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2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分析称中梵秘密谈判存在重大分歧


有报导说,梵蒂冈一个高级代表团正在北京与中国进行秘密谈判,讨论两国建交的可能性。这是2000年中梵会谈中断以来梵蒂冈第一次派高级代表团访问中国。有分析认为,目前中梵双方都没有公开承认这一秘密谈判,说明两国之间还存在一些重大分歧。

*双方均不愿证实举行谈判*

媒体星期二援引香港南华早报的报导说,由罗马教皇一位高级谈判代表和梵蒂冈国务秘书处一位高级官员率领代表团星期天到达北京。

报导援引天主教香港教区枢机主教陈日君的话说,梵蒂冈代表团的这次访问是一个重大进展。陈日君说,中梵双方长期以来一直表示愿意对话,现在梵蒂冈官员和中国官员在北京会谈是个好事情。他认为,这是北京展现的友好姿态。

美联社说,中国外交部没有马上证实南华早报这篇报导。梵蒂冈只发表了一行字的简短声明,表示不想对这则报导发表评论。不过,梵蒂冈并没有否认这个消息。

*分析:双方谈判并不顺利*

美国华盛顿智囊机构布鲁金斯学会中国中心研究员李晓汀在接受采访时分析说,中国和梵蒂冈双方都不愿意承认谈判正在进行,这说明目前的谈判并不顺利。

李晓汀说:“这些事情其实就表明,双方目前在谈判核心的两个问题上可能还有相当大的分歧,也就是说,就目前而言,谈判处于胶着状态。否则的话,他们一定很乐意向外界传出已经取得了积极进展这样一些积极信息。既然没有这样的积极信息,那其实就是说明谈判其实处于胶着状态。”

*主教任命权为最棘手问题*

李晓汀指出,中梵建交谈判中主要存在两大问题,一个是跟台湾断交的问题,这个问题不难解决;最难解决的是由谁掌握中国主教的任命权。

他说:“应该说这就是中梵建交谈判中的两大根本问题之一。另外一个根本问题就是梵蒂冈对台湾的外交承认问题,这个是比较容易解决的,因为梵蒂冈早就多次表示,一旦和中国建交,立即就撤销对台湾的外交承认。

“但是,核心就在于按照中国建国以来甚至已经载入宪法的规定,本国的宗教事务不得受外国宗教势力的支配。但这样以来,天主教传统的由上到下的hierarchy体系,也就是说教会的hierarchy体系和中国国内法的规定就势必会有冲突。

“应该说,双方在这个问题上的争议是双方唯一的、真正的、也是最后的争议所在。这个问题如果不能以双方都做出某种妥协的方式收场的话,如果双方一味坚持自己所谓的原则立场的话,中梵建交将会因为这个问题无限期推迟。”

李晓汀所说的教会的hierarchy体系就是指教会的等级体系,因为按照罗马天主教会等级森严的传统,所有天主教主教都应该而且只能由梵蒂冈教廷任命。最近北京未经梵蒂冈批准自行任命了几名主教,从而引起了一些风波。

*双方需要在任命问题上妥协*

布鲁金斯学会的李晓汀认为,中梵建交谈判要想取得进展,双方就必须在主教任命权的问题上达成某种程度的妥协,而这种妥协必然是与两国以往形成的默契有关。

他说:“如果是建交达成妥协的话,这种妥协肯定和目前双方有默契的做法是相关的,因为双方在主教任命问题上以前是有过默契的。只不过是最近中国方面自行任命主教打破了这种默契,所以双方的外交争议又起。

“以前这种默契就是说,北京可以自行采取任命主教的形式,但是在自行任命主教之前北京已经把主教人选与梵蒂冈磋商过了,梵蒂冈也已经默许和认可了。也就是说,梵蒂冈要的是里子,而北京方面要的是面子。那么,如果建交谈判一旦成功,很有可能这种以前是台面下的惯例从此就会成为一种台面上的惯例。”

*陈日君:料不会很快取得进展*

天主教香港教区枢机主教陈日君对南华早报说,他不知道中梵这次会谈的具体内容,但估计不会很快取得进展。他还说,无论如何,这毕竟是个良好的开端,北京知道自行任命主教是个错误,以后也不会这么做。

*双方建交将为地下教会带来生机*

布鲁金斯学会中国中心研究员李晓汀谈到,一旦中梵建立外交关系,这不但会为中国的地下教会带来生机,而且还会导致官方教会与非官方教会之间的利益冲突。

他说:“这样势必会为目前中国的地下教会从非法走向合法铺平道路。但这样一来,另外一个有趣的新问题就是,中国的官方天主教会这么多年来其实已经形成了它的既得利益。在地下教会从地下走到地上这个过程中,它和中国的官方教会势必会产生一些利益的冲突。比如说,在传教中争夺对信众的影响等等。我认为,这一定也是中国方面在和梵蒂冈建交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