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举报禽流感的乔松举被判诈骗罪


欢迎收听对比新闻节目。今天我们的话题谈的是江苏省高邮市一名普通的养鹅的农民因为举报禽流感和假疫苗而出名,却被当地司法部门以欺诈罪判三年半徒刑的案子。

*名扬天下 得罪地方*

乔松举因为举报禽流感和假疫苗从一个普通农民成为成为国际知名人物。他被称为中国民间举报禽流感的第一人,还被中国农业部特聘为信息员,他还是中国中央电视台2005中国经济年度风云人物的候选人。

在这个普通农民头上带了这么多绚丽的光环的同时,乔松举也得罪了地方部门。由于大量感染H5N1禽流感病毒的鸭子和鹅等被宰杀,当地养鸭养鹅产业受到严重打击。

*一审判刑三年半*

2006年7月7号,江苏省高邮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乔松举案件,最后判决检方指控的4项罪名成立,并以诈骗罪和敲诈勒索罪判处乔松举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罚款三万元。

官方的新华社报导了乔松举被判刑的新闻。新华社的报导是这样的:

“高邮市人民法院开庭对乔松举案作出一审判决。法院对公诉机关指控的4起诈骗罪予以认定,其中,2004年12月和2005年1月,乔松举分别在举报江苏省农业科学院兽医研究所和上海市奉贤畜牧兽医站销售未取得国家批准文号的疫苗过程中,要求多开发票,骗取农业部报销款6130元、12170元。 2005年1月和2月间,乔松举向农业部举报福建省农业科学院兽医研究所销售未取得国家批准文号的疫苗,在农业部工作组查处过程中,乔松举冒充工作组组长身份,以要求支付差旅费等名义骗取该研究所1.4万元,并多报购买疫苗款5000元。 “

几个月来,关于乔松举案件的报导,林林总总,散见于中国地方各种媒体,其间也有客观的报导和不同的声音。新华社关于乔松举被判刑的通稿一出,地方媒体立即全体噤声,没有一家媒体和新华社唱对台戏,在中央宣传部门对党报和媒体严格的控制下,传统媒体舆论做到了高度的一律。

但是,也有鞭长莫及的角落。一些中国的网友通过互联网表达自己对这个事件的不满和不同看法。

接下来,美国之音的对比新闻综合不同媒体在各个不同时期对这一事件的报导,努力把片断的新闻报导串成一幅全面而客观的画面。

*检方:敲诈勒索*

这次高邮市人民法院认定乔松举有罪,并不是因为他举报了禽流感疫情,而是根据其它指控。据报导,在乔松举成为风云人物之前,于2004年底和2005年初购买一些厂商生产和销售的“未取得国家批准文号的(禽流感)疫苗”。检方认为,乔松举明知道这些厂商销售假疫苗,却“以普通养殖户或疫苗代理商的名义前往这些单位购买疫苗”。

检方在公诉书中说,乔松举在购买了“问题疫苗”的几天之后,就与这些制售非法疫苗的单位联系,称自己、或其他农民已使用疫苗的家禽出现了死亡,要求这些单位对之负责,并提出几千至几万元不等的索赔要求。乔松举如果得到这些单位否定或者犹疑的回答后,往往就以“向农业部举报”为要挟,并限定回话时间。

公诉方认定,乔松举以不劳而获为目的,抓住制售非法疫苗单位怕被举报及处罚的心理,对这些单位实施敲诈勒索,情节恶劣且数额巨大。按照新华社公布的数字,两项罪名的四笔款项加起来共为:骗取农业部报销款6130元+12170元(诈骗罪)+骗取研究所差旅费1.4万元+多报购买疫苗款5000元(敲诈勒索罪)=共计是37300元。

*辩方:举报所需*

下面让我们看看辩方的观点。被告乔松举认为,自己是农业部的“信息员”,即替农业部收集各地制售假疫苗的线索,并将之向农业部提供的人。

他的辩护人、来自安徽淮南的孔维钊律师称,农业部去年上半年一次公布的各地制售假疫苗案中,基本上全部是乔松举举报的,且在上周五的第一次庭审中,有农业部官员作证,证明乔松举是给农业部提供“重要信息”的人。乔松举自我辩护称,他“知假买假”实质上是在取证。他称,自己从各家出售问题疫苗的单位购疫苗,留下购买如发票这样的凭证,均是为了日后向农业部举报时有充足的证据。

*农业部是被骗还是情愿?*

关于诈骗农业部的指控,有观察家指出,像农业部这样直属国务院的部级机关不是一个农民就能够轻易诈骗的。熟悉中国国务院部委办运作的人士指出,农业部报销一万多元人民币的出差费需要经过财会部门的把关和层层主管审批。农业部到底是被诈骗还是心甘情愿为乔松举支付出差费?让我们看看中国媒体的相关报导。

《南方人物》周刊报导说,乔松举对假疫苗的举报最终都体现成为农业部的政绩。据统计表明,从2004年12月10日起,至2005年11月被捕前,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内,乔松举一个人即向农业部有关部门举报了13次,涉及17个单位。农业部也累计为乔松举报销各种举报费用19679.12元,庭审时,乔松举说这些出差费用是正常的,他和农业部还有一部份账没有结清。

与此同时,农业部在打击假疫苗方面的政绩受到中央级媒体的报导和好评。2005年3月,《中国青年报》、《农民日报》分别刊登文章,称“农业部严查九家制售假疫苗单位”,经中国媒体记者对比发现,农业部严查的这九家生产假药的单位都是乔松举所举报的。《南方人物》周刊报导说,2005年11月,在禽流感假疫苗案风头最劲时,农业部公告查处的13家制售假疫苗单位,公布出名字者,也皆为乔松举所举报!

抽丝剥茧可以看出,乔松举曾经为农业部制造出不少政绩,农业部也为他报销了差旅费。而现在报销差旅费竟成了乔松举被判处三年半有期徒刑的两项主要罪名之一。

人们不禁要问:到底乔松举到农业部去报销差旅费是不是诈骗?如果乔松举在报销的时候使用了假发票或者报销的帐目有水份,那么他多报销的那部份数额到底是多少?判决书上把两笔报销费18300元全部列为诈骗所得,而中国媒体报导说:“农业部累计为乔松举报销各种举报费用19679.12元”。到底这一万多块钱里面有没有合法报销的差旅费?判决书和新华社都没有进行报导。

*农业部始用终弃?*

值得指出的是,在乔松举被当地司法部门拘留,逮捕和审判的过程中,农业部却令人不解地保持沉默,一些网友在互联网上敦促中国农业部长在乔松举事件上表达自己的看法。乔松举的律师孔维钊也说:“农业部的态度对乔松举一案至关重要,如果农业部从一开始就介入的话,他可能就不会站在被告席上了。”

一位中国网民不禁问道:“知假买假是不是违法?逮“老鼠”的“猫”该不该直接和“老鼠”联系并向“老鼠”索赔?我不是法学家,对法律的问题也是一知半解,但我认为,对于一个举报人,法律的天平该向谁倾斜,应该再明白不过。在此我要呼吁,法学界的人士面对这样的案件,不应当选择沉默,应该站出来,为乔松举说句公道话,让此案有个公正的结果!”

*法律模糊易操纵*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表示,中国的法制系统不够完善,立法以及对司法的解释权限不明。他呼吁中国政府要加强法制建设。

贺卫方:“中国的法律规范在很多情况下,显得非常模糊。比方说,敲诈勒索罪,流氓罪,包括收受贿赂等等。都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以前曾经发生过的南方都市报的总经理程益中那个案件,给人的感觉就是说,如果这样的一种判决标准的话,可能所有的人都是有罪的。的确存在这样的问题。

“中国整个的司法,立法方面有很多东西是比较粗线条的。这就给实际操作的上下其手留下很大的空间。法学研究也缺乏真正对相关的一些规范,关键的一些法律概念如何去解释,没有形成一个我看来是主流的法律解释。

“对法律的解释也是法律制度的一部份。也就是说,一个法官在判决案件的时候,不仅不可以违反法律,同时也不可以轻易地违反这样一种主流的对法律的解释。我们都没有这些东西的时候,一些具体的案件怎么操作,有时候就不是特别清楚。就容易出现以某些所谓的犯罪的名义来打压一些所谓的异议分子和或者异见分子这种情况。”

*立法保护举报人*

人民日报强国论坛上一位网友认为,法制是保护举报人的关键。他发表评论建议人大尽快制定举报法。他说:不立举报法,不知还会有多少乔松举入狱。

中国的一些人大代表也呼吁中国人大尽快立法,保护举报人的利益。中国燕赵都市报今年四月十七号发表一篇题为制定《举报法》刻不容缓的文章说:

“近年来社会上屡屡发生打击报复举报人的恶性事件,极大地伤害了公众举报的积极性。据统计,在向检察机关举报的人之中,大约只有30%保护得比较好,其余约70%的举报人都程度不等地尝到了打击报复或变相打击报复的滋味。要知道,一个举报人遭到迫害,就等于给无数人上了一堂‘举报没有好下场’的教育课,其示范效应对整个举报工作造成的负面影响不言而喻。早在2000年九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就有159名代表提出议案,呼吁制定‘举报法’,以维护举报人的合法权益。遗憾的是,这一让公众翘首企盼的立法,仍未摆上立法机关的桌面。”

然而路透社报导说,另外一项惩罚媒体报导禽流感,萨斯等突发性新闻事件的法律却摆在中国人大的台面,并且正在接受代表们的审议。根据这项法案,未经许可擅自报导突发性新闻事件的新闻媒体,地方政府可以处以罚款。尽管这项法律还没有最后获得通过,但是乔松举举报禽流感疫情后,被地方司法部门以其他罪名拘留,逮捕和判刑,令海内外中国问题观察家对人大这项授予地方政府限制媒体权利的新法律产生了直接的联想。

*人们怀疑是报复*

总部设在纽约的中国人权组织发言人封从德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的时候也认为,中国的司法受行政干预太多,如果没有司法的独立和透明,中国政府就无法取信于民。

封从德:“中国人权认为,乔松举对中国社会是有贡献的。去年十月,他准确地举报了安徽禽流感的疫情,但在仅仅一个月之后,就和2003年蒋彦勇医生揭露萨斯受到打压一样,乔松举很快就被捕,现在更是被判了三年半的徒刑。网上很多人怀疑他是因为举报疫情而遭到当局的打击报复。罪名是莫须有的,目的是为了警告老百姓不要举报,来杀一儆百。”

*网民一片抨击声*

一些中国民众也通过互联网表达了他们的看法。网易论坛上刊登了部份网友的发言。网友们说:

“我们强烈要求还乔松举一个公道, 打击报复举报人是中国的一贯做法。”

“我欲哭无泪。要我怎么爱你呀,祖国?”

“为什么好人总是被迫害???这是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

一位网友为乔松举鸣不平说:“不管他的动机如何?举报禽流感功不可没!!!功过是非要分清,赏罚要分明。”

另一位网友反驳道:“你分得清?铺天盖地的贪官们分得清吗?”

一位网友说:“卖假疫苗的商人和某些机构的人没被判刑,被害养殖户却被判了。天大的笑话!”

一位网友说:“假疫苗销售给生产者的直接经济损失大家可以预见,但有许多间接的损失人们是看不见的,乔松举多报点发票算什么呀,比起那些贪官成天吃喝嫖赌包“二奶”对社会的危害要小得多,为何这般重视?难道就因为他是农民? ”

还有一位网友说:“中国的法律就是‘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乔松举的行为有点过,但教育教育就行了,还真当回事。检察长们多‘伟大’呀。怎不见你们多抓几个贪官?不说大的,只要到乡镇抓个书记随便一问都比乔松举搞的钱多得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