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17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对实行全民低保辩论日益激烈


中国近来围绕实行全民最低保障制度(低保)的时机是否成熟问题展开激烈争论。有人认为,建立社会保障系统是国家职责,经济学家呼吁全民低保是为民请命。也有人称全民低保是乌托邦,把国民收入用于扶贫是搞平均主义,削弱中国竞争力。

中国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不久前在中国经济50人论坛上呼吁,要尽快建立一个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第一支柱是全民低保。他说,全民低保是中国国家财力完全可以做到的,这应该作为“十一五”的一项约束性指标。

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教授支持吴敬琏的观点。他说,中国没有实行全民低保不是没有能力,而是不做,中国政府需要成为一个执政为民的服务性政府,建立健全的社会保障制度,落实“以人为本”的思想。

*风险防范机制*

一些中国经济学家认为,市场经济奉行的竞争法则容易导致富人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穷的社会现象,而全民低保是一道必要的风险防范机制,是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产物。与此同时,全民低保被视为是政府的职责,政府责无旁贷应该去救助弱势群体,保障其温饱,体现社会的底线公平。

旅美经济学家何清涟在接受中文部采访时说,中国实行全民低保是一种美好的愿望,从政治上来说对提高政府的地位与声誉具有意义。但她认为中国目前实行全民低保缺乏现实可行性。何清涟说:“一个庞大的中国现有2千多万(城镇)低保人口,其中有30%到40%不能按时领到低保金。如果你再把农村9亿农民中的6亿拉进来,国家到哪里去弄钱?这是关键。”

*中国财政收入靠企业税收*

何清涟说,中国国家财政收入主要靠企业税收,但现已高达33%以上,企业叫苦连天。目前政府正在打外资企业的主意,可是去年有40多家外企联名上书,威胁撤资,政府出于担心才搁置下来,而个人所得税在中国又因制度不健全无法有力实施。何清涟认为,与其启动全民低保,不如落实好已经实行的三大社会保障,其当务之急是补足拖欠退休人员的1万多亿人民币养老保险,提高医疗保险的质量,并扩大失业保险的覆盖面。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主任仲大军认为,对中国政府来说,钱不成问题,只要从GDP中把分配给股东的资本收入拿出一部份就可以支撑全民低保。他说:“中国现在的整个工资额只占GDP22%的水平,在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工资水平这么低的。美国工资占整个GDP的58%,任何一个国家大部份都占GDP的60%左右。中国GDP的78%到哪里去了呢?45%用于投资,还有33%是资本收入,用到财政开支、政府开支,或者就说被股东拿走了。他们拿去没有放在投资上,而是去消费、去吃喝玩乐。”

*腐败官员大肆浪费公款*

在中国贫困人口日益贫穷,急需救济的同时,一些腐败官员却在大肆浪费公款。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说,中国公款吃喝每年花费至少2千亿元人民币,公款买车3千3百亿,公款出国2千亿到3千亿。胡星斗认为,即使从国家财政收入中扣除这些政府屡禁不止的花费,现在每年GDP增长的那一部份钱也足够支付全民低保。

胡星斗说:“中国现在的财政收入达到3万多亿元人民币,每年增加的财政收入就好几千亿元人民币。而目前中央政府支出的低保费用每年才1百多亿元人民币。即使全民低保包括农村,那无非也就是一年花四五百亿元人民币,甚至更多,七八百亿到上千亿元人民币。我想中国已经到了这样一个时机,能够承受得了。”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实行全民低保从审核到发放操作复杂,缺乏配套系统,监察资金困难。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主任仲大军说,不能因噎废食。他说,中国过去20年来不遗余力地推行市场经济,反对平均主义,直到目前走上了另外一个极端,那就是贫弱群体被抛在社会边缘,贫富差距甚至大于欧美水平。他认为需要坚决扭转这种局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