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六四事件十七年有人牢记有人淡忘


自从17年前6月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六四事件,6月就成了中国敏感的一个月份。今天的北京对往事讳莫如深,而见证人对当时的历史仍记忆犹新。

1989年6月3号的夜晚,中国军队出动坦克,携带真枪实弹,对北京的示威学生和群众进行武力镇压,持续到6月4号清晨,造成到目前还没有准确数字的人员伤亡,据信数百人、甚至上千人丧生,其中多半是学生。

*用生命为代价进行政治改革*

当年在广场和学生在一起的老师刘晓波说,他当时被学生用宝贵的生命为代价来进行政治改革、推动民主和自由的行动深深的感动。他认为,在六四中表现最勇敢人是普通市民和学生。他说:“丁子霖老师现在整理出来的《受难者访谈录》其中就有很多人。他们的死是因为阻止军队进城,而这些都是普通人。还有一些人完全是在所谓的火线上,因为救死扶伤,救那些人,被戒严部队打伤。”

现在是作家的刘晓波指出,他虽然被监禁三次,但是和六四中死去的亡灵相比,他要幸运得多,所以他认为活着的人有责任为他们得到公正。

对六四受难者的亲友来说,每年6月4号临近的时候,他们的心灵都会受到又一轮悲痛的折磨。代表失去子女的天安门母亲组织多年来不断呼吁政府平反六四,向死难者的亲属道歉和赔偿。

*四川地方政府给六四难属“补助”*

2006年4月底,四川地方当局同意向1989年六四期间的死难者周国聪的母亲提供7万元人民币的“困难补助”。这被看作是六四难属第一次得到政府的变相补偿。但是天安门母亲的代表人物丁子霖说,四川地方政府说得很明白,这笔款项是给周国聪的母亲唐德英的“困难补助”,而不是给予受害者的赔偿。

中国10多年来的经济发展一直是国际瞩目的一个焦点,年均经济增长速度保持在8.5%左右,是世界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2005年国内生产总值达2.24万亿美元,仅次于美国、日本和德国,位居世界第四。中国的外汇储备目前已经达到8536亿美元,超过日本,排名世界第一。2008年中国将举办的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成为中国政府向全世界展示中国成就的一个重大机遇。

*六四所反腐败至今仍然存在*

不过经济上的成就却掩盖不住当年六四所反对、而至今仍然存在的贪污腐败等令当今政府头疼的问题。此外,欧盟因为六四实行的对中国武器禁运至今也还没有解除。

六四就要过去17年了,当年的是是非非到现在政府依然没有给出一个清晰的定论。当年在石家庄一个军事工程学院当学员的人士表示,他当时只是从电视上知道北京在闹学潮,听说天安门广场有开枪的事情和烧死人的事情,但是到底是什么说法他也不清楚。

这名退伍军人说:“赵紫阳还到那里面去给大家做工作。到底现在怎么个说法,好像上面也没有什么明确的文件,也没有明确地来说这个问题。当时是说学生们受外国一些操纵,指使这些年青人搞性解放、搞什么东西,在北京闹事。”

1989年还是初三学生的一位北京女士表示,那年的春夏开始有学生运动,班上很多同学都去天安门广场上凑热闹,但是因为年纪太小,不太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大家只是凑热闹而已,不过事件发生的那几天,全校停课。

这名女士说:“其实那个星期是很压抑的,因为没有什么心情玩儿,外边儿很安静。而且那种安静还不是像过去,就是前几年非典时候的那种安静,那种安静是挺恐怖的那种安静。”

这名女士还表示,在她上大学期间也很少听到别人提到六四,只是偶尔和朋友聊天的时候说到有关六四的一些事情。

*市民肯定当年学生要求*

17年前参与六四的一位市民表示,当时会有学生上街游行并且受到群众的支持,主要是因为学生的口号是“反官僚”、“反腐败”、“要民主”,等于学生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而六四以后到现在,事实证明了这种腐败现像继续存在。他说,政府必须还历史一个清白,当时学生的要求是正确的。

这位市民说:“只不过当时造成那种局面,有一些失控。但是也不至于你政府动用军队来镇压学生。因为军队面对的毕竟是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平民,这在哪个国家哪个历史阶段都是经不起检验的。”

还有一位目睹六四的市民回忆说,六四就是一个民意,那是当时中国未来发展的必经之路,不论中国或是外国,官也好、民也好,对大部份人来说,都对六四有一个好评和好感。他认为,六四是政府必须面对的一个历史问题。他说:“六四在人民当中是永不可磨灭的,一个历史的见证,必须得要平反,而且越快,中华民族所谓崛起和腾飞得就越快。”

六四对于一些年轻人来说似乎是中国现代史上曾经发生过的一件不确定的事件。多年来由于教科书没有提到,中国媒体也都没有特别报导,所以目前在学的人,包括大学生在内,知道这个事件的人不多。在北京的一名大学生表示,他是最近才听同学谈到中国曾经发生了这么一个悲惨的事件。他还表示,他们一般同学不知道六四。

*很多大学生不知六四*

这名大学生说:“以前不知道,前几天刚知道。一个同学告诉我,血腥镇压什么的。就感觉到,中国对这种不是很好的事情都封闭的挺严密的。前几天听同学谈到香港,才慢慢扯到这个地方。中国好像对不好的地方就不敢说出来。”

经历过六四的市民表示,像文革和六四这些事件都是社会和政府应该反省和正视的历史问题,不应该掩盖和隐瞒,那样反而会造成更大的伤害。一位市民表示,每到这种日子临近的时候,都感觉到有压力。这位市民说:“六四这个日子,这个国家、这个政党就特别紧张。他们一紧张,压力都压到整个社会上。让人一年一年这样过来,我觉得实在不是一个聪明的做法。”

17年后的六四对中国政府来说还是一个禁忌的话题,而且也不准许有什么活动来纪念中国现代史上出现过的这么一个敏感的时刻。但是在香港、美国的洛杉矶、纽约、华盛顿、加拿大的多伦多以及欧洲一些城市这几天都有各种悼念活动,以演讲、研讨会、图片展览和烛光集会等等来纪念17年前发生的六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