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0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北卡真相与和解委员会查历史惨案


来自世界各地的真相与和解委员会成员在7月的一个周末聚集在北卡罗来纳州格林斯伯勒市。他们到这来是为了观摩据信是美国第一个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最后一次会议。这个非政府的、民间出资的格林斯伯勒真相与和解委员会是两年前成立的,目的是审查1979年格林斯伯勒市五名劳工运动组织者被枪杀的惨案。这个委员会的构成模仿了南非、秘鲁和30个其他国家的类似机构。

格林斯伯勒真相与和解委员会花了将近两年时间来审查这个城市一段88秒钟的历史。1979年11月3号,带着武器的三K党成员用88秒钟,混进在东格林斯伯勒的一片住房前面反对三K党的示威人群里,开枪打死了共产主义工人党的五名工运组织者,双方激烈交火,警方没有认真干预。

*很多人已淡忘当年事件*

在这个事件的现场,不会了解很多有关11月那一天在东格林斯伯勒的一个街角发生的事情。如果有什么能够充当1979年11月3号那次事件的纪念碑的话,那就是一块记载着那五名死去的共产主义工人党成员名字的超大墓碑了。

现在居住在格林斯伯勒的许多人当时并不住在这里。当时住在这里的那些人也是很快就完全忘记了当时发生的事情。但是,向杰基,克拉珀无法忘怀。克拉珀当时就住在枪击事件地点附近的那片住户区里。 当时她12岁。

克拉珀说: “没有任何人和我们小孩子一起谈论。我们想要知道为什么发生了这件事,为什么没有人来问我们需要什么?这件事对我们的影响如何?我们有没有受到牵连?没有人过问,也没有人回答。”

格林斯伯勒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组织者把克拉珀这样的人放在了心上。委员会成员包括三名黑人妇女、两名白人男子、一名白人妇女和一名南亚妇女。委员会还包括一名律师、一名牧师、一名女商人、一名护士、两名会计师和一名教授,所有这些人都具有较长的工作经历,有的已经接近退休年龄。

这些委员由代表格林斯伯勒社会各阶层的当地居民团体选出。委员不具有进行调查的法律授权,也没有传唤权,没有实施惩罚的途径。他们所能做的只有聆听人们自愿讲述当时所发生的事情,然后提出他们自己的评估意见。对他们陈述的人包括前共产主义者、前三K党徒、前居民、警方人员和许多其他人士。

*委员会对社区有化冰作用*

真相与和解委员穆克撒.乔斯特认为,这个委员会对当地社会产生了强烈的影响。她说:“我们让人们看到,用一位律师的话来说,这个社区里许多人像冰一样冷酷,不能互相往来,这个进程能让这块冰开始融化。”

委员们认为,1979年的事件升级为暴力事件,三K党和共产主义工人党都负有责任。委员们还对格林斯伯勒警察局提出非常严厉的指责,说警方没有进行足够的巡逻,没能防止这次造成死亡的枪击事件。

乔斯特说,她和格林斯伯勒的其他委员仔细地注意了其他国家的相关委员会在提出最后报告时的做法。她说:

“我们被告知,在格林斯伯勒11月3号事件跟南非或者秘鲁政府认可的残暴行为之间没有可比性。我们认为,虽然规模不同,可是内在的问题有相似之处,比如:基于殖民主义和种族主义的结构性不平等,对组织工会的限制以及 盲目的反共情绪。”

*过去怎么看 现在怎么办*

彼得.斯托雷牧师表示赞同。这位南非神职人员曾经在他的国家帮助挑选了真相与和解委员成员。他还跟图图大主教等一些南非人士一起为格林斯伯勒的委员会担任顾问。斯托雷说,比起南非的那个委员会来,格林斯伯勒的委员会实际上拥有一些明显优势。

他说:“南非的真相与和解进程正在失效,因为它没有下到地方这一级。那是个全国性的进程,我们非常感谢它。但是,只要没有很多真相与和解活动在小城镇进行,我们就没能抓住要害。在这里,它是在地方一级开始的,我认为前景非常好。”

冈萨雷斯说,格林斯伯勒仍有工作要做。冈萨雷斯曾经在秘鲁真相与和解委员会担任工作人员。在格林斯伯勒和来自其他国家的委员出席的会议上,他说,委员会要想成功,就不仅要将过去发生的事情和肇事原因恢复原貌,而且要说明社区的人们现在该怎么做。

他说:“如果你不提出这个问题,那么你做的一切都只是怀旧。如果你只是为了过去而回顾过去,那就是怀旧,是一种不能化为行动的浪漫感情。这就是为什么真相委员会研究事实,研究造成这些事实的原因,然后提出具体建议。”

在格林斯伯勒委员会提出的建议中,有一项是呼吁对发生事件负有责任的各方互相道歉,并且为11月3号的遇难者树立一座适当的纪念标志。委员会还要求举行社区对话活动,对政府雇员就一些敏感问题进行培训,甚至还付给这些雇员足以生活的工资 -- 这是对那些示威者在暴力事件之前争取改善劳动条件的一种肯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