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国会议案限制强迫记者提供信息


美国联邦政府最近对一些公布了机密信息的记者进行调查。美国国会议员正在考虑通过立法,保护记者在承诺保守秘密条件下获得的信息不被泄露。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目前正就这个议题举行一系列的听证会。上个星期二,该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集中关注的是已故调查采访记者杰克.安德森一案。美国联邦调查局一直在争取获得这位记者保存的档案资料。

记者杰克.安德森是普利策奖得主,他在自己的记者生涯中一直揭露腐败政客和政府丑闻,从中央情报局暗杀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的计划到里根政府和伊朗之间秘密达成的以武器换人质的交易等,不一而足。

长期以来,联邦调查局一直试图获得安德森的这些文件资料,声称任何含有机密信息的文件都属于政府。83岁高龄的安德森去年12月去世之后,联邦调查局仍然继续争取获得这些文件。

*政府威胁起诉报道机密信息记者*

联邦调查局追查行动进行的同时,美国联邦政府威胁要起诉那些报导了机密信息并拒绝透露消息来源的记者。美国司法部正在调查几起泄密事件,这些泄密事件导致一名中央情报局官员的名字被公开,美国国家安全局窃听身在美国的人与国外恐怖份子嫌疑人之间通话的消息也见诸报端。

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一次听证会上,美国司法部刑事局办公厅主任弗里德里克为他的部门采取的行动进行了辩解。他说:“我们首要关注的是起诉那些泄密者,而不是采取其它行动。我们更为喜欢的方式是主动和记者合作,说服他们不要公开机密信息。因为那样做可能导致我们最敏感的科技被泄露,伤害在我们国家军队中效力的年轻男女军人,对国家利益造成损害。”

*参议员对行政当局表示不满*

但是,弗里德里克拒绝讨论安德森一案,共和党和民主党参议员都大为光火。来自爱奥华州的共和党藉参议员格拉斯利以及来自佛蒙特州的民主党藉参议员莱希清楚表明了他们的不满。

格拉斯利说:“如果司法部对这个委员会哪怕有任何一丁点儿的尊重,我想他们都会派一个能够回答我们问题的人来这里作证。”

莱希说:“这从根本上说明了问题。他们对这个委员会没有丝毫的尊重。上帝啊,为什么派你来作证?”

弗里德里克表示,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在听证会召开之前已经被告知,他本人不能对安德森调查案直接做出回应,但是他表示,联邦调查局将准备回答该委员会的问题。

安德森的儿子凯文是犹他州的一位律师,他也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听证会上作证。他说:“父亲过去经常说,摆在他办公桌上的文件是被定为国家安全机密的文件,但是实际上是政治安全机密。这些文件显示的是滥用公众信任的政府工作人员所犯下的罪行以及瞒天过海的行径,然后他们用“机密”的字样把这些罪行掩盖起来。这样的信息不应当向人民隐瞒。我们的政府是人民的政府。父亲教导我们说,人民是国家的主人,那些在政府工作的人是我们的公仆。”

*去世记者家人面对藐视法庭罪*

凯文说,如果联邦调查局获得法院的传票搜查这些文件,他和他的母亲准备面对藐视法庭的罪名。

乔治.华盛顿大学新闻学专业主任费尔德斯坦正在撰写一本有关杰克.安德森的书。他说,联邦调查局探员曾经以国家安全为由来到他家寻找大约200个包含有安德森文件资料的文件箱。他说,允许联邦调查局接触到那些记录和资料,会令新闻界和学术界不寒而栗。

费尔德斯坦说:“记者会担心,他们的采访笔记,或者说他们的秘密消息来源,会泄露给执法当局,这就会产生一种‘威慑效应’,使其他潜在的告密者由于害怕自己的身份被泄漏而不愿意再透露消息。对于学术界来说,历史学家总是喜欢把自己搜集的历史档案整齐有序地存放,不让别人乱动或者拿走。因为对他们来说,顺序很要紧,而且执法部门接触这些资料,会阻碍人们在未来捐献出他们保存的资料。”

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共和党藉参议员阿伦.斯佩克特说,国家安全必须得到保护,但是他同时对联邦政府调查记者的做法感到担忧:“国家安全利益是巨大的,必须在它们和宪法赋予人民的权利之间取得平衡。但是,如果要制定能够把人们送进监狱,对报纸产生‘威慑效应’的有关刑法,那么只有国会才有权对此进行界定和说明,建立相关的定罪标准。我很明确地认为,解决这个问题是国会的责任。”

*议案制定一些例外标准*

斯佩克特参议员已经提出议案,这项议案如果成为法律,将保护记者和他们的雇主不必透露在承诺保守秘密的前提下所获取的信息。

按照这项议案,除非符合一定的标准,否则检察官不能强迫记者透露受到保护的信息。这些标准包括:法庭发现明确可信的证据,显示检察官已经用尽了其它可供选择的消息来源,而且透露这些信息符合公众利益。这项议案要求记者必须透露任何可能被用于防范恐怖主义行动或者防止国家安全造成危害的信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