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4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国际新闻会议批中国控制网络自由


全球媒体的负责人在本周举行的年会上抨击西方公司帮助中国对互联网的内容实行检查,要求中国政府停止网络检查机制,释放因为在网络上自由发表观点而被关押的异议人士和记者。

*西方公司被指帮中国控制网络信息*

媒体分析人士认为,打入中国市场的西方网络公司在这个问题上存在着矛盾心理。但其中多数公司由于受利润的驱使而放弃了言论自由的原则。

国际新闻学会星期二在苏格兰首府爱丁堡结束了为期三天的年会。

在大会一致通过的决议中,450多位编辑、知名记者和媒体主管要求中国结束对互联网的全面检查,释放被关押的所有记者和网络异议人士,并且解除阻碍中国媒体环境自由开放的所有限制。

总部设在维也纳的国际新闻学会说,中国网民人数在世界上仅次于美国位居第二,目前有1亿3千万网民。

可是,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中国当局对网上的信息实行了控制。

国际新闻学会的决议说,中国政府与渴望进入利润丰厚的中国技术市场的西方公司密切合作,开发能够阻止中国公民从网上获取人权和民主信息的软件。这些公司不应该同中国政府合作搞网络信息检查,它们也不该向中国政府提供可能被用来迫害记者的用户信息。

*张伟国:坚持理念的西方公司比较少*

资深记者、香港动向杂志总编辑张伟国指出,这些西方公司在这个问题上左右为难,但多数情况下它们都是为了经济利益而牺牲政治原则。

他说:“从策略上来讲,它首先要进入中国,抢占市场,然后在占有市场份额的前提下,如果它还没有忘记自己的原则的话,就可能继续推进新闻自由方面的一些事情。但是,也有一些西方公司渐渐的,因为唯利是图,金钱的作用,或者是北京统战的影响,它渐渐也会失去自己原来的目标,跟中国政府同流合污。这个情况也是我们见到比较多的。能够坚持理念,又在里面推广这种通讯自由、信息交流自由,现在应该讲是比较少见的。

“我们看到一个新的情况,国内的网友都在反映--就是自从胡锦涛访美、跟比尔.盖茨建立了良好关系以后,中国的互联网现在封锁越来越厉害了,很多东西都送不出来了。”

*谷歌面对两种选择采取服从*

著名的网络搜索引擎谷歌公司在答应对网站进行检查以及不刊登中国政府禁止的内容之后于今年1月进入中国市场。当时谷歌公司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服从中国法律发送它被允许发送的大量信息,要么就是不服从中国法律但却根本不能在中国运作。

美国国会为了促使美国在中国的网络公司坚持言论自由的原则而举行了一系列的听证会。谷歌公司的与会代表辩护说,尽管现在谷歌不能发送全面的信息,但发送大量的信息总比根本不发送信息好一些。

*30人因争取言论自由被关押*

西方媒体的报导说,中国政府一边同西方公司配合,对网络实行检查,一边对自由发表个人观点、尤其是对在网上这样做的人进行镇压。

国际新闻学会说,至少有30人由于争取言论自由而被关在中国监狱。其中包括新加坡海峡时报记者程翔和纽约时报的研究人员赵岩。

*张伟国:自设域名违背互联网原理*

动向杂志总编辑张伟国说,鉴于网络环境的不断恶化,现在中国许多网民主要是通过使用代理服务器的方法来绕过防火墙的封锁,从而接触到全面的自由、民主信息。

他说:“用代理服务器可以绕过防火墙。当然,现在的防火墙封锁也开始注意代理服务器的功能了。本来一个代理服务器出来可以用一两天时间,现在只能用几个小时,甚至更短。”

国际新闻学会在这份决议中说,国际新闻学会的成员认为,中国的进步由于中国不正当地利用西方技术、制定一些不必要的立法以及鼓励媒体实行自律而受到破坏。西方媒体的报导说,为了在网络世界自成一体,中国现在不但在网上要设立自己的域名,还要设立自己的加密系统。

动向杂志总编辑张伟国说,这些做法不但违背了互联网的原理,而且反映出中国领导层的僵化思维方式。

他说:“中文域名实际上有些地方已经在做了。给自己的文件加密我想也是完全可以成功的。但问题是,互联网的原理就像人的血管一样,整个身体是联在一起的,不能说把某一个部份割裂开来,孤立起来,自成一体。也许在短时间里面,一个孤立体还能内循环,但时间长了以后这个肌体肯定会坏死掉。

“问题是现在北京的当权者还在传统的政治体制里边思考,它靠惯性在运作。对互联网这些新技术和全球化的认识还是有抵触的。它希望有一种把自己封闭起来的东西跟互联网抗衡,或者是等它成长到有足够自信的时候再反过来影响全球化,使全球化朝它的轨道上发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