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26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敏感艺术作品触动中国领导层神经


这个月,北京798当代艺术区主办第三届的大山子国际艺术节。大山子国际艺术节开始前,中国当局下令将20多件画作从画廊取走,因为这些画作被认为在政治上太敏感。中国当代艺术家继续冲撞政治和商业限制。

北京798艺术区是几年前把一个破败的兵工厂当作简陋的画廊开始建立的,现在已经成为北京市内一个时髦的现代艺术区。成百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将他们的绘画、雕刻和表演艺术拿来在这个四周是工业区的环境里展出。咖啡馆、餐厅、古董店和酒吧也纷纷在这里开设起来,以争取更多访客的惠顾。

*某些主题被禁展示*

过去三年里,这个地区举办了北京最大的现代艺术节,今年的艺术节估计要吸引十万人以上参观。这也吸引了中国官方的审查。中国文化部要画廊将一些他们认为在政治上太敏感的作品取下,不准在公众面前展出。

艺术家黄锐(音译)是这个艺术节的筹划者之一。他说,某些主题是不准展示的。黄锐说:“政府的某些管理人员不喜欢在艺术形式里面或艺术作品里面表现从毛开始的领袖人物、或者是代表领袖人物的一些意见。还有一个就是天安门事件的问题。这些都是他们特别敏感的。这些因素如果有一种限制的话,而这其实是艺术家本身的刺激性和挑逗性来引起他的创作欲望。”

艺术家和中国艺术专家都认为,政府正在放松对艺术表现的控制。他们说,过去当局会把整个展览关掉,现在他们更倾向于下令把特定的作品从公众视线中挪开。

*铁锤打马克思的头*

今年34岁的艺术家王迈自2003年起就在798地区展览他的作品。他在艺术节的第一天所展出的画作之一是,一名中国工人打算用巨大的铁锤打碎19世纪哲学家卡尔.马克思神圣的头。王迈说,这是对马克思主义对中国工人的影响以及贫富差距越来越悬殊的一种批评。他的另外一幅作品描绘一名政府领导人和工人握手---这是中国媒体常见的宣传画面,但是这个画面的背景却是一头脚踩在工人身上的大象,而中国的中产阶层则祈求这种幻象般的景色。王迈说,这组成了一个荒谬的关系。

在艺术节的第一天后,中国当局下令将他的这两幅作品拿下。王迈说:“其实我的作品可能比较厉害,所以我觉得他们真的看懂了,但这个撤掉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意义。因为我表达了,并没有限制不让我画,我觉得这是一个问题。”

艺术评论家说,随着现代艺术从明显反政府演变成更多的表现形式,对中国艺术家的自由的限制也越来越少。

*金钱衡量成功与否*

卡伦.史密斯是住在北京的一位作家和现代艺术评论家。她表示,比起那些冲撞政治禁忌的作品,其他的当代艺术作品其实更多。卡伦.史密斯说:“你看到,很多艺术家只是想引起注意,他们采用非常明显的路子,而且当然了这最容易引起政府的反应。但是如果你想发现真正有质量、有力量的艺术,可以看到它们做出了重要的表达。而对于这些艺术家而言,我真的不认为他们想要表达的受到任何限制。”

卡伦.史密斯说,界定中国艺术界的标志之一是资本主义,金钱是衡量成功的标准。她说:“真的,这里没有博物馆世界,没有基金会世界。没有人是不用商业手法来从事艺术的。所以,成功的标准是你的销售好坏以及你销售的价钱。”

中国的当代艺术已经在国际市场上攫取破记录的销售价格。今年3月,纽约的苏士比拍卖市场以超过1300万美元销售了一套中国当代作品。一幅中国艺术家张小刚(音译)的画作被以将近一百万美元的价格收购,这是中国当代艺术品单一收购价格最高的一次。

中国的艺术世界似乎非常像中国本身,融合了共产主义政治和资本主义的欲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