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布什会见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及反响


今天美国之音的对比新闻谈的是布什总统最近在白宫会见中国大陆的人权活动人士,同时他们还是中国家庭教会的基督徒。

*白宫政要都出面*

据美联社报导,布什总统在白宫会见了中国家庭教会的三位著名持不同政见的知识分子余杰,王怡和李柏光。和这三位中国家庭教会成员会见的还有美国副总统切尼,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哈德利,白宫办公厅主任博尔顿,总统资深顾问麦克吉森,以及白宫发言人斯诺等等。如果用接见官员的级别来衡量,那可以说是美国白宫的政要几乎悉数出席了这次会见。

在位的美国总统在白宫的总统私人官邸会见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人权活动人士,在历史上这还是第一次。余杰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称之为“破冰之约”。

这场会见显然是美中关系中的一件大事。布什总统会见这三名中国人权活动人士的时候说了些什么?他为什么会见这三位中国基督徒?这次会见传递了一个什么样的信号?显然很多中国听众朋友会对这条新闻表示关心。

*封锁消息 左派分析*

遗憾的是,迄今为止,中国国内的媒体对这一条重大新闻没有进行任何报导。

但是,在互联网时代,仍然有细心的民众可以从互联网上嗅出一丝痕迹来。在被称为中国反对改革的保守派大本营的乌有之乡网站,有一篇文章谈到了布什会见中国地下教会基督徒。当然,这篇文章的出发点是反美的,试图引起中国政府和民众对“美国所谓和平演变的野心”引起关注。文章还把布什会见和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相提并论。

乌有之乡网站的署名文章说:布什在他的“起居室”会见了三位来自中国的“家庭教会成员”,中美之间发生这种事情,前所未有。由于双方身份的特殊性,与小泉“以个人身份”参拜靖国神社一样,这件事显然不能被解读为单纯的“基督徒之间的会面”,而是蕴涵着特殊的政治信息。

乌有之乡的文章认为,布什会见中国地下教会基督徒的政治含义有两点。一是向中国显示出美国是冷战后一强独大的霸主地位;另一方面,表明美国决策层希望扶植宗教势力,加大中国和平演变进程的力度。

刚才介绍的是中国国内的保守派网站对布什接见中国三位家庭教会成员的分析。到底布什接见他们是不是在显示超级大国的霸权,是不是在推动中国的和平演变?下面就让我们看看美国的新闻报导和当事人的介绍。

*会见超时 携手祷告*

据海外媒体报导,美国总统布什5月11号在白宫私邸客厅会见了来自中国大陆的人权活动人士,中国大陆基督教家庭教会成员余杰、王怡和李柏光。会见持续了一个小时,比原定时间多出半个小时。会见结束前,布什总统和他的幕僚们与中国来宾携手祷告。这三位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成员是不久前应美国对华援助协会和中国法律与宗教研究所邀请来美参加在华盛顿举行的中国自由状况高峰会议的。 余杰等三人首先对布什总统本人为推动中国的宗教自由所作出的不懈努力表示感谢。他们向布什总统通报了近年来中国宗教自由受到侵犯的问题和以及中国家庭教会基督徒为实现宗教自由和法制所作出的努力。

北京异见作家余杰、成都大学法律学者王怡及中国法学专家李柏光博士三人都是中国家庭教会成员。会见时,余杰将他的一本有关他访问美国感想的散文集“光与影”签名送给布什总统。该书已在中国被禁。中国客人还将远志明牧师制作的一套反映中国家庭教会历史的题为“十字架--耶稣在中国”的DVD送给布什总统。

*通报而非祈求*

针对此次史无前例的会见,参加会见的对华援助会会长傅希秋牧师指出:“我们并不是想祈求美国政府来保护中国的信仰自由,因为宗教自由不是政府给予的施舍,也不是美国或中共政权给予或保护就能够得到,那是上帝所赐的一个人生本来不可分割的利物。我们只希望透过这个会见,把中国宗教自由的真实情况跟布什总统作一个简报。”

接下来向听众朋友介绍会见的经过。这是根据参加会见的三位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成员之一余杰先生的记录整理的。

*余杰记录的与布什对话*

布什总统首先说:谢谢各位的光临,并亲自向客人介绍参与会见的副总统切尼、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白宫办公厅主任、白宫顾问兼首席撰稿人、白宫新闻发言人等高级官员。国务卿赖斯原定参与会见,后临时有其他事离开。

布什总统说:这是我私人的会客室。我通常在这里接待我个人的朋友,我曾经在这里两次会见了达赖喇嘛。你们是勇敢的人,是我的朋友,我很荣幸在这里会见你们。我非常愿意倾听你们的声音,你们的信息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余杰说:首先,非常感谢总统先生安排这次会见。我们刚刚在您的家乡米德兰Midland完成一次圣经课程的学习,我发现那里有许多虔诚的基督徒,他们还不遗余力地帮助中国的基督徒争取信仰的自由。

布什总统说:太好了,我的祖籍虽然不在米德兰,但我在那里长大,我的信仰和价值观在那里形成,我相信耶稣基督,相信自由。我成为基督徒之后戒掉了酗酒的恶习,感谢上帝。

余杰说:阿门。米德兰的词意是“中土”,与“中国”相近,这不是一个偶然的巧合,上帝早有奇妙的安排,要通过小小的米德兰将福音传到庞大的中国。

近十多年来,中国基督徒的数量迅速增长到数千万人,中国几乎没有人相信共产主义。年轻的一代异议作家、人权律师、新闻记者、画家、音乐家纷纷受洗归主,包括我们在座的三位。

布什总统问道:你今年多大了?你成为基督徒是否经历了一个转折性的事件?

余杰:我今年三十三岁了。

布什总统:啊,你真年轻,我已经太老了。

余杰: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门事件的时候,我只有十六岁,但这一事件改变了我的一生。从此,我发誓要成为一个捍卫自由和人权的知识分子。天安门事件也让我开始思考人的罪性和有限性,人为什么会如此杀人呢?中国最缺乏的便是爱,而爱和公义是从上帝而来的。

在中国出现了一批为自由和人权而奋斗的基督徒,我们与以前那些没有信仰的民运人士之间有了根本的不同。我们在上帝的引导下,用上帝的公义和慈爱,用非暴力的手段来改变中国。上帝必定会在中国兴起马丁路德金、图图大主教那样用信仰来改变国家的属灵的伟人。

我记得两年前,因为发起起草一份关于中国人权问题的报告而被警察抓走,一名便衣警察在审讯中威胁说要制造车祸消灭我,但我仍然为这些警察祷告,因为他们所做的一切他们不知道。在这一点上,马丁路德金是我的老师。

布什总统:是的,马丁路德金,他改变了美国。

余杰:中国人民越来越意识到自由的不可或缺,总统先生是否记得一九八九年天安门事件中那位站在坦克前面的勇士?中国的基督徒当中会有很多这样的勇士站出来捍卫信仰自由。美国政府支持他们,既符合上帝的公义,也符合美国的国家安全,美国再也不能犯当年雅尔塔会议那样的错误了。

布什总统:你有妻子吗?有孩子吗?

余杰:我与妻子已经结婚五年了,我们还没有孩子。

布什总统:啊,还有人敢于成为你们的妻子,我认为她们比你们更有勇气。

余杰:是的,我同意总统先生的看法。我想,我们之间还有一个共同点:在信仰的道路上,我和王怡的妻子都比我们先成为基督徒,我们的妻子是我们属灵道路上的老师。我看过总统先生的传记,当年第一夫人也给总统提供了许多属灵的帮助,也可以说是总统先生的“老师”。

布什总统:我同意你的说法。我正想提及第一夫人,在我们家里是劳拉说了算。你的妻子在做什么工作呢?

余杰:我妻子在一家美国公司工作,她原来在国有公司和私人公司工作,因为我的缘故,两次在秘密警察给老板施加压力后被解雇。她在新公司工作了一年多,还没有遇到什么问题,也许因为她是在美国公司里的缘故吧。我的妻子的收入比我多。

布什总统:好啊,就是应当如此,你们很聪明地安排好了自己的家务。这也让我想起了美中之间的贸易争端问题,美中的贸易对两国来说越来越重要。有人建议美国应当封锁中国,中止与中国的贸易,我不同意这样的看法,我坚持自由经济的观点。我认为美中贸易的拓展,必然会给中国带来许多意想不到的变化。

开放的经济与自由的体制是相关的。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对于你们来说,有美国公司进入中国,你们的妻子能够在其中工作,为你们提供经济保障,不也很好吗?当然,我们不会因为贸易放弃对人权问题的关注。

余杰:是的,我也不同意将中国封闭起来。但人权是不能被牺牲掉的,法国和德国都是那样做的,他们的领导人在中国公开说“天安门事件已经过去了,我们一起赚钱吧”。他们在中国得不到尊敬。

布什总统:美国是不会这样做的。德国最近有了变化,默克尔总理即将访问北京,我刚刚跟她通过电话,建议她在中国访问的时候向中方强调人权问题。

余杰:里根总统因为埋葬了苏联东欧的共产制度而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帮助中国发生这种变化,也许是上帝给总统先生的历史使命。

布什总统:啊,要是现在我能够将美国的油价降下来,我就成为美国的伟大总统了。我想问一个问题,我们怎样做才能够帮助你们呢?

余杰:我有三个建议。第一,在与中国领导人打交道的任何场合,都持续地、坚定地向他们不表达对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状况的关注。

布什总统:是的,我们一直在这样做。当我第一次与中国领导人江泽民会面的时候,我就向他谈到我的信仰以及我对自由的认识,我希望这样做能够降低他的“警惕性”。后来我见到胡锦涛的时候,也向他谈及此点。这不仅是我个人的信念,也是我们国家的信念。

余杰:是的,这样做很好。我的第二个建议是,美国驻华使馆可以定期邀请中国的家庭教会人士、异议作家、人权律师、新闻记者等聚会,以显示对他们的支持。美国驻越南使馆已经这样做了。但驻华使馆还太谨慎。

布什总统: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建议。现任驻华大使是我的大学同学,是我的亲密朋友,他也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和能够看清问题实质的聪明人,我一定会迅速地将你的建议转告给他。

余杰:我的第三个建议是希望美国政府和国会对某些美国公司在中国的行为有更多的约束和监控。比如互联网公司雅虎向中国警方提供个人资料,导致包括我的朋友师涛在内的四名中国作家被捕入狱,他们在狱中受到了残酷的虐待。雅虎公司的行为违背了美国的道德根基,也破坏了美国在中国人心目中的形像。

布什总统:我理解你的想法。但有一个问题,这些公司都是私营公司,他们都有各自的利益。我也注意到,最近几个月来,这些案件被媒体广泛报导,许多股东也对这样的事件感到震惊,在舆论和股东的压力下,我相信这些公司会停止他们的错误行为。

谈话结束之后,布什总统亲自打开面朝白宫玫瑰园的玻璃大门,特意带领来宾来到橙色客厅的阳台上观赏花园里的美丽风景,并与客人合影留念。

在会谈中,王怡谈及了个人的见证、对官方三自教会的看法等问题,李柏光谈及了使用法律武器维护宗教信仰自由、为狱中的囚犯争取信仰权以及个人在狱中的生活等广泛的话题。

*余杰:家庭教会几千万信徒影响大*

余杰在和布什就中国基督教问题举行了会见之后,对美国之音记者说:

“这次美国总统布什和我们三位中国家庭教会的基督徒见面,是一次历史性的事件,也是被不少媒体称为一次破冰的事件。这次会见张显出中国家庭教会的存在。中国家庭教会有数千万信徒。因为被中国官方控制的三自教会一直在说,家庭教会完全是不存在的。他们对家庭教会采取一种鸵鸟政策。实际上,中国家庭教会的几千万信徒已经在对中国的社会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在推动中国社会的进步。

“最近几年以来,像我,王怡,李柏光,我们和布什会面的三位,我们都是独立的知识分子,我们都是用法律来维护权利,通过写作来争取言论自由。所以,未来在中国年轻一代的知识分子基督徒中,我们也希望我们当中能够出现当年美国民权运动的领袖马丁路德金牧师的思想、方法和手段来推动中国社会的进步。”

*香港神学院取消接待计划*

布什总统会见了三位中国人权活动人士之后,中国方面到目前为止,除了封锁消息之外,并没有什么动静。令人关注的是,在实行一国两制,“马照跑,舞照跳”的香港,却通过拒绝两名被布什总统接见的大陆基督教家庭教会成员入境,传达了香港特区对美国总统布什接见三名人权活动人士的不满。‘

据报导,在中国著名人权活动人士,基督教家庭教会成员余杰等人会见美国总统布什后,香港一座神学院取消了对他们的访问邀请。

大陆家庭教会成员余杰、李柏光在星期四于白宫会见了美国总统布什后,第二天早上分别收到香港中国神学研究院中国文化研究中心代理主任姚西伊的邮件,称“鉴于近日引起广泛关注的某些国际事件”,认为目前不宜邀请二人来港,决定暂时取消他们于下月到该机构做访问研究的计划。

*拒访风波 何人操作?*

余杰当天发表公开信表示抗议及要求该神学院公开道歉,信中写道:“难道仅仅因为与布什的会见,就让我们变成了不适宜的人士?此事件再次表明香港正在变得越来越像大陆,这是一件让学术自由蒙羞的事情,更是一件让神蒙羞的事情。” 香港拒绝余杰等人访问的事件也引起国际舆论的报导和香港媒体的关注。《苹果日报》星期六的一篇题为《与布什会面是罪行?》的评论员文章,谴责该神学院取消大陆异见人士以学者身分访港,损害了香港学术自由。文章写道:“取消邀请余杰来港,等同于对学者行为做政治审查;如果越来越多学术机构跟香港中国神学研究院一样,揣摩北京的意思,香港的学术自由将会被严重削弱。”

不过,也有分析家认为,取消对余杰等人邀请的香港神学院是一间主内的神学训练机构,不可能因为中美两国基督徒的会面而单方面取消客人的访问计划,很显然是受到了香港特区政府的压力;香港是法治之区,也不可能做出此等有违法理和情理的事情,背后伸过来的“黑手”只能是北京政府。

*中方反对 美内部份歧*

受到布什总统接见的余杰也透露了这次接见的背后,隐藏着美中外交乃至全球民主化浪潮的惊涛骇浪。在会见前夕,据一位白宫官员透露,美方已接到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的照会,要求白宫取消此次会见,因为“此三人不具备代表性且有政治意图”。

据余杰介绍,美方内部对此次会见也存在一定的分歧,某些高级官员担心此举会激怒中方,并影响美中关系。甚至直到会面之前的一天,美方高层仍然在评估其利弊。

然而,白宫顾问、总统首席撰稿人麦克格森及切尼副总统坚决支持会谈。余杰说:当我们走进布什总统的“橙色客厅”的时候,发现切尼副总统果然在座。按照惯例,类似的会谈副总统一般是不会出席的。切尼虽然始终没有插话,却一直十分认真地倾听我们介绍的所有信息。

*白宫低调*

不过,据美联社报导,美国白宫对这次会见处理得非常低调。白宫对这次会见的新闻发布仅仅是一张新闻照片,照片说明没有说美国总统会见中国家庭教会成员,而是说“美国总统布什星期四在白宫黄色椭圆形客厅会见中国人权活动人士”。不过,白宫发布的照片色彩温馨,布什总统和三位中国客人都面带微笑,布什总统左手揽着身材比较矮小的李柏光。

余杰介绍说,这次布什总统最后决定排除一切干扰与我们会面,还有来自德州米德兰老家的影响力。推动此次会面的“对华援助协会”是一个专门帮助遭受迫害的中国基督徒的非政府非营利机构,其总部即设置在米德兰,得到德州信仰敬虔的福音派基督徒的支持。

*傅希秋:总统信号*

对华援助协会的会长傅希秋牧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表示,这次布什总统的接见具有明确的象征意义。

傅希秋:“我觉得这次美国总统的接见等于发出一个明确的信号。他本人作为一个基督徒,和自由世界有信仰的人一起,坚定地站在受压迫,受迫害的中国基督徒一边。他多次不断提起他在过去几年对江泽民主席和胡锦涛主席在私下和公开场合都分享过他个人信仰的历程,希望劝说中国领导人意识到宗教自由不是对中国稳定和安全的威胁,反而是对中国的社会发展是一个健康的要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