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5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美夫妇发起“起居室对话”促和平


人们为终止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冲突做了多种多样的努力,从抵制行动到国际高峰会谈,再到秘密外交活动。加利福尼亚州有一对夫妇试图为中东带来和平,他们正在进行的项目所依据的理念是:只要愿意倾听对方,彼此交谈,敌对双方就能够建立积极的关系。

勒恩和利比.特劳布曼1984年访问了前苏联,要亲眼目睹这个国家究竟是不是那个一向耳闻中的邪恶帝国。在莫斯科、列宁格勒和基辅的见闻让特劳布曼夫妇相信,俄国人不是敌人,而是“聪明、美丽而有文化的人”。回到美国以后,这对夫妇就投身到通过对话来建设美苏关系的事业中。冷战结束后,他们就把他们所学到的经验运用到以巴冲突方面。

*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互不相识*

勒恩说:“我们意识到,在北美或者中东、犹太人跟巴勒斯坦人之间几乎没有人保持较深的持续交往,就象是互不相识的人,存在着巨大的隔阂。”

1992年7月,他们在加州圣马刁的住所开始犹太人-巴勒斯坦人之间的民间对话。他们称之为“起居室对话”。在一个晚上的对话上,有18名与会者,是一个多样化的组合,有以色列人、巴勒斯坦穆斯林和基督徒、美国和墨西哥的犹太人、纳粹大屠杀幸存者和亚美尼亚人。会议一开场,利比提醒大家,他们的目的就是通过口头交流来建立关系。

利比说:“今晚大家有很多见解,我注意到,在我们聚集在放食品的桌子旁边时,人们在谈论他们心头的一些事情,所以我们要确保今晚我们进行了我们最好的对话,我们能够吸收人们的想法和感受,并且确实聆听,像我们通常所做的那样,我们在屋子里活动的时候,尽我们最大努力,不彼此争执,而是真正地聆听对方。”

于是,各种观点和想法在两个小时里层出不穷。

人们七嘴八舌说:

“我们在那儿拥有财产,仍然对那里的财产拥有产权契约。我希望有朝一日能行使那些产权,同以色列人一起住在我的祖国。”

“我的家人也是从他们的住所给踢出来的,他们不能把房子拿回来。我家人来自波兰和俄罗斯,他们不能收回他们的房子。他们在那里住了许多世代,但是他们还不能把他们的东西要回来。”

“你从我手里拿走了50英亩土地,我跟你分享其中的一英亩,这有什么错呢?我所要的仅此而已。”

美国籍的巴勒斯坦人阿德尔.纳扎尔1948年生于以色列建国的那一年。他在难民营长大,亲眼目睹了战争的恐怖,他把自己的一生投入到和平事业。他说,他参加这种对话是因为政治领袖失败了,而这种草根运动代表了通向和平的最佳道路。

阿德尔说:“我认为,这个团体是有帮助的,它把对方人性化了。人们带着很多包袱到这里来,有许多错误观念。在犹太人或者以色列人看来,巴勒斯坦人形像很差。巴勒斯坦人认为以色列人形像很差。像这样的团体,特别是我们在对方的家里会面,分享各自的食物,我们多次一起旅行。我认为,这就把对方人性化了,让他们更有人情味。”

*对话者坚信能改变局面*

在场的许多人多年来一直都是每个月聚会一次。虽然家人和朋友对他们的参与持怀疑态度,认为这是浪费时间,但是他们仍然相信他们能够改变局面。参加对话的成员说,面对面建立进行中的真实关系,在轻松的气氛中进入彼此的生活,所花的这些时间纠正了以往的刻版印象,帮助一方理解另一方对历史的看法。

他们承认,美国的条件使得巴勒斯坦人、犹太人和以色列人如果选择见面,就能够比较容易地见面。同时,他们说,他们所取得的进展显示,对话能够在更大的层面帮助在中东带来类似的理解。

作为对话活动价值的例证,勒恩说,自从他们在加州住所的起居室发起第一次犹太人-巴勒斯坦人会面以来,类似的讨论活动在美国和加拿大各地的60多个家庭住房里定期举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