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印乃堆拉山口开放印度反应不一


中国政府和印度政府经过长期协商确定,于2006年7月6号重新开放中印边界关闭了44年的乃堆拉山口,用来进行直接贸易。然而印度国内对乃堆拉山口的重新开放却反应不一。

*多伦多星报:开放建议03年中方提出*

印度政府和中国政府经过几年的磋商和筹备,定于2006年7月6号重新开放中印边界的乃堆拉山口,以便两国之间进行直接贸易。

据多伦多星报报导,实际上,重新开放乃堆拉山口的建议是2003年中方向当时的印度总理瓦杰帕伊提出的,瓦杰帕伊接受了这项建议。

乃堆拉山口曾经是中印两国边境贸易的重要通道,两国经过这个山口实现的贸易额一度占到整个边境贸易额的80%。然而,中印两国1962年在这个地区高山的地带进行了一场短暂、但却血腥的边界战争,导致这个海拔高度在4千5百米的山口被关闭。

*夏尔马:印度军方不会放松警戒*

印度国内有关方面对重新开放乃堆拉山口的决定反应不一。印度军事专家警告说,中国可能会利用这个山口的开放将间谍活动向印度纵深发展。而印度安全和战略专家则认为,重新开放乃堆拉山口将会大幅度增加印度在反情报方面的费用,因为乃堆拉山口靠近印度东部和东北部狭长的地带,而北京几十年来一直被指称在那个地区煽动叛乱。

对此,负责印度东部和东北部防务的陆军司令夏尔马表示,乃堆拉山口开放之后,中印边界一带的驻军人数将减少,但印度军方不会放松警戒。

*达尔:印度政府是自找麻烦*

印度联邦情报局退休局长达尔认为,中国从事颠覆活动的间谍和特工可以比较容易地通过乃堆拉山口渗透到印度。

他认为,印度政府这是自找麻烦,因为中国特工将有机会观察印度军队在有争议的边界沿线地区的部署和调动,中国特工还可能进入到炼油厂或者非常敏感的作战训练中心等重要设施重地。

*陈有为:中国不会利用山口渗透间谍*

但是,旅美资深国际外交问题评论员陈有为则认为,印度的军事与安全专家们恐怕是过虑了。

他说,中国政府不会愚蠢到试图利用这个山口达到向印度渗透间谍的目的,因为中国跟印度不断提升交往的目的是获取中国的最大利益,那就是加强中印经贸与战略合作,发展两国友好关系。

陈有为说:“中国近年来推行和谐外交,取得了很大成就,对改善国际形像起了很大的作用。中国跟印度除了边界问题没有什么根本的厉害冲突。边界问题是殖民主义时期划的麦克马洪线遗留下来的。这种不毛之地跟中苏之间的珍宝岛相比实际上更没有什么太大的利益。”

*印商界亲中人士等持乐观态度*

但是,印度商界、经济界人士以及亲中国的印度共产党人和不少政界人士则对重新开放乃堆拉山口持乐观态度。他们认为,这是北京和新德里实现关系正常化的重要步骤。

印度商会秘书长阿里夫认为,重新开放乃堆拉山口不仅会改变欠发达的锡金邦的经济前景,更重要的是山口重新开放之后所形成的贸易繁荣局面将为促进一个新的贸易集团的诞生,从而可以跟欧洲和北美的贸易集团向抗衡。

他认为,这个新的贸易集团应该包括大湄公河地区、印度东部和东北部各邦、孟加拉国、不丹和中国的云南省。

*切拉尼:共产党和解放军对印度怀有仇恨*

印度商人敦促政府开放乃堆拉山口,被印度的安全与军事专家批评为是“引狼入室”、“开门揖盗”。

印度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的安全专家布拉马.切拉尼对媒体说,从一个层面看,印度和中国相互示好,双方谈论的话题是“21世纪是亚洲世纪”。

但是他说:“严酷的现实是,在亲热随和的表层下面,中国共产党和解放军对印度都怀有无可化解的仇恨。”

*陈有为:中巴友好一些印度人如芒刺在背*

旅美资深国际外交评论员陈有为认为,印度的军方与安全专家有一批“中国威胁论”信仰者,他们对中国深深的不信任是中印两国间过去几十年的历史造成的,其中包括1962年的中印边境战争以及印度与苏联关系紧密期间中苏敌视对抗等因素。

另外陈有为说,中国和巴基斯坦的友好关系令印度一些人如芒刺在背。

他说:“中国和巴基斯坦有着非常好的合作关系,而且长期不变,不管谁上台。巴基斯坦发生过很多军事政变,当年布托时期跟中国关系也很好,但是推翻并处死布托的军方上台后决不改变对中国友好的政策。

“印度认为中巴友好关系对印度是不利的,因为印巴之间有矛盾,印度从自己安全的角度来看,如果巴基斯坦是它的敌人的话,中巴之间是朋友,那么对印度来说,敌人的朋友自然不是朋友了。”

*陈有为:这些人不代表印度主流观点*

不过,陈有为认为,印度政府不顾这些人的反对而开放了乃堆拉山口,表明这些人已经不能代表印度的主流观点。

根据中国的统计数字,2005年中印两国双边贸易额接近210亿美元,比2004年增长了37.5%。预计,两国的双边贸易额今年将超过220亿美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