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现代奴役:全球人口走私贩卖活动


主持人:欢迎收听美国之音的时事在线节目。今天我们要讨论的题目是“现代奴役”。

我们采取了哪些措施来阻止国际间走私人口的活动,帮助那些受害者呢?

据美国国务院报告,每年在世界各国之间被走私的人口有大约60万到80万人,其中大多数人被迫从事商业卖淫,其余的人被迫在工厂做工或在有的人家里当佣人。有些儿童还被迫当兵打仗。

美国国务卿赖斯说,对这些人的剥削是现代奴役的一种形式。

不过她说,打击人口走私活动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我们取得了一些成果,看到一些进展,而国务院的报告在这问题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我们要求一些能够,也应该在阻止人口走私方面作得更多的国家承担起责任--不管是友邦还是敌对的国家--这也是为了促使它们采取行动。越来越多的政府正在提高公众对这种罪行的认识,对这些人口走私犯提出起诉,并帮助受害者重建生活。”

美国国务院的报告说,在走私人口方面有12个国家的纪录最差。

这些国家是伯利兹、古巴、委内瑞拉、津巴布韦、苏丹、沙特阿拉伯、叙利亚、伊朗、乌孜别克斯坦、缅甸、老挝和北韩。

美国国务卿赖斯说,每个国家在打击人口走私活动方面责无旁贷。

她说:“保护人类尊严的要求是没有谈判余地的,这也是要求每个国家和每个人都要在道德行为方面达到同样高的标准,包括美国在内。

“我们在美国也认识到人口走私犯也把受害者送到美国来。我们要做到在美国土地上没有任何一个人的权利被人剥夺。我们正在采取措施争取这一天的早日到来。”

目前人口走私问题有多严重?国际社会都采取了哪些措施?今天我们先请美国国务院监视与打击人口走私活动办公室主任约翰.米勒大使来谈谈这个问题。

米勒大使,谢谢您参加我们的讨论。在目前的全球化经济中,许多人以不同方式到世界各地去工作,你怎么区别合法的国际劳工流动和国务院所说的非法人口走私呢?

米勒:我认为一个很大的区分就是这个人是否有行动自由,能否离开工作,是否受到威胁?他们的护照和身份文件是否被拿走了?有很多检验办法可以确定一个人是移居者,还是走私活动的真正的受害者。

你指出人口走私是全球经济化的一个黑暗面,这话是对的。已经进行了几十年的全球化进程带来了很多好处,比如促进了旅游和人口流动。不幸的是,有数十万,甚至数百万人陷入被奴役的境地,其中有些人并不是被走私到其他国家,而是在自己国家里受害于贩卖人口的罪犯。

主持人:我想人口走私活动情况各异:有的人一开始就被非法走私,还有的是接受了看上去是合法的雇用合同,可是到了工作地点以后才发现情况完全不同,答应给你做的工作并不是以前所说的。米勒大使,您能否举个例子?

米勒:我见过世界各地的幸存者,有各种情况。有些幸存者在自己的村子里就被骗了,被卖到阿姆斯特丹的妓院,被迫卖淫,或是到了泰国的工厂,被关在铁窗里面,每天工作15个小时。但有些人并没有被骗,他们知道自己的去处,但是到了目的地以后发现条件比想像的要糟得多,可是他们想离开也不行了。他们是人口走私活动的受害者。

主持人:你提到护照问题,美国国务院的报告中还提到收取雇用费的问题,在付清雇用费之前是不能离开的。在这方面,人口贩子都使用了哪些手段?

米勒:有以下一些做法,比如把受害者的护照拿走,受害者不懂当地的语言,因而感到孤立无助。他们觉得不能去找警察。还有就是先收一大笔钱,然后说,你还欠我们钱,所以你必须为我们打工还债,否则我们就要把你赶出这个国家,或是把你送进监狱。他们有很多手段。

有意思的是,我们把目前的人口走私现像称为现代奴役,以区别于几个世纪以前国家准许的以肤色为基础的奴隶制。不过人口贩子的手段现在和过去都是一样的,欺骗、威胁、绑架、强暴和殴打,所有这些在21世纪还在发生。

人们发现这种情况各国都有,包括美国在内。人们发现以后,非常气愤。他们说,21世纪怎么还会发生这种事?让我们采取行动来消灭人口走私吧。

主持人:米勒大使,人口走私是不是在一些国家不仅是一种秘密活动,而且政府也对此置若罔闻,只当没看见?是不是也有一些国家,政府官员,或它们的法律支持人口走私呢?

米勒:据我所知,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从法律的角度准许走私人口。不过在许多国家,政府官员可能对导致奴役或是构成奴役的活动置若罔闻。原因是,他们也许不想卷入,不关心或是他们本身也从中获利。

许多国家都面临这样的挑战。因为在许多情况下,我们所对付的是有组织犯罪活动。据联邦调查局估计,毒品走私、军火交易和贩卖人口是如今有组织犯罪活动的三个最大收入来源。

主持人:伊朗、古巴和委内瑞拉为什么被列入人口走私问题最严重的国家名单的呢?

米勒:在上了名单的国家当中--包括过去被列入名单的国家,有美国的盟友,有美国的北约盟国。

这些国家之所以上了名单是因为他们没有做出重大的努力来废除现代奴役。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他们没有对犯罪分子提出起诉或是把他们定罪。没有把他们关进监狱,没有照顾、保护或是帮助受害者。

他们不开展运动,防止人口走私。有些国家上了名单可能是因为存在以上所说的某个原因,或涉及所有的问题。

美国国务院报告的目的不是要把这些国家分成几等,也不是要贴标签,而是要突出这些问题,引起人们的关注。

美国国务院的报告,很多内容并不是针对国家,而是阐述世界上存在的问题,讲述受害者的故事。

报告列出了打击人口走私的英雄,列出了最有效的做法。我们要设法让人们知道,我们要通过我刚才所说的行动,通过对国家的评议来鼓励人们采取行动。

主持人:美国对一些纪录很差的国家有什么牵制的办法?美国对盟国能够采取哪些行动?

比如对沙特阿拉伯,美国就不太可能使用制裁手段,即使制裁也只会采取对沙特不会造成重大打击的措施。他们并不需要得到贷款等等。另外,对古巴这样已经受到制裁的国家,美国又有什么办法?

米勒:这是个很合理的问题。你举出沙特阿拉伯的例子是非常对的。制裁的方法包括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停止,或暂停提供贷款,或某种援助。但是沙特阿拉伯既不需要国际贷款,也没有从美国得到多少援助。

我们可以说,制裁本身对沙特阿拉伯国内不会产生什么影响,如果说,把沙特列入名单或是宣布要对其进行制裁能够产生影响的话,那是因为沙特阿拉伯会感到难堪。

我在两三个月前访问了沙特阿拉伯。沙特政府官员在谈论美国国务院的报告,在谈论今后怎么办。所以,即使不制裁,即使没有有效的制裁,美国的做法还是有影响的。

让我们再来看看第二个国家古巴。我们已经对古巴实行了许多制裁,古巴的政府领导人也不在乎我们在人口走私报告里说什么,所以报告对他们没有什么影响。我希望有更多的影响,我希望看到古巴结束儿童性旅游。这是现代奴役的一部份。

让我们再举个例子,看看一些得到大量援助的国家。我在两年前说过,美国的两个盟友希腊和土耳其也上过名单。我不知道当时最终是否会采取制裁。不过在报告公布后和在总统决定是否实行制裁的三个月的时间里,希腊和土耳其采取了很好的行动,比如把犯罪分子关进监狱,向受害者提供帮助,帮助非政府组织。所以,我认为美国国务院的报告是有效的,可能是因为问题被突出了,也可能是因为威胁要实行制裁。

主持人:谢谢米勒大使参加我们的节目。下面我们再请几位专家来谈谈人口走私的问题。他们是美国国际发展暑欧洲和欧亚局反人口走私的高级顾问鲁思.普吉曼;美洲国家组织公共安全部的主任克里斯托弗.赫尔南迪斯.罗伊。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通过电话参加我们讨论的还有威斯康辛州立大学的政治学教授兹鲁尔.汉。

主持人:鲁思.普吉曼女士,你认为人口走私问题在多大程度上在世界各地有相似之处,在多大程度上是不同的?不同地区是否有着不同的问题?

普吉曼:我所负责的欧洲和欧亚地区同发展暑援助的其他发展中地区有所不同。这个地区的人口走私案大约占全世界人口走私案的25%。

国际劳工组织最近发表的报告说,在工业化和正在过渡的国家里,也就是在欧洲和欧亚国家以及西欧地区,有75%遭受强迫劳动剥削的人是被走私的人口。其中,75%的人被迫从事性服务,25%被强迫劳动。

这个比例不同于其他地区,在别的地方,常常有20%的走私人口被强迫劳动。

主持人:克里斯托弗,美洲国家的情况怎么样?有很多人通过墨西哥前来美国寻找就业机会,从墨西哥入境美国的很多人来自其他拉美国家。非法人口走私活动在多大程度上助长了那些企图剥削流动人口的无耻之徒?

罗伊:美洲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地区,很多人以为美洲国家很贫穷,其实不然。这个地区只是很不平等,收入分配方面非常不平等。

所以这就造成这个地区,至少是部份地区比较容易发生人口走私,以及由于不同的原因而出现的剥削问题。

鲁思.普吉曼女士提到比例问题。美洲国家地区的人口走私形式各种各样。在中美洲地区被迫卖淫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在拉丁美洲的一些边远地区,走私更多的是劳动力,特别是农业劳工。

人口走私在收获的季节很猖獗。你提到人口流动的规律。美洲地区有不同的规律。大多数人最熟悉的是途经中美洲,经墨西哥前往美国。一些人被偷渡进入美国,但对这些人的剥削大都发生在墨西哥境内,当人们试图从南部偷渡进入美国的时候。

在美洲国家还有其他几个很活跃的移民走廊,比如从尼加拉瓜进入哥斯达黎加,从海地进入多米尼加共和国,从玻利维亚进入阿根廷。整个美洲地区,到处都有移民路线,只要是一个比较贫穷的国家邻近于一个略微好一些,略微富有一点的国家,就会有这些移民走廊。这些地区最容易发生人口走私活动。

主持人:威斯康辛州立大学的政治学教授兹鲁尔.汉先生,在你所研究的近东等地区,人口走私牵涉到哪些问题?

兹鲁尔.汉: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大多数宪法都有具体地规定禁止人口走私活动。

比如,印度宪法第23条就禁止人口走私和其他类似形式的强迫劳动。但是印度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通过立法来实施宪法第23条,直到1976才制定了包身工法案。

即使在制定了包身工法案之后当局也没有认真消灭这个罪恶的人口走私活动。当然,非政府组织在东南亚,在远东都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主持人:鲁思.普吉曼女士,对于那些受到虐待的人,他们是否有去处以寻求帮助,有些什么他们可以作的,在他们逃出魔掌后可以得到什么保护?这种给受害者帮助的活动有多重要?世界各地是否都有这类的活动?各个国家是否也在加紧提供这些帮助?非政府组织是否也向受害者提供保护?

普吉曼:正像米勒大使在刚才的采访中所说的,美国国务院有关人口走私的年度报告非常有助于提高认识和在欧洲及欧亚加强政治意志。

作为提供国际援助的美国政府机构美国国际发展署,我们花了八百万美元为欧洲和欧亚地区设计打击人口走私项目,比如去年我们更集中于防止,消除一些造成人口走私的根本原因。

同时我们也为保护受害者的工作提供援助,比如建立收容所等等。

马其顿、黑山共和国等国政府都为受害者提供了收容所,他们还训练执法人员同非政府组织合作,比如执法人员会建议受害者跟非政府组织联系等等。

主持人说得很对,保护受害者是打击人口走私项目很重要的环节。如果没有保护和援助,就无法适当地辨认出受害者,也不能适当地对待他们。他们也就不会站出来,同执法人员合作。我们也就无法得到上诉犯罪分子所需要的信息,或是了解造成人口走私的原因。受害者所受到的伤害得不到治愈,就会出现恶性循环,他们很可能会再次成为走私的对象。

主持人:克里斯托佛,在美洲国家,非政府组织为打击人口走私作了哪些努力?政府又作了些什么?

罗伊:我认为政府的作用主要是在执法方面。他们要制定新的立法,提高公众对人口走私问题的认识,主要是防止出现人口走私活动。

非政府组织主要是照顾受害者,为他们提供就业机会,使他们重新融入社会。非政府组织是在这方面发挥主要作用的。

各国的情况不尽相同。智利、墨西哥、巴西、哥伦比亚等比较发达的国家拥有更多的人力物力,有更成熟的计划,解决人口走私问题就更有效。但是总的说来,帮助受害者的经费严重不足。政府财政吃紧,预算不足,政府的工作主要是在防止和执法方面。

主持人:兹鲁尔.汉教授,我们只有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了,请问你认为你刚才谈到的立法和执法对于打击人口走私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在多大程度上,打击人口走私还必须要改变人们的文化态度?

兹鲁尔.汉:有些国家的立法和执法行动少的可怜。就拿南亚来说吧,人们知道走私人口活动很猖獗,可是很少有人因为从事这种可怕的行径而被控告。

比如去年非政府组织提出了成千上万个申诉,要求帮助那些摆脱了强迫劳动的受害者减轻他们的痛苦。但是法院总共才审理了20个走私人口案件。有些受害者一度摆脱了束缚,但是由于情势所迫又再次陷入困境。

主持人:今天的节目到这里就要结束了。再次向我的嘉宾表示感谢,他们是美国国务院监视与打击人口走私活动办公室主任约翰.米勒大使;美国国际发展暑欧洲和欧亚局反人口走私的高级顾问鲁思.普吉曼;美洲国家组织公共安全部的主任克里斯托弗.赫尔南迪斯.罗伊和威斯康辛州立大学的政治学教授兹鲁尔.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