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北方沙漠化趋势仍在继续


多年来,专家一直在警告,在中国西北部正在形成一个巨大的沙漠地带。一些农学家说,由于对土地的过度放牧和开垦,再加上乾旱,使那里出现了世界上最大的可耕地转变为沙漠的现像。官方的估计认为,沙漠每年扩展几千平方公里。沙漠的面积已经占全中国总面积的18%到27%。中国的农业专家们说,这个现像导致了大规模的移民,并可能威胁粮食生产。

*张老汉: 树木挡住了沙漠的进犯*

河北省的狼头沟村的张老汉是一位70岁的老农民。他站在玉米地里,手里攥着一把细细的沙子。他说,这些浅棕色的沙子几年前被风吹过来,差点儿埋没了他在狼头沟村的住房。

这里距离北京只有不到两百公里。张老汉说,后来政府人员来到这里,命令村民种树。他说,树木挡住了沙漠的进犯,防止沙尘掩埋更多的房屋。

*李秉程:当局不许养羊收入减少*

另一位村民、55岁的农民李秉程看着绿油油的山坡,微笑着说,现在他的地里又种上玉米了。但是他说,当局命令他不许再养羊,因此他的收入减少了。说到这儿,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李秉程说:“政府不让我们养羊了,可以养奶牛,因为奶牛不吃山坡上的草。我们用自己的钱来买奶牛很困难,所以得靠政府帮我们买。我过去有很多羊,收入比现在多很多。我过去一年靠卖羊能挣大约一万块钱。”

尽管农民受了一些损失,当局强迫农民养牛和种树的措施还是让狼头沟村成为阻挡沙漠化扩大的一个成功例子。

*沙漠化速度有所下降*

但是,政府官员还没有理由来声称取得了总体的胜利。最近在北京举行的一次会议上,中国国家森林管理局负责沙漠控制的官员刘拓说,在最乐观的情况下,也只能说沙漠扩大的速度减慢了。

他说:“五年前,沙漠面积以每年3千4百36平方公里的速度扩大。现在沙漠每年扩大的速度下降了1千283平方公里。这为防范沙漠快速扩大打下了基础。”

*布朗:过度放牧是主要原因*

有些环保人士却没有那么乐观。他们说,沙漠面积扩大速度降低的意义并不很大,因为沙漠扩大的还是很快。

莱斯特.布朗是美国地球政策研究所的所长。

他说,让中国农民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在甘肃和内蒙古等贫困地区是很困难的,那里的农民对牲畜的依赖更强。

布朗最近访问北京的时候说,自从中国从社会主义的集体生产方式转型到自由市场经济以来,过度放牧是中国沙漠化的主要原因。

布朗说:“1978年进行经济改革以来,农业生产从生产队改为承包到户。政府失去了对牲畜数量的控制。其结果是每家农户都努力扩大山羊和绵羊的数量,却没有人考虑全盘后果。”

结果是,过度放牧破坏了土地的植被,强风从蒙古和西伯利亚吹来,吹干了土地,卷起了沙尘。微小的颗粒被吹走之后,剩下的就是沙子。

*沙漠化引起的沙尘暴*

2006年以来,中国北方经历了一些不寻常的沙尘暴。有些气象学家说,沙尘暴的部份原因是沙漠化。象北京这样的城市,好多天里,天空飘着沙尘,遮天蔽日,形成长期的健康威胁。

专家们还警告中国沙漠扩大的社会影响,包括大规模的移民和粮食产量下降。

据联合国估计,有四亿中国人生活在受到沙漠扩大威胁的地区。许多人可能被迫到城市求生。亚洲开发银行说,至少有四千个村庄已经被沙漠淹没。那里的居民被迫迁往植被较多的地区。

*可耕地减少最终会影响粮食产量*

人们关切的是,可耕地减少可能最终会减少粮食产量。

在狼头沟村,李秉程说,他已经开始看到改变生活方式的好处,尽管从短期来讲他的收入会减少一些。

他说:“现在我没有羊了。我挣的钱也比过去少了一些。要用奶牛挣钱需要更多的时间。回报比较慢。可是说实在的,我挣的钱够我吃用的了。我们得向前看,得考虑子孙后代。”

李秉程的态度转变是中央政府的几个试点项目的结果。共产党领导层喜欢用这些试点来显示它在怎样努力稳定并且使形势逆转。

但是,环保人士警告说,狼头沟只是一个很小的例子。政府做的事情还远远没有阻止沙漠在辽阔的中国大地上的蔓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