名的格达尔说,毛派反政府组织在印度农村地区的声势正在壮大。

格达尔说:“只要存在压迫,革命运动就会发展。只要存在问题,就会产生革命,革命不会死亡,不会被根除,只是有时会被抑制。”

*过去10年毛派基础扩大*

印度政府承认,过去10年里毛派反政府组织赢得的支持大幅度增加。10年前,反叛组织只在4个邦活动。安全专家说,现在他们盘踞于辽阔的东部和中部地带,他们势力的蔓延遍及28个邦,占全国的一半,直到与印度交界的地区。

他们盘踞的地区称为“红色走廊”,其中包括印度最贫穷的地区,在那里少数民族部落和穷人的生活极其贫困。

毛派反政府组织在印度得到的支持似乎由于尼泊尔近10年来毛派反叛活动的成功而进一步加强。

自从2004年和平方案失败以来,在安得拉邦内对当地毛派反政府组织的支持似乎也在加强。

*农村落后是毛派生存基础*

坎纳比兰是当地公民委员会的重要人物,该委员会在推动政府和毛派游击队和平方案方面起先导作用。他认为安得拉邦官员要为和平方案的失败负责。他说,他们在设法解决使毛派运动得以生存的基本问题方面,也就是解决农村的落后面貌问题上,从来没有显示出诚意。

坎纳比兰说:“如果你的确设法使得社会的每一阶层都有所改变的话,这类运动就无法存在了。当你改善人民的生活时,毛派运动就难以维持下去了。然而只要你不解决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这种运动就会滋生蔓延。”

这股力量曾被看作是下等人在试图领导农民革命,如今已经成为有两万多人的游击队组织了,他们策动袭击,显示出不断壮大的影响力。

*最近一些袭击被认为毛派所为*

人们认为,最近几个月包括劫持火车和越狱在内的大规模袭击事件,都是毛派游击队所为,而他们的惯用伎俩是埋设地雷,炸毁铁轨以及袭击警察车辆等。他们在安全部队力量薄弱的地区活动,靠当地村民提供的食物维生。

*印总理:毛派是威胁*

有毛派分子活动的几个邦上个月召开会议,印度总理辛格认定毛派反政府分子的活动是印度在安全方面所面临的最大威胁。

安全专家同意这个看法,并且认为,跟克什米尔伊斯兰分子的交战相比,毛派反政府分子对印度的威胁更严重。

1990年以来,新德里在对付克什米尔伊斯兰激进分子方面给予了最大的关注,并且倾注了最多的资源。

新德里有关当局要求各邦政府更加严厉地打击毛派游击队,这支游击队被称为纳萨尔赖兹,以反政府运动的诞生地纳萨尔巴里的地名来命名。

安得拉邦警长苏拉恩吉特.森说,他们正在留意有关消息。他说,在和平倡议受挫之后,纳萨尔赖兹游击队曾进行报复性的袭击行动,而现在则是防守。

苏拉恩吉特.森说:“2005年,这个组织的袭击次数突然猛增,由于纳萨尔赖兹有了精良的武器装备,他们在盘算各种规划,而且他们开始袭击平民和警察,我们也进行了还击,2006年我们占了上风。统计数字第一次显示被消灭的游击队人数超过了警察和平民丧生的人数,这意味警察目前占上风。”

印度其它受影响的各邦已经开始增加警力,更新警察装备以应对反政府游击队的活动。在一些地方,政府还鼓励成立村庄自卫部队,追捕毛派反政府分子。

*批评人士: 毛派不是司法治安问题*

不过,批评人士认为,政府官员把毛派反政府分子作为司法治安问题来处理是不对的。公民和平委员会成员坎纳比兰说,反政府活动之所以如此兴旺是因为得到了某些人的支持,这些人目前仍然由于经济落后而陷于贫穷。

坎纳比兰说:“警察的信念是,如果杀人,反政府运动就可以平息...可是警察没有理解反政府运动和民众的依存关系...而且也不该由警察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遗憾的是,这事已经交由警方负责了。”

印度联邦政府还敦促各个邦在最贫穷的地区实行社会平等,并开发那些地区的经济。不过,分析人士认为,毛派反政府力量的不断强大表明,这一信息还没有深入那些地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