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洛杉矶民运人士举行六四纪念活动


1989年六四事件学生领袖之一的王丹,星期天在洛杉矶主持“六四”17周年纪念会。王丹表示,维权运动是海外民运和中国国内反对运动的结合点。

*王丹:希望六四沉淀在民族记忆深处*

王丹说:“下面我宣布六四17周年纪念会开始,请大家起立,我们为六四死难者默哀一分钟。”

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的学生领袖之一的王丹流亡美国已经8年。星期天下午,他在洛杉矶主持六四17周年纪念活动时心情沉重。

王丹说:“每年这个日子会促使我更感到一种迫切、急迫的心理,就是说,让大家不要忘掉六四,让这份记忆能沉淀在民族记忆的深处”。

*吴仁华感叹六四被遗忘速度快*

前新闻自由导报总编辑、现任中国宪政协会秘书长的吴仁华感叹六四被遗忘的速度快。

吴仁华说:“我相信随着社会的进步,大家会认识到历史是不能忽略遗忘的,就像抗日战争历史、文革历史、六四历史、57年反右的历史,慢慢会显现出来。”

*王丹:六四促进公民意识提高*

在六四前夕,王丹已读过“天安门母亲”的公开宣言,里面有维权的要求。王丹表示,六四对中国社会发展有重大意义。

他说:“从六四开始,逐渐培育了中国的公民社会,维权运动本身就是公民社会中很积极的一个因素的显现。我想这都跟六四后,老百姓逐渐认识到要自己来保护自己,而不能什么都靠着政府,跟六四造成的影响有直接的关系。”

*对政府缺乏信任感*

王丹认为,随着时间推移,除了公民运动外,其他一些公民社会因素的成长,也可以看到六四的影子。王丹说,六四的一个很大的政治遗产,是老百姓产生了对政府的不信任感,因为政府开枪杀人是出乎大家意料的。

王丹说:“对政府的不信任感要逐渐变成一种制度,一种对权利制衡的制度,就是无论如何要制衡,包括新闻自由等等,从不信任感变成制度当然需要很长时间。”

王丹从赵紫阳在没有法律依据下被软禁多年,谈到中国的法治。

王丹说:“中国的问题不是法治的字面上是不是更充份,而是执政党执不执行这个法律,这个法律管不管得到执政党。这两点来讲,完全谈不上法治。大量法律无法执行,赵紫阳就是一个例子。”

*国内外反对运动结合点:维权*

王丹来美国8年,他认为海外民运经过10多年的动荡,内斗为人所诟病,但现在已经越来越成熟。

王丹说:“我们过去也找不到一个很合适的点,和国内的反对运动结合起来。今天我们终于找到这样一个点,就是维权运动。所以我想在维权运动上,我们已经看到国内许多维权运动人士跟海外发生关系的越来越多,包括我们这次看到余杰和王怡到美国来跟国际社会的互动。我想,我们会在这种互动中扮越来越积极的角色,希望海外民运对国内的民主发展起到更多的实质性帮助。”

*安田:六四后腐败越演越烈*

以六四为背景的长篇小说《天安门情人》的作者安田在会场表示,中国今天的贪污腐败在六四后越演越烈。

安田说:“共产党的一声枪响把人民反贪污的力量全部压制下去,贪官污吏无所顾忌,道德体系被打垮,老百姓失去道德信仰,过非常实用主义的生活。”

安田认为目前是中国的黑暗时代。他说:“六四的一声枪响,把中国政治体制的改革不仅停滞,而且是倒退,所以中国到今天可以说是最黑暗的时期。”

*中国青年人权奖颁与黄琦*

中国青年人权奖的项目负责人潘强原来是山东地区的六四学生领袖,他说明了中国青年人权奖奖项的由来。

潘强说:“中国青年人权奖是2001年由流亡海外的中国学生创立的,鼓励学生为中国人的民主自由继续努力。”

今年的青年人权奖颁发给四川省的黄琦。王丹说:“黄琦四川内江人,与妻子创办六四天网人权网站,是中国早期因为网站言论而入狱的中国公民。”

纪念会在座谈后,前往中国驻洛杉矶总领馆举行六四烛光追悼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