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0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读书无用论在当今中国再度抬头


在传统上一直重视读书的中国兴起了一股新的“读书无用论”。中国新闻媒体报导,新的“读书无用论”在农村地区尤其明显。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民众对子女教育价值产生怀疑,与经济发展阶段的特殊性有关,也和中国特殊的政治经济学环境有关。

*文革期间曾风行一时*

“读书无用论”30多年前一度风行中国。当时的中国最高领导人毛泽东公开表示蔑视知识分子。本人也是知识分子、并且一直到晚年依然不停地读书的毛泽东却表示,读书越多越愚蠢,知识越多越反动,知识分子还不如手上有老茧、脚上有牛屎的农民有知识。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年代,没有人敢问毛泽东,他的官位是否应当由一个老农来担当。毛泽东蔑视知识分子的政策让许多中国读书人感到绝望,“读书无用论”风行一时。

*子女教育花费高回报低*

在今天的中国,中国领导人在这方面已经和毛泽东完全不一样了。中国新的领导人提倡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强调中国的长远发展有赖于中国民众教育水平的普遍提高。不过,中国媒体近来报导,许多民众感到,花费高额资金投资子女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结果却是就业难、工资低。因此,一股新的“读书无用论”再度兴起。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经济学家茅于轼认为,现在的中国高等教育质量成问题,教育内容安排也不能满足社会需要,但对中国民众来说,教育投资依然是非常值得的。中国现在缺乏人才,尤其是高级人才,得到好的教育的人的收入水平大大高于没有教育的人。对于民众普遍抱怨的高等教育收费高昂,茅于轼认为,从经济学的角度上看,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他说:“首先一点,大学教育不是义务教育,不是每个人想上就都能上的。说的难听一点,就是上得起的就上,上不起的就只好不上。”

*九年制义务教育杂费多*

在民众普遍抱怨中国高等教育收费高昂的同时,更多的人抱怨9年制义务教育杂费众多,让民众难以承受。批评者认为,从中国高等教育到初等教育都存在一个国家垄断的问题。

中国经济学家、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茅于轼承认,中国确实存在教育国家垄断的问题,但是现在情况比以前已经好转,中国政府已经允许民间办学,使民众在子女教育方面多了一样选择。茅于轼说,就他在中国农村地区了解的情况来看,在当今中国,私人办学、民间办学也依然面临很大的困难,这就是政府干预依然太多。

他说:“现在是这样,教育部或教育系统要来评你的分,要看你的校舍、看你的建筑面积,有多少图书、有多少教学仪器,总之是看得见的东西。那些东西其实不是决定教育质量的最重要的东西。教学质量的东西是看不太见的。那些东西就不在这些官员的视野之内。他只是看他看得见的东西,结果学校为了迎合这些官员的视察、检查、评分,就把很多钱花歪了。不该花钱的地方花了很多钱。这就使他们办学很困难。”

来自中国的报导说,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义务教育法修订草案,“实施义务教育、不收学费、杂费”是其中的一个核心内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