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和世界野生动植物非法贸易


世界野生动植物非法贸易额每年高达100亿美元,仅次于毒品和军火走私。有分析认为,中国对野生动物的需求在很大程度上鼓励了这种非法贸易,而中国有法律,无法治,导致野生动植物非法贸易禁而不止。

*规模大 危害多*

中国公安部、林业部和国际刑警组织就世界野生动植物非法贸易问题组织的会议上周四在北京闭幕。

《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北京办事处在会后发表声明指出,非法野生动植物贸易仅次于非法毒品和军火贸易,每年贸易额高达100亿美元。这种贸易不仅威胁着相关物种的生存,为环境和公众健康带来灾难,而且破坏了市场秩序,使政府在税收方面遭受损失。与会者呼吁加强执法,遏制这种日益猖獗的非法贸易。

有分析指出,中国快速的经济增长和中国民众对野味的喜好使中国对野生动物的需求旺盛,所以这次会议的东道主中国实际上是世界野生动植物非法贸易急速膨胀的一个主要推动力。

*为要钱而要命*

旅美社会学者刘晓竹也谈到中国市场对野生动物的需求:

“非洲国家野生动物非法贸易,中国是主要的一家,最严重的是窜升的速度非常快,非洲濒临灭绝的野生动物处境越来越困难。中国老百姓手里有了钱,有这种需求。在中国又是只要能够赚钱就一切不管不顾这样一种风气。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野生动物真是命运堪忧。”

*有法不依*

中国负责落实《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的官员称这个公约比过去的相关规定都更加全面,有助于推动打击非法走私濒危物种的活动。

另外,为了遏制野生动植物非法贸易,中国也制定了相当严厉的法律法规。例如,非法捕猎和走私濒危物种的人将面临10年以上监禁,非法捕猎大熊猫者可以被判处死刑。然而,中国许多城市的市场上仍然在堂而皇之地出售受到保护的动植物。

旅美社会学者刘晓竹分析说,中国的问题不在于没有法律,而在于没有法治:

“法律条文虽然定的都挺好,但是在实际执行过程中,没有这个体制,没有司法独立,没有合理或者公正,也没有司法透明。一切以权力为归依,注重保护自己的权力,保护自己的特权,他怎么会去注意保护野生动物呢?这就是中国的体制和国际濒危动物保护体制发生矛盾的地方。”

*跨境合作有效果*

有迹象显示,跨境合作对打击这类非法贸易产生了一些效果。例如,泰国警方今年5月查获了据信正要运往中国南方城市的76只穿山甲,这个月早些时候在曼谷突击检查了三家涉嫌走私藏羚羊羊毛的店铺。

旅美社会学者刘晓竹认为,加强边境管理和跨境合作的确可以减缓野生动植物走私问题,但由于中国政府的政策重点不在此,所以在这方面取得的成效也是有限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