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7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人权律师呼吁中国结束强行摘取器官


加拿大的人权律师呼吁香港的活动人士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结束被指称的法轮功学员活体器官被摘除的做法。观察人士指出,中国政府出台禁止人体器官买卖的规定固然重要,但严格的法律执行和公开的舆论监督才是根本。中国官方曾一再坚决否认在中国有从法轮功信徒身上强行摘取器官的现像。

*马塔斯:让人民敦促当局做点事情*

对中国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进行独立调查的加拿大的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马塔斯星期一说,香港跟中国的关系密切,香港人民向中国政府施加,能产生很多变化。他说:“我们并不指望中国能公开表示,承认现在所发生的一切事情,但是如果我们能够让人民敦促当局做点事情,就是迈向前进的积极步骤。”

*马塔斯:在中国对有关指称取证相当困难*

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基尔格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马塔斯前不久刚刚结束了对法轮功学员活体器官被在中国被摘除指控的调查。他们上星期在渥太华发布的调查报告说,对有关的指称取证在中国相当困难,但没有证据能反驳有关的指称。

被中国当局取缔的法轮功组织和一些法轮功学员指控说,中国当局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并把大量的法轮功良心犯处死,在非自愿的情况下,将他们的生存器官,包括心脏、肾脏、肝脏等摘除,高价出售谋利。

不过,中国政府对所谓的指控予以否认,并指称法轮功“制造谎言”。

*刘晓竹:中国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旅美社会学者刘晓竹说,在中国以谋利为中心的经济发展中,包括妇女儿童以及活体器官买卖在内的各种令人发指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但是,只要不危及其统治基础,政府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愿下力气处理。

他说,让国际社会关注中国发生的活体器官摘除和买卖能促进中国人权的改善。刘晓竹说:“如果国际舆论能够关注到中国人权的某一部份的时候或者某一方面的时候,用事实揭露出来有相关的问题,那么中国政府在外界的压力下就会采取行动。所以说,国际社会多揭露中国人权方面的问题,对促进中国人权的进步是个有利的条件。”

*刘晓竹:从执法和公开舆论监督入手*

刘晓竹说,要解决被指称的活体器官摘除和买卖等重大问题,除了国际社会关注以外,还要从严格的法律执行和公开的舆论监督入手。

刘晓竹说:“应该有比较详尽的法规,对犯人特别是被枪决的犯人,他们的器官就不受到保护,他们的基本人权就被忽视。现在的情况,中国的体制恰恰有这个漏洞。所以他们的人权也应该引起社会的关注。法律上要严格,这是第一;第二,舆论上要公开,相关的情况只要让媒体自由报导,问题揭露出来,有关的事情就会得到遏制。”

刘晓竹指出,中国为了维护其所谓的国际形像一方面打压媒体,不让真相曝光;另一方极尽所能,捂着盖着,不去正视事实。

*300多家医院能进行器官移植*

有资料显示,中国有300多家医院能进行器官移植手术,其中仅天津一家医院2004年就进行了1千600多次器官移植手术。人体器官移植手术本身,尤其是在供体和受体之间的流通环节,有着巨大的商业利润,规范器官提供的市场需要政府出面去管。

美国的世界日报专栏作家孟玄说:“政府说管不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说中国完全管不住这个东西,我是不相信的。但是,国家的条例在有些地方比较松一点,很可能比美国要松一点。还有一点,对人命的尊严和重视,中国比美国要差得很远。政府虽然订立的一些规定,但最重要的是买卖的整个过程怎样纳入好的管制。”

*达格斯迪诺:管理法规是否履行有待观察*

今年7月1号,中国开始正式实施《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暂行规定》,明确禁止人体器官买卖。规定指出,医疗机构临床用于移植的器官必须经捐赠者书面同意,捐赠者有权在器官移植前拒绝捐赠器官。

美国人口研究所副所长约瑟夫.达格斯迪诺说,这个规定虽然有助于人体器官移植的管理,但能否真正发挥作用还有待观察。

达格斯迪诺说:“虽然我们希望这个规定能得到有效履行,我对于这个规定得到认真落实表示怀疑,具体执行情况还有待进一步观察。全球人体器官移植的要求在中国成长很快,每年人体器官移植的需要有2百万,但每年的移植手术只有大约2万,由此可见在中国购买人体器官的动机有多大。中国政府过去对人体器官买卖毫不重视,很难想像他们现在会那么重视这件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