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专家:不理清产权中国污染难根治


中国国家环保总局警告说,中国将近一半的化工厂对环境构成重大风险。如果不采取有效的风险防范措施,将无法遏制环境事故激增的势头。长期研究中国环境问题的专家说,如果不理清产权关系,中国的环境问题就无法从根本上得到解决。

在去年11月松花江发生重大水污染事件之后,中国国家环保总局对全国化工石化项目环境风险展开了调查。

*化工石化行业存在严重布局性环境风险*

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星期二向新闻界通报了有关的调查结果。结果显示,在7555个化工石化建设项目中,81%设在江河水域、人口密集区等环境敏感区域,其中45%为重大风险源。

潘岳表示,中国的化工石化行业存在严重的布局性环境风险,这是去年以来突发性水环境污染事故激增的根本原因。他说,这些环境风险,是过去数十年中因产业布局不合理累积而成的,无法在短时间内彻底解决,只能通过加强环境安全防范措施,调整产业结构逐步予以补救。

*郑义:民众缺乏动力对抗环境污染*

长期研究中国环境问题的旅美作家郑义表示,他对这个调查结果一点也不感到惊讶。他说,尽管中国的环境污染对公众健康造成威胁,但是由于中国的产权关系不清,民众并不觉得他个人的利益受到侵害,因此无法形成抵制污染的强大力量。

郑义说:“这种模糊的产权使民众对抗环境污染的动力和能力都减弱了。所以在中国,只要产权不清楚,污染问题是没法解决的。你得有非常明确的产权关系,那么这些问题才会受到非常强有力的制约,否则你只是一般性的说,中国的空气污染使大家的寿命都减少一点。这个东西,它不能形成非常具体的人民捍卫自己利益的运动。”

在中国接二连三发生的河流污染事件迫使好几个城市中断向几百万人口提供用水之后,长期受到忽视的环保问题引起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郑义:环境是经济利益问题

《中国之毁灭》一书的作者郑义说,中国当局现在的确对环境问题更加重视,环保总局对环境问题的监测也比以前做得更好,但是他认为,这是由于利害关系所导致的。

他说:“关键的一个是,由于互联网的出现,有些环境灾难像以前那样完全封锁也比较难做到,这是一条。另外还有一个,包括环保总局揭露这方面的东西,它有一个利益在里头。出了环境问题,你要拿环保总局的人开刀。那环保总局会说,这个问题不是我不抓,这个问题我们一直在叫,我们一直在努力,但是我们权力有限,我们做不到。所以它必须要把这个真实情况尽可能的捅出来。”

他强调说,环境问题并不是一个思想觉悟问题,也不是一个道德品质问题,而是一个经济利益的问题。

正是出于对自身利益的考虑,中国的地方官员只注重经济增长,而对环境污染问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地方经济的发展是考核他们政绩的硬指标。

*郑义:对环境改善前景感到悲观*

今年4月,温家宝总理说,政府将开始让地方官员对污染问题负责而且把他们实现环保目标的能力作为升迁的基础。温家宝表示,在减少污染和增加森林覆盖面等2000年设立的20个目标上,中国连八个目标都没有达到。

旅美作家郑义说,尽管中国当局对环境问题越来越重视,一些人还是真心实意的想扭转局面,但是他仍然对环境问题得到改善的前景感到悲观。

郑义说:“它是一种制度性的问题。你如果是不从制度上去解决,那是不行的。但是你要一旦在制度上解决了,那现在的政治结构就受到冲击了。你把财产给了人民,产权清楚了,那贪官污吏从哪儿弄钱去?”

郑义把环境问题比喻成一辆在山坡上失控而向下滑的车。他说,现在中国连减缓它加速向下滑的速度都很难做到,更不用说让它停下来或是重新回到原来的位置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