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4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学者称以色列支持者左右美决策


两位美国著名学者最近发表了他们就美国跟以色列的密切关系所做的研究论文。这项研究引起了激烈辩论,辩论的焦点是以色列在美国政治中所起的作用。

芝加哥大学的约翰.米尔斯海默和哈佛大学的斯蒂芬.沃尔特说,以色列游说势力在美国的中东政策上发挥着强大的影响力。他们在有关这个课题的论文中广征博引,可是仍然具有高度的争议性。论文于今年早些时候首次发表在《伦敦书评》期刊上。他们认为,在有关以色列的问题上,有组织的以色列支持者左右了美国国会的立法和总统的决策。

沃尔特教授表示,这并不总是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他说:“在9/11之后,我们和许多其他美国人一起意识到,美国的外交政策需要重新制订,于是我们俩都开始更多地思考这个问题。这个想法开始把我们的注意力集中在美国的那股政治力量上面。那股政治力量在妨碍美国在那个地区追逐国家的根本利益。”

*美以公事会在国会游说*

米尔斯海默和沃尔特两位教授把以色列游说势力定义为重要人物和亲以色列团体的松散联盟,他们并不全是犹太人。沃尔特教授说,其中最重要的团体是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简称美以公事会。

沃尔特说:“美以公事会的主要任务就是确保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持不受任何干扰。不管以色列的行为如何,他们都要保证美国支持它,并且继续提供每年数十亿美元的援助。这涉及向持同情态度的国会议员输送竞选捐款,而被视为不可靠的国会议员则得不到竞选捐款。他们一直特别擅长此道,资金充足,组织良好,相当无情。”

*以色列是美国最大受援国*

沃尔特说,美国政府向以色列每年援助将近三十亿美元,作为对外援助,比任何一个国家所得到都多,美国并且在以色列跟巴勒斯坦人和其他中东国家打交道方面提供外交支持。

以纽约为基地的反诽谤联盟等一些犹太人组织争论说,密切的美以关系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他们指出,以色列得到了美国公众的广泛支持。反诽谤联盟全国主任亚伯拉罕.福克斯说:“过去五六十年所发生的事情是,美国人民在两党制度下,尽管他们可能不是每件事情都意见一致,但是都因为以色列的民主制度和西方价值观而支持这个国家。所谓这种支持是一夥能够控制国会、政府和媒体成员的犹太人造出来的说法是荒谬的。”

福克斯说,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的运作方式跟美国的任何其他游说团体一样。他说:“美以公事会报告它的财务状况,公开活动,跟国会议员和行政官员谈话。这在美国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们有关于各种问题的说客,这种做法并没有见不得人的地方。”

*亲以色列团体称并未事事如愿*

美国最老的亲以色列团体、1897年成立的[美国犹太复国主义组织]的负责人莫顿.克莱因说,以色列的支持者不像米尔斯海默和沃尔特两位教授所说的那么强大。他说: “以色列游说势力过去10年有很多案子都失败了。他们没能把美国大使馆搬迁到耶路撒冷,没能制止和平路线图计划,我们认为这个路线图对美国和以色列都有害。他们未能阻止美国谴责以色列1981年除掉萨达姆.侯塞因的核反应堆。事实上,在以色列有权使用任何必要方式保卫以色列人民的问题上,美国没有更多给予的支持,我对此感到失望。美国的政策一直都是建立在它认为对美国最有利的基础上。”

不过,其他一些人尽管支持以色列,但仍然说米尔斯海默和沃尔特的论点有些根据。纽约大学的托尼.于特说,游说团体的活动有时候并不符合以色列的最佳利益。他说:“游说势力压制了美国国内的批评,哪怕是批评连美国官方也不赞同的事情,比如占领区的定居点。这对美国是糟糕的,因为这使得美国看上好像在国际事务中是以色列无条件的支持者。这对于以色列也是糟糕的。有许多以色列人对他们的政府所做的许多事情持强烈批评态度,但是他们被压制了,因为他们的政府说:‘瞧,我们做了这个事情,而美国人好像并不介意,他们看来表示赞同。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听国内批评人士的话呢?’”

*争论远未结束*

于特教授说,向批评游说势力的人士进行严厉抨击,对于公开的言论具有寒蝉效应。他说:“ 在米尔斯海默和沃尔特以及其他人提出的问题中有很多问题没有得到充份的评论。我认为,这是因为有一种被夸大了的、但是确实存在的恐惧,怕被认为是反以色列的。如果你是反以色列的,那么你就在某种程度上是反犹太人的。”

于特和其他观察人士还说,就左右美国外交政策的各种不同因素展开真诚和公开讨论是美国民主制度的组成部份。围绕米尔斯海默和沃尔特的文章展开的辩论,可能不会很快结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