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3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唱诗班演唱南非自由歌曲二十年


武卡尼马韦图在人们看来并不是一个典型的唱诗班。这个唱诗班是由北加州的25名黑人、白人、亚裔和拉丁裔业余歌手组成。自从1986年以来,他们一直在演唱南非自由歌曲。那个时候,南非仍实行严格的种族隔离制度。他们为使曼德拉获得自由并结束种族隔离而放声歌唱。在1991年,曼德拉获得释放,种族隔离崩溃,武卡尼马韦图歌唱团本来高兴地以为,他们不必再唱这些歌曲了。后来他们发现,有很多原因使他们值得在美国继续演唱南非自由歌曲。

在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这家教堂的讲道坛上,法尼亚.戴维斯律师把三百名观众带回到1953年的南非。她讲述了反种族隔离活动人士詹姆斯.马德洛佩.菲利普斯的故事:“1953年,菲利普斯与纳尔逊.曼德拉一起再次被逮捕,罪名是煽动人民唱歌。”

*邀请德国指挥来美指导*

菲利普斯逃离南非,走遍了欧洲,训练唱诗班吟唱南非自由歌曲。法尼亚.戴维斯20年前在德国时,听到一个唱诗班的演唱节奏感很强,她寻着声音走进了这座教堂。她说:“一些德国人正在吟唱祖鲁、克索萨、茨瓦纳的自由歌曲,如此有力量、如此悦耳,令人陶醉。”

这个德国唱诗班的指挥就是詹姆斯.马德洛佩.菲利普斯。戴维斯邀请他到奥克兰来指导一场自由歌曲演出。二十年以后,为了那一次演出组建起来的这个唱诗班武卡尼马韦图仍在演唱。唱诗班的音乐指挥安德烈亚.雷伊塞.图尔纳说:“我一想到南非音乐,我就想到和谐,想到这里的福音音乐和民权歌曲。相同之处在于它们所唤起的神秘感觉。”

*种族隔离制度仍然引人关注*

图尔纳说:“森森尼纳等歌曲的歌词在今天和半个世纪以前种族隔离制度下一样引人关注。森森尼纳的歌词大意是:‘我只是皮肤黑,我做了什么,该受压迫。我犯了什么罪?’听到这里你就会想到所有因为反抗种族隔离而牺牲的年青人。你现在想一想,在奥克兰、在美国各地的孩子或者被打死或者互相残杀。这幅画面似乎是在说,我犯了什么罪,我做了什么,我们为什么杀人。我们消灭了好几代人。”

图尔纳还说:“我们在克索萨、克赛图和祖鲁演唱。我们设法把我们继承的这笔遗产继续传承下去。我们发现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我们的活动仍然很有意义。武卡尼马韦图的意思是人民站起来,走出去,推动变革,彼此帮助。那恰恰是我们在过去二十年来一直在做的事情。”

武卡尼马韦图继续在世界各地的艾滋病集会上、在无家可归者的避难所里、在监狱和音乐厅里演出。他们还计划前往非洲演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