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0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专家论沙特教科书内容偏执问题


主持人:据独立的监督组织“自由之家”报告说, 沙特阿拉伯的教科书提倡在宗教问题上不容异说。学校的教科书从从一年级开始就把除了伊斯兰教瓦哈比教派以外的一切宗教和教派妖魔化。

“自由之家”的报告说,有的教科书说, 除了伊斯兰教以外, 其他宗教都是假的。八年级的教科书里写到:“犹太人是猴子,基督徒是猪,是耶稣教会的异端。”

到了12年级,学生们在教科书上读到:“圣战是真主之路,圣战包括跟不信,压迫,不公正以及所有犯有这些罪行的人作战。圣战是伊斯兰教的最高境界。”

“自由之家”分析了沙特国内两千5百万学生使用的12种教科书。

沙特阿拉伯政府还把这些教科书提供给他们在其他9个国家开办的学校以及世界各地私立的伊斯兰学校和其他一些学校。

沙特阿拉伯驻美国大使费萨尔亲王就“自由之家”的报告发表书面反应说, 沙特阿拉伯政府五年来一直努力整顿教育制度。他说, 沙特教育制度的目标是反对偏执。

美国国务院最近有关国家宗教自由的报告把沙特阿拉伯等八国列为特别需要关注的国家。国务院的临时发言人汤姆卡希说:“ 我们当然向沙特政府以及其他国家的政府提出了这个问题。”

他还说:“沙特阿拉伯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对此表示欣赏,不过这个问题仍然令人担心,我们将继续同他们讨论这个问题。”

沙特阿拉伯的教科书是否教学生仇恨其他宗教?沙特阿拉伯改革的前景如何?今天参加讨论的两位专家是:“自由之家”报告的作者之一、“自由之家”宗教自由中心的主任尼那.希亚,美利坚大学的国际关系学教授,伊斯兰教研究项目的主任阿克巴尔 .阿赫米德。

主持人: 尼那.希亚,首先请问,为什么说沙特阿拉伯教科书教授的那些内容很重要呢?

希亚:这很重要。不仅对美国, 对世界上所有的 人都很重要, 因为沙特阿拉伯现在把自己树立成伊斯兰教的梵蒂冈。他们在华盛顿写信给国际宗教委员会,给国会议员都说他们相当于伊斯兰教的梵蒂冈,在电视上也是这么说。

所以他们自称对伊斯兰教义的解释具有权威性,然后把他们灌输偏执和仇恨的教科书分发到世界各地。

被灌输这种思想的不仅是沙特阿拉伯国内的学生,还有沙特在世界各地开办的20所学校的学生,沙特阿拉伯把教科书提供给这些学校,其中包括华盛顿附近的一所,还有私立的伊斯兰学校,后果很严重。

主持人:阿克巴尔.阿赫米德,你认为这些教科书给沙特阿拉伯的学校造成了多严重的后果?

阿赫米德:我同意尼那的看法。不过我不认为他们在把自己树立成伊斯兰教的梵蒂冈,对穆斯林来说,他们就是梵蒂冈。

尼那,这一点你要特别清楚。麦加和麦地那是伊斯兰教最重要的圣地,他们都在沙特阿拉伯境内。政府会更换,但是这些城市不会迁移,他们是伊斯兰教最重要的圣地。世界各地的穆斯林都望着沙特阿拉伯人。

这对沙特人是个沉重的负担,因为他们有的信教,有的不信教。从教科书的内容来看, 很多沙特阿拉伯人需要这方面的教育,特别是在伊斯兰教方面。

正像你所说的, 有些人信仰的只是伊斯兰教的一派,一种意识形态, 一种看法和观点,还有很多人不信。

所以沙特阿拉伯人的做法对普通穆斯林来说很重要,因为他们景仰麦加和麦地那以及管理这些城市的人。

沙特阿拉伯国王的头衔之一是“伊斯兰教圣地麦加麦地那的仆人”。他们是这样称呼自己的。所以普通的穆斯林会问,沙特阿拉伯人在做什么?他们如何教导他们的孩子?

“自由之家”的报告说, 许多伊斯兰学校,比如阿富汗巴基斯坦边界的宗教学校使用沙特的教科书。这些宗教学校培养出来的学生,有的立志实践他们在书上学到的东西。如果教科书上宣扬仇恨某些人,他们就想去仇恨,认为这是穆斯林的责任。

沙特的教科书上并没有教授可兰经上的话,可兰经是一个非常普遍主义的书。对穆斯林来说,这是神的圣旨。可兰经里有非常普遍主义的信息,谈到对耶稣非常尊重,对犹太人和基督徒等圣经中的人非常尊重。

主持人:阿赫米德教授,沙特阿拉伯在穆斯林世界很有影响,一是因为它的地理位置,麦加和麦地那都在沙特,二是因为沙特阿拉伯很有资源,有巨额石油收入, 所以能够资助清真寺,学校,向世界各地提供教科书。你认为哪一个作用比较大?

阿赫米德:是的, 经济是一部份原因。这是最近 六、七十年的情况。更重要的是文化方面。

阿拉伯国家只占伊斯兰世界的18%,其余的穆斯林不是阿拉伯人, 也就是说,阿拉伯语不是他们的母语。

这意味着对许多穆斯林来说, 来自阿拉伯世界的就是真实的。这就更加危险。

比如说,巴基斯坦或阿富汗的一个普通孩子读的是来自沙特阿拉伯的教科书和教材,这个孩子会说“ 这就是伊斯兰教。”

所以说, 我们现在讨论沙特阿拉伯的教科书问题非常重要。我是大学教授,我认为,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的。你如何教授青年,如何影响下一代。必须要告诉孩子们伊斯兰教的观点是什么, 真正的伊斯兰教的观点。

主持人:尼那.希亚,在调查沙特阿拉伯教科书的时候,最令你感到不安的是什么?

希亚:这种思想灌输从一年级就开始了。把其他的宗教妖魔化,把其他穆斯林对伊斯兰教的解释妖魔化,比如在逊尼派穆斯林中占多数的阿沙莱特逊尼派穆斯林, 马特里迪学说的信徒等都被称为多神论者。

什叶派穆斯林也被称为多神论者。 这基本上就是指责他们是异教徒。煽动对伊斯兰教其他教派的仇恨,这非常令人不安,

主持人:你在报告中举例说, 一年级的教科书中公开说, 除了伊斯兰教以外其他宗教都是虚假的。

美国的教区学校或是犹太人学校的课程也说他们的宗教是真理。这等于是在说别的宗教是不真实的。这跟沙特教科书宣传仇恨有什么两样呢?

希亚:在几个方面是不 同的。第一,沙特阿拉伯的教科书是政府制定的, 不是宗教或是神职人员在讲话,而是沙特政府,是联合国的成员国。

第二,这种说法违背了传统的伊斯兰教教义,那就是犹太教和基督教也是神圣的宗教。

第三,也是最令人不安的, 就是鼓吹暴力、说加入圣战是穆斯林的宗教责任。 他们的教科书并不只是说, 我们是唯一真实的宗教, 而是说你们必须仇恨别人,必须表示这种仇恨。

实际上,他们说, 犹太人和基督徒是穆斯林的敌人,这种说法非常分裂和敌对。还有把加入圣战说成是宗教义务。

主持人:阿赫米德教授,人们常常讨论所谓的圣战问题, 以及圣战的涵意。沙特阿拉伯的教科书在谈到打击异教徒的时候用了qital这个词,这里指的是肉体上的消灭,还是有比喻的意思?

阿赫米德:非常好的问题。听众们要知道, jihad的意思是努力奋斗,是改进提高自己。

每个好人都在不断完善自己。还有你提到的矛盾冲突的问题。如今, 世界上的主要文明都经历着某种分化和矛盾,就像你所说的伊斯兰教中出现分化和矛盾一样。

我们指责沙特阿拉伯把某些东西妖魔化,我们不能犯同样的错误。在我们所生活的全球化时代,每个世界文明都在激烈地辩论。

伊斯兰教这个世界文明有14亿人, 我们必须要认真对待这个问题, 否则就很危险。

有整整一代穆斯林,他们在成长的过程中,只有一种看问题的方法,那就是,不是好就是坏,黑白分明。这不是伊斯兰教的教义。

主持人:我们也邀请沙特阿拉伯大使馆派一名发言人参加我们的讨论, 但是他们拒绝了,不过他们给了我们一份沙特驻美大使费萨尔亲王的书面声明,声明说, 自由之家仍然无意准确展示沙特阿拉伯的真实情况。

声明还说, 整顿教育是一项巨大的工作。尼那, 费萨尔亲王的意思好像是说, 你们的发现并不代表沙特阿拉伯学校课程的主要部份,你有什么看法?

希亚:费萨尔大使最近六个月在华盛顿和在美国各地可不是这么说的。

他在走访美国10 个城市的时候说, 沙特阿拉伯已经修改了教科书,完全删除了偏执的内容。现在他大大地改变了说法,说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需要很长的时间。

我要向他和沙特阿拉伯政府提出挑战。我是与沙特阿拉伯政府有不同意见。正如教授所说的, 各种宗教内部都有很多神职人员偏执和不宽容。

但是当政府出面赞助和煽动圣战,当他们使用qital ,“杀人”这个词,事情就很清楚了,就不是误解了,圣战也就不是一种比喻了。

他们在教科书上的确说到圣战有自我完善的意思,但是他们接着说, 还有另外一个意思,这是你的宗教责任。

沙特阿拉伯政府和沙特大使极力误导美国公众,他们说教科书 已经修改了。

我要向沙特阿拉伯政府和大使提出挑战, 要求他们公开教科书的内容, 把教科书放在因特网上,让我们看看。

我们已经把他们的教科书摘要公布到因特网上,自由之家的网页上有英文和阿拉伯语的对照。

沙特阿拉伯政府不辩论教科书的内容,而是说“我们在整顿。”

在最近的六个月里, 沙特大使一直说他们已经修改完了。我希望看到他打开这些教科书。

去年九月沙特大使的兄弟、沙特外交大臣在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的会议上表示要向参议员阿伦.斯佩科特提供一些教科书。

他说, 我们要让大家看,要把所有教材交给宾夕法尼亚州的斯佩科特参议员,你可以问他要。

我们两个星期以前向斯佩科特参议员进行询问,他只收到了一本教科书。

主持人:阿克巴尔.阿赫米德教授, 你认为沙特阿拉伯的课程有变化吗?如果说有的话,有多大的改变呢?

沙特阿拉伯几年前开始修改教科书,“沙特阿拉伯全国对话第二论坛”发表了一份由著名学者写的研究报告。他们的研究认为,沙特阿拉伯的课程鼓励对别人施行暴力,误导学生,使他们认为为了保卫自己的宗教必须暴力压制甚至是从肉体上消灭他人。

这份研究报告在沙特阿拉伯是否受到重视?政府在修改课程方面取得了多大的成果?

阿赫米德:这个问题很重要。我确实认为沙特阿拉伯在变化,在思考,知识分子很活跃。虽然人数不多,但是很活跃。政府也很积极,特别是指导政府的中坚分子。

重要的是我们要记住,穆斯林世界并不是一个国家。沙特阿拉伯虽是一个很重要的国家,但就人口而言, 还是一个小国。

世界上有57个穆斯林国家。沙特阿拉伯的局势会影响到其他国家,反过来,其他国家的局势也会影响到沙特阿拉伯。

正象尼那所说的, 伊斯兰教内部的其他教派,其他思想也在进入沙特阿拉伯。

最近有报导说, 沙特阿拉伯鼓励伊斯兰教的一个神秘教派苏菲团体进入沙特,鼓励人们聆听他们, 跟他们交谈。

我希望有这样的印象,那就是我们对沙特阿拉伯造成冲击,因为他们会有反应。

这是一个封闭的社会,尼那指出,沙特建立还不到一个世纪。部落社会的主要倾向是比较封闭,改革就停止了。

所以我们要帮助他们, 不仅是沙特阿拉伯。整个阿拉伯社会都要改革,要改变学校的课程设置,把孩子们带进21世纪,让他们跟上21世纪的步伐。

主持人:尼那, 你认为美国对沙特的课程问题应该采取什么政策?有没有象阿赫米德教授所说的有反弹的危险,会使他们封闭起来,从而挫败内部的改革尝试呢?

希亚:我认为沙特阿拉伯人希望改革。我的确是这么认为的。我遇到的一些沙特阿拉伯人都感到沮丧。有些人给我发电子邮件,说他们非常沮丧,他们没有学会如何对付现实的世界。他们找不到工作,毕业的时候缺乏就业能力。他们所学的都是过时和虚假的。

沙特的一本宗教教科书里讲到“犹太人贤士议定书”。这本俄国沙皇时期伪造的文件跟伊斯兰教毫无关系,但是却进了伊斯兰教的教科书。

“犹太人贤士议定书”为什么会在这里?他们把“犹太人贤士议定书”当作历史事实,然后把这个犹太人阴谋连系到扶轮社、国际狮子会和共济会等各种团体和商业俱乐部,说他们要接管整个世界。

这完全是胡说八道。然而他们强迫学生学习和记住这些内容。这样就没有教好学生。

正像你所说的, 沙特人自己--沙特的学者坐下来审查男孩子的宗教课程。他们发现这些教科书跟暴力有关。他们指责这些教科书教育学生们说, 从肉体上消灭别人是维护和保卫自己宗教唯一的方式。

这是很严重的指责,但是提出这一指责的不是我, 而是皇家研究小组的学者们,他们是在全国对话中说的,这里有沙特国王的功劳。但是他们的确要采取行动。我们不能再等5年,或是10年或是沙特大使所说的时间。

他们现在就要采取行动。现在石油价格这么高, 他们出得起钱, 能够很快换掉现在的教科书。

主持人:沙特阿拉伯的教科书中为什么会有“犹太人贤士议定书”这个臭名昭著的伪造文件呢?

阿赫米德:你说的完全对。这一点必须完全否定。尤其是对年轻人灌输这个是无法接受的。

你可能知道有人在埃及拍了一部有关的纪录片。这让我很难过。你知道,“犹太人贤士议定书”是伪造的, 但是却被认为是真实的。

我作为布鲁金斯研究所和美利坚大学的学者刚刚从穆斯林世界回来,我发现,每当我说这个文件是伪造的时候, 穆斯林就对我说, 那美国媒体散步的虚假消息呢?

他们举出了几十个例子,比如说有关处女的荒诞故事。 说穆斯林进行自杀炸弹袭击, 因为有人许愿说,他们可以得到这些处女。

这些穆斯林还说, 美国媒体关于先知、可兰经,伊斯兰教和穆斯林传统的故事,都是从哪里来的呢?

我就对他们说,我要以理性的平衡的心态说一句概括性的话, 那就是我们要向前走。

虽然是有问题, 有一个牵涉到穆斯林的世界危机,但我们必须向前走。我发现他们针锋相对,思想封闭,这很危险。

他们思想封闭, 认为保护自己一群人就是国家、宗教和部落的荣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