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22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上海合作组织邀伊朗总统西方反对


中国邀请伊朗总统参加上海合作组织首脑会议,这一举动令西方国家恼火。

*与北约抗衡还是利益驱使?*

有分析人士认为,中国这样做是为了达成领导该亚洲地区组织与北大西洋组织相抗衡的计划。但是另有中国问题专家却说,中国目前更多的考量趋于具体利益。

上海合作组织正打算大幅度扩大成员范围,除了原来五个成员国外,这次赴会的还有蒙古和巴基斯坦总统,伊朗、印度和阿富汗总统也将以正式观察员身份赴会。

伊朗总统应邀赴会是美国等西方国家关注的焦点,在他们的心目中伊朗是恐怖主义国家,从而认为以打击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及分离主义为主旨的上海合作组织邀请伊朗是自相矛盾的做法。

另外,据最新报导,美国财政部已经指明四家中国公司和一家美国公司向伊朗提供与导弹有关的组件,美国因此对这些公司采取了制裁。

法新社援引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的话说,一个声称反恐的组织竟然邀请一个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伊朗赴会,“我觉得不可思议”。

*李晓汀:中国这样做有利益原因*

布鲁金斯研究所中国中心研究员李晓汀分析了中国为什么这样做。

李晓汀说:“既有现实利益上的原因也有观念上的差异。从现实利益上来说,中国和伊朗的石油合作目前有日趋发展的趋势,所以中国明摆着不愿在这关节眼上得罪伊朗。

“第二点,虽然西方传统上把伊朗看作恐怖主义国家,但是你如果看一看中国方面发布的消息,非常奇怪的是,尽管中国也存在一些穆斯林极端主义或者分离主义的组织,但是到目前为止尚没有中国的官方资料公开指认伊朗在背后支持这些组织。”

有关专家分析说,相对来看,在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倒台前,中国内部消息就指明塔利班支持新疆的分离主义集团。可见中国官方并不象美国那样把伊朗看作等同于当初阿富汗的恐怖主义国家。

*参加上海峰会有助伊朗停止浓缩铀?*

路透社等西方通讯社在揣摩伊朗这次应邀参加上海组织峰会是否在促使伊朗停止浓缩铀活动上有积极作用,并且引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的话说,中国方面认为如今有和平解决有关争端的新的良机。

然而澳大利亚新闻报导,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李辉说,他没被告知中国、俄罗斯和伊朗是否会另行讨论伊朗的核野心目前引起的国际纠纷。

*李晓汀:中国不支持伊朗和西方对立*

李晓汀研究员也认为,姜维的话耐人寻味,显示中国并不支持伊朗和西方对立。

李晓汀说:“我们欣赏伊朗认真研究西方国家向它提出的鼓励性计划的努力,同时我们也希望它能作出积极反应。这句话应该说带有某种表态性质,也就是说,中国虽然并不想跟西方站在一起,逼迫伊朗在提炼铀的问题上立即作出实质性的让步, 但是话又说回来,它也不愿意完全和伊朗站在一边,去支持它向西方挑战 。”

中国在这个问题上力争维持平衡,这符合它在中东地区的外交态势。

上合组织宪章谈及要设立国际政治和经济的新秩序,澳大利亚新闻援引剑桥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大卫.沃尔的话说,上合组织成员国的共同特点是以前或现在都是共产主义国家、都具有独裁或专制政府。

*李晓汀: 实际利益更重要*

但是,李晓汀研究员却认为,共同的政治思想及政体并非上合组织的成员国间的粘合剂,它们结合的基础是更为实际的利益。

李晓汀说:“这种看法高估了思想意识形态作为上合组织各成员之间粘合剂的作用。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看,中亚地区,也就是上合组织其它三个重要成员国,象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传统上是前苏联、也就是俄罗斯的后院,而不是中国的后院。

“所以从地域意义上说,中国和俄罗斯作为上合组织两大成员国,如果中国想过度插手传统上属于俄罗斯势力范围的国家事务必然会引起俄罗斯的警觉。”

而综观俄罗斯总统普金的外交方针,他向来非常注重维护俄罗斯传统后院地区的利益。

*李晓汀:上合组织不具备抗衡实力*

法新社报导说,上合组织在西方引起的另一关注是该组织是否试图抗衡美国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力,澳大利亚新闻的评论说,中国在努力使上合组织与北约组织匹敌。

但是李晓汀研究员认为这是西方的过虑, 上合组织还不具备这种实力。

李晓汀说:“上合组织希望减少西方势力在本地区的影响,但是说它要抗衡西方对这一地区的影响那可能上合组织的成员国也明白它目前还不具备这样的实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