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5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承认解决人口问题有体制障碍


中国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张维庆表示,中国将迎来人口高峰,解决人口问题面临着观念和体制上的障碍。有分析人士认为,中国解决人口问题存在很多瓶颈,任重道远。

张维庆星期二表示,中国在本世纪上半叶将迎来总人口、劳动年龄人口和老年人口三大高峰,此外,中国在解决人口问题的过程中还面临着观念和体制上障碍。张维庆说,在未来几十年期间,中国人口惯性增长势头强劲,人口素质总体水平不高,就业形势严峻,社会保障面临空前压力,出生人口性别比居高不下,流动迁移人口持续增加,因此必须克服盲目的乐观情绪。

*计划生育体制改革势在必行*

张维庆表示,中国深化人口和计划生育管理体制改革势在必行。他说,中国当前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的主要任务包括努力稳定低生育率,提高人口素质,治理出生人口性别比升高问题,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加强人口发展战略研究。

香港社会政治学者何亮亮说,社会的人口增长与其社会经济发展必须是相辅相成的形态,中国最优人口数量是七亿到十亿,而中国目前的人口是13亿。按照人口专家的说法,中国的最高人口容量是16亿。何亮亮认为,到本世纪中叶,中国的人口会达到16亿。

*人和环境之间的关系恶化*

何亮亮说,人口众多给中国社会经济带来的影响是两方面的:“中国庞大的人口给中国经济带来的好处首先是大量的廉价劳动力,其次,他们也是消费者,这是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重要原因。但是,我们也不能只看到人口众多给中国带来的好处。实际上,人口众多给中国带来的负面影响显而易见,比如中国的人和环境之间的关系正在恶化。”

何亮亮说,中国政治制度的特点是强政府、弱社会,强大的国家机器在推行社会政策时非常有效,但随着中国社会流动性的增强,情况有了很大改变。他说:“实际上,据我所知,中国人口出生的情况,无论是在农村还是在城市,只要想生的人,基本上都能生。生了以后会面临罚款,可是想生的人、特别是城里人,有能力支付罚款。缴了罚款就可以生,这就意味着计划生育政策的那种铁的、具有法律效力的效果几乎已经不存在了。”

*行政手段存在固有弊端*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说,中国当局在实行计划生育时严重依赖行政手段,这虽然可以做到雷厉风行,但也存在固有的弊端。他说:“瞒报、虚报、浮夸这样的问题是现有体制造成的必然的弊端。因为现有的体制的监督少了一点,所以瞒报的问题、虚报的问题、做假的问题,就会必然发生。”

胡星斗认为,中国在解决人口问题的过程中存在着很多瓶颈,而其中最关键的就是教育水平亟待提高。他说:“我想,应当奉行‘教育优先’的战略,或者说‘教育第一’的战略,应当更加重视如何把人口负担转变为人力资本、人力资源,把它转变成优势。如果不能把人口转变成优势,就会极大地妨碍现代化的发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