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0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陈水扁下放总统权力朝野褒贬不一


台湾总统陈水扁表示,将自清、革新、权力下放,并吁请人民监督他未来的所作所为,以此来因应和减缓各种弊案和女婿赵建铭被收押给他带来的政治危机。不过,在野党认为这是陈水扁总统“断尾求生”的谋略。

台湾政坛又爆新震撼。端午节假日晚上8点半,总统陈水扁召集副总统吕秀莲、行政院长苏贞昌、民进党主席游锡堃等,在总统府举行党政高层会议,对最近延烧政坛的台开等弊案以及女婿赵建铭被羁押给他带来的政治危机和困扰,做出正式回应和宣示。

陈水扁说,弊案和女婿赵建铭被收押让他心情沉重、很自责,无比痛苦,但面对国法与亲情煎熬,只能选择坦然面对,因为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没有身分顾忌,也不容情感空间。

*陈水扁表示将“自清、革新”*

为了缓解泛蓝阵营让他下台的呼声以及民进党内部的压力,陈水扁提出要“自清”。他说,第一家庭及相关成员必须深切自省、严格自律,今后彻底做到弊绝风清,以符合外界最高标准的期待和检视。

陈水扁还决定“革新”,将现有权力结构彻底改变,并立即着手、贯彻落实。最后,陈水扁宣布将“权力下放”。他说,总统职权外的党政权力决策由党政干部全权负责。行政院未来所有政策、人事任命由院长苏贞昌全权决定。在党务方面,他将不涉入党务运作,也不参与选举活动。

陈水扁表示,他决心说到做到,坚持到底,并将就现在每项决定与未来每项作为都接受人民最严格的检验、监督和见证。

国民党主席马英九星期四上午对陈水扁总统的三个决定、一个决心做出回应。他说,陈水扁总统愿意自清、革新虽然不是坏事,但是陈水扁的权力下放让人感到奇怪。马英久说,陈水扁总统如果真的愿意诚实的面对人民,应当把第一家庭涉案的经过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才是最有效的悔悟方式。

*马英九:民进党内部私相授受*

马英九说:“我觉得这只是民进党内部的私相授受,是对我们宪法的一种践踏。所谓权力下放是很荒唐的说法,因为总统在宪法上的权力,是不能下放的。下放就是失职。他在宪法上没有的权力,他根本无从下放。第一家庭以前做了这么多丑闻,怎么能就这么一笔勾销了呢?这是反省的态度吗,我一点都看不出来。一个威信扫地的总统这个时候再行使宪法的职权,越来越困难了。”

马英久还表示,陈水扁总统现在要交出本来不应该属于他的权力,等于是自己承认过去六年来一直在违宪、滥权,无法再号令全国的人心,应当知所进退,辞职下台。不过,他仍然不认为现在该是罢免总统“扣扳机”的时候。

马英九说:“如果等到烧到了陈总统夫妇,那个时候,我相信有更多的人,包括民进党的人都会站出来支持罢免案,成功才有可能。罢免是一把装了一颗子弹的枪,只要发出去就没有第二次机会,就在任内不能再发动。所以可以让枪上膛,但现在不是扣扳机的时候。”

泛蓝阵营国民党认为,陈水扁权力下放是面对内部“逼宫”、外部强烈罢免的压力的“断尾求生”的权宜之计,希望用部份权力来换取未来两年的政治权力,完全是欺人之谈。

*李文忠:总统决定强化了民进党团结*

参加了党政高层会议的立法院民进党党团总召集人柯建铭说,陈水扁总统退出决策圈,权力机制由四角变成三角。他说:“新的机制就是府、院、党、党团,把这个四角关系变成三角关系,即行政院、民进党和立法院党团这个新机制来共同协调和整合。”

民进党立法委员李文忠表示,他支持陈水扁总统在经过深刻的反省后所做出的权力下放的决定,因为它化解了党内要求分权的压力,强化了民进党的团结。不过,民进党重量极人物、前立法委员沈富雄并不认同陈水扁提出的权力下放的主张。他说:“任何人讲权力下放,我都不接受。因为总统说,他此后只行使宪法规定的权力,那他以前放弃的权力都是宪法没有规定的吗?实际上,现在只是约束自己,少做他以前可以不做的事情而已。这是约束自己,避免滥用权力。”

*亲民党:权力只能下放给人民*

泛蓝阵营亲民党指出,陈水扁总统以权力下放来取代个人的下台是民进党内部权力斗争的妥协,他们不能允许民进党用“密室政治”来分享人民的权力。亲民党认为,总统权力来自人民,要下放,只能下放给人民。亲民党呼吁朝野立法委员自救、救国,全力推动罢免案,因为只有陈水扁下台才符合人民的期待。

陈水扁总统宣布要权力下放后,目前民进党政府形成了行政院、民进党和民进党立法院党团的权力三角。行政院长苏贞昌的权力将大为加强,使总统和行政院长共同负责的“双首长制”更加名符其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