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2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25年艾滋病致2千5百万人死亡


25年前的6月5日,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在它公布的每周发病率和死亡率报告中,首次指出在洛杉矶地区造成同性恋男子死亡的一种疾病,这种疾病很快被认定为艾滋病,导致全球各地不同性生活取向、不同年龄、性别和国籍的人死亡。科学家们不断获得越来越多的引起艾滋病的HIV病毒的信息,不过自从1981年以来,艾滋病已经夺走了2千5百万人的生命,活动人士说,要想治疗这种疾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一个恐怖时刻*

1985年加利福尼亚州政治活动人士克利夫.琼斯被确诊为感染了HIV病毒。此前,这种被描述成“同性恋癌症”的疾病已经夺走了他的几十位朋友的生命。他辞去了州政府部门的工作,把家搬到了旧金山,从事于他所称的“全世界对抗这种新型疾病的首次组织化工作。”他记得当时是一个恐怖时刻。

琼斯说:“没有信息。我们极度害怕和怀疑。是政府针对我们干的吗?这是中央情报局虚构的吗?我们的头脑中冒出这种疯狂的想法,主要是害怕。”

*病毒可以被控制*

随着医生对引起这种新型疾病的病毒了解得越来越多,人们对政府密谋的担心很快就化解了。

琼斯说:“第一批病例充满了神秘、恐怖和耻辱,经常导致死亡。”

保罗.福尔贝尔丁博士为旧金山感染艾滋病的第一批患者做了检查,自从那时起他一直是艾滋病研究的先锋。他说,25年来,艾滋病作为一种慢性疾病越来越容易控制,因为实行适当的测试计划,越来越多的人在没有任何症状的时候就知道他们感染了艾滋病。随着新药物的出现,HIV病毒可以被控制住,患者可以保持健康。

*病毒变异快不断需要新药物*

琼斯说:“我们现在所拥有的药物真的非常有效,这些药物非常方便,我们远离了许多高剂量的药物和我们以前发现引起很多副作用的特效药。不过,我们不断需要新的药物,因为这种病毒变种很快。”

*患者和社区组织合作*

福尔贝尔丁博士说,在过去的25年来,医学界吸取的最重要的教训之一就是同患者和社区组织合作的价值,其中之一就是旧金山的迈蒂艾滋病疗养院。

这所疗养院开始于1984年,当时一批禅宗佛教徒向那些被家人、房东和室友赶出来的8名艾滋病患者敞开他们的个人居室。今天,少数几名工作人员和志愿者管理这个扩展的疗养院,在这所整修一新的维多利亚式房屋里面有15张床。

疗养院前主管比尔.缪齐克说:“这里首先是一个家,其次才是护理设施。我觉得,从人们在他们生命旅程的终点感受到自己被照顾得怎么样这个角度来看,正是这个细微的差别带来了改变。”

*最后生命得到良好照顾*

比尔.缪齐克说,人们来到迈蒂,因为他们知道在最后一段生命旅程中会得到良好的照顾。

比尔.缪齐克说:“这所疗养院的一个座右铭就是‘人不应在孤独中死去’。我们确保他们不会。你知道这是一个真的有力量、有善心的使命,善心是迈蒂艾滋病疗养院的全部。”

*纪念被艾滋病夺走生命的人们*

在这种流行病的早期,常常缺乏对那些艾滋病患者的善心。即将死去的这些同性恋男子在美国中部地区几乎很少引起同情。不过,克利夫.琼斯帮助举办世界最大的社区艺术展览,帮助展示艾滋病是如何影响每一个人的。

他想出了一个注意,在烛光集会中做一个巨大的被子,参加者在上面张帖了数百个标语,上面写着被艾滋病夺走生命的朋友的名字。

*“艾滋病棉被”*

琼斯说:“当看到贴在墙上的这些名字,我在想,‘看起来象一床棉被’。我马上想到了在印第安纳州比里奇的我的祖母和曾祖母,她们做的被子今天还铺在我的床上。我想,‘这是一个多么美妙的象征,这是美国中部地区的一个完美象征,也是美国中产阶级传统的家庭价值,如果那些传统的家庭价值能够运用到这里,不是很好吗?”

“艾滋病棉被”上现在有8万3千多个名字,它到世界各地展览时,有1千5百万人都看见过。

*希望药品公司发善心*

对于那些仍然活着的艾滋病患者,琼斯希望看到药品公司发善心,降低艾滋病药物的价格。

琼斯说:“目前维持生命的药物在美国的零售价格大约是每个月2400美元,而生产仿制药物的成本只是这个数目的零头。所以,这是为世界其他地区的人提供治疗的最大障碍。”

*最终战胜艾滋病*

目前估计全世界有3900万艾滋病患者。克利夫.琼斯等活动人士希望,随着新的药物不断问世,征集到更多的资金并制定出新的政策,人们最终能够在对抗艾滋病的战斗中获得优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