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语文教育是否有进步众说纷纭


中国一年一度的全国高校统一考试结束。最受社会关注的语文考试作文题跟往年一样,受到来自各方的议论。有人认为考题怪异,有人认为比往年有进步。同时,有专家认为,中国的语文教育依然受到政治锁链的捆绑,学生不能进行严肃而自由的思维,从而导致中国学生的文字表达能力难以提高。

*高考语文作文题政治性减弱*

相对于高考其他科目而言,语文作文考题之所以受到最多的关注和评论,是因为作文考题对普通大众来说最容易理解,即使不容易理解,也是让大众最容易感觉到,最容易感触深刻。在往年的作文考试题中,带有非常明显的政治性的考题频频出现,受到社会各方的抨击。

中国作家、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的余杰表示,与以前相比,近年来中国高考作文考题的政治性明显减弱,这是一个好的发展趋势。余杰说,他个人认为,今年的作文考题中,他比较喜欢广东的考题“雕琢天使”,让学生可以发挥想象力。相对而言,天津和湖南的考题就显得思路陈旧,让学生难以发挥。

余杰说,他也觉得北京的作文考题不错。他说:“像北京的考题,题目是‘北京的符号’,这个题目比较好的一点是让本地的学生关心本地的事务,关心本地的社会,关心本地的文化。”

*语文教育未摆脱僵化模式*

余杰认为,总起来说,中国的语文教育还没有摆脱僵化的教学思想和教学模式,没有让学生进行严肃认真而自由地思维。

作家、北京师范大学毕业的文学博士刘晓波认为,中国大陆1949年以来的语文教育一直很糟糕,这是与中国大陆的整体政治环境,社会环境和教育环境有直接关系的。

他说:“中国的人文教育,无论是语文还是历史,中国凡是涉及人文教育领域的东西,我觉得都是中国整个的教育制度中糟粕最多的一部份。无论是从内容还是从教学方法上。”

*当局将语文教育政治化*

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的余杰说,中国语文教育僵化落伍,受到众多学生的抱怨和社会各界的批评,根本的原因在于中国的教育主管部门多年来把语文教育政治化、意识形态化。

他说:“把语文课当作政治课来教,所以,在于文科当中,比如说,选入大量的政治人物的文章,特别是中共的一些领袖人物的文章,从毛泽东、周恩来,到邓小平、江泽民,我不知道胡锦涛的文章现在选进去了没有。从文学的意义上来说,从语文的意义上来说,这些文章都不是好文章。但是因为他们是中共的党魁写的,所以他们的文章被大量的收进去。”

*学生不能自由思维*

北京师范大学毕业的文学博士刘晓波也曾经从事过语文教育。刘晓波说,中国语文教育政治化和意识形态化的一个最明显的体现,就是命题作文的教学方法以及高考作文题。学校和老师要按照当局定下的政治框架出题,要学生按照既定的政治框架答题,不允许学生进行自由和认真地思维。他说,近年来,虽然高考的考题政治色彩淡了一些,但是,依然可以看出有强烈的政治和意识形态框架,超脱了这种框架,学生的文字能力无论多好也不会得到承认。

他说:“老师评卷的时候,有一条非常重要的标准,这就是看你跑没跑题。一旦你的作文被认为是跑题了,按照他的评分标准,无论你写得多好,就可能一分也没有。”

*敢于超越框框学生受惩罚*

刘晓波博士说,由于中国没有政治自由、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中国的语文教育和人文教育就只能让学生在固定的框子里思维。假如一个学生胆敢超越框框,胆敢表达自由思想,就会受到惩罚。

刘晓波博士说,前几年,湖南地区的一个考生在考试中表达了对法轮功的个人看法,他的看法和当局的看法相左,于是他就被取消了继续考试资格,他的父母也跟着受到惩罚。

刘晓波说,中国这种限制学生思想的语文教育和人文教育的恶果是很明显的,这就是学生缺乏清晰的文字表达能力,因为文字表达能力是思想能力的反映。他说:“所以说,中国的学生,人家评价得很对,就是高分低能。以至于最近一个清华的教授说,清华的学生是一些只会考试的文盲。”

中国高考的语文考试以及中国大学生的语文水平,中小学语文教育的问题,多年来一直是中国社会各界关心的问题。不久前,针对中国大学生语文能力底下的问题,新京报曾经连续发表文章,认为中国大学语文处于“紧急状态”。但是,由于政治问题在中国依然是一个不得自由讨论的敏感问题,中国语文教育问题与政治问题的关系也就不能讨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