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5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国大学毕业生债务负担日益加重


在自力奋斗闯天下方面,35岁以下美国人的处境比父母一辈更为艰难。对于近几年的大学毕业生来说,情况尤其如此。他们在整个劳动大军当中所占的比例,达到了28%。这些年轻人的财物负担日益沉重。

1972年,一名25到35岁、拥有高中毕业证书的普通美国男性每年可以挣到大约4万2千美元。现在,在扣除通货膨胀因素以后,相同年龄组每年的平均收入是2万9千美元多一点。相比之下,一名普通大学毕业生每年的收入是4万多美元,充份体现了技术要求甚高的当代就业市场对高等教育的需求。

塔马拉.德劳特写作了与此有关的书,书名是《困顿:20多岁到30多岁美国人为何无法前进》。她说,这个年龄组所挣的每一元钱中有25美分要拿去偿还学生贷款和债务。她说,近几十年来,人们支付大学学费的方法发生了重大变化。

*政府削减教育拨款*

德劳特说:“各州都在削减拨款,而不是投入足够的资金来跟上猛增的招生数量。现在,年轻人得到的明确信息是,如果你想进入中产阶级的行列,你就得上大学。在联邦一级,我们完全偏离了拨款为基础的资助制度,转换成了我称之为‘借钱换文凭’制度,也就是说,如果想要得到一张文凭,就得背上5位数的学生贷款债务。”

在1970年代,联邦拨款支付公立院校的一半费用以及私立院校25%的费用。近年来,拨款只支付公立院校25%的学费和私立院校10%的学费。

一个叫做“18岁到35岁”的非营利青年组织的负责人乔纳森.扎夫说,除了教育费用以外,正在上升的住房价格等其他因素也都加重了今天的年轻人财务负担。他说:“学生毕业离校所背负的债务总额在1万7千到2万美元之间。依据他们还贷的利率差别,这样的债务可能相当于每个月至少要偿还150到200美元左右。你还会发生欠下信用卡债务的情况。另一方面,更重要而且更普遍的情况是,你需要用信用卡支付日常开销,因为你手头实际上没有现金流入来维持哪怕是基本生活水平。对于教育、食物和健康医疗等方面的开销,人们是在用信用卡赊帐。”

*背负债务进入职业生涯*

结果是,65%的公立四年制大学毕业生背负着教育和消费这两种债务进入了他们的职业生涯。安妮亚.卡莫内茨《一代人的债务:为什么现在年轻是可怕的时代?》一书的作者。他说,需要很多年才能把这些债还清,“最少会在10年左右。如果债务负担非常大的话,有些人把贷款再重新借贷一次,把偿还期限延长到30年。大约有8%的学生贷款超过4万美元才能拿到大学学位,那么他们就很可能重新贷款。我遇见过只支付贷款利息的学生,因此,他们的贷款负担年复一年地没有减轻。”

即便他们在加入劳动大军的时候拥有了大学学位,今天年轻一代劳动者所面临的世界已经不同与当年他们父母所了解的那个世界。“18岁到35岁”组织的扎夫把这叫作社会变迁。他说:“布什总统把这称作‘业主社会’,还有人把这说成是‘让人们为他们个人福祉担负太多责任’,而这件事情应该是由社会负责。在18岁到35岁这个年龄段,他们成长在已经不指望社会保障制度还会继续存在的时代。不再指望你所干的工作会带来养老金。你拥有现在这些东西应该知足了,能够有足够的生活费也就心满意足了。”

就业市场也发生了变化。多数分析人士指出,今天较为年轻的劳动者不得不满足于临时性的短期工作,而他们父母当年开始工作时所享受的稳定性和福利待遇几乎完全没有了。

*结婚成家时还在还学生贷款*

一些专家说,这种情况迫使更多年轻人跟父母一起生活更久一些,或者搬到生活费用较低的城市去。分析人士塔马拉.德劳特说,这一代人的决定产生更广泛的经济影响。她说:“债务负担在影响年轻人选择职业。我们在护理和教学领域人手短缺严重。我们看到买房子的事情推迟了,储蓄率很低。更值得注意的是,学生贷款债务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事实上,多数人会用大约十年时间来还清他们的学生贷款。到那个时候,就要结婚成家了,可是他们还在一点一点地偿还学生贷款,那就根本不稀奇了。如果读了研究生,还有可能欠下更多的债呢。”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年轻一代肩上的财务负担急待产生公共政策上的解决办法。但是分析人士说,青年人还没有积极地发出他们的政治呼声。

多数专家说,年轻人希望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增加拨款,并且降低学生贷款的利息。拥护者说,对于一些受教育者来说,这样的措施会提高学生担负大学费用的能力,否则这些人就会以只有中学教育的程度进入要求越来越高的就业市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