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社交网站风行电脑前交流探索结友


世界上有超过一亿人加入了网上的社交革命。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独自坐在他们的电脑显示屏前进行交际。社交网站大量涌现是否导致面对面社交互动日趋减少,这个问题引起了激烈辩论。那么,年轻人是怎么看待网上社交的诱惑呢?

*数以百万计美国青年上网交际*

美利坚大学学生伊利.梅耶尔和莱安.格兰南-多尔坐在他们学校报社的办公室里,两个人都在进行一种在大学里很流行的打发时间的活动。这种活动与他们写论文的事情毫无关系。他们登陆上了因特网,在“面像册”(Facebook)和“我的空间(MySpace)”之类的社交网站上交流。

“你真是在图书馆工作吗?” “是的,我真的在那工作。” “你在那做什么?” “我在期刊部工作。” “看,我正在找出有关你的东西!我们的关系现在又加深了一些。” “但是人们应当直接交谈。不应当上一下电脑,然后就走了,说‘哦,我认识这个人’。” “瞧,这就是问题所在。人们认为‘我的空间’和‘面像册’网站是某种怪异的交际方式。在现实中,它只是我们已经在使用的通讯方式的另一个层次而已。”

对美国数以百万计的青年人来说,“我的空间”和“面像册”网站提供了进行交流的新途径。

“我的空间” 网站说,每天有大约23万新会员加入。超过8000万人建立了免费的个人档案。“我的空间”是美国5个登录次数最多的网站之一。“面像册”拥有差不多800万会员,他们互通信息、交换照片,并且分享兴趣。

注册过程就像登录网站一样简单,写一点你的自我介绍,你做什么工作,给你的朋友们发电子邮件,请他们光顾你的各人档案网页,很快你就跟朋友和朋友的朋友交往上了,甚至还有跟你素昧平生的人。所有这一切,只是靠一个人坐在你的电脑前面就行了。

* 年轻人面临不同以往社会现实*

约翰.希勒是一个类似社交网站、赞佳(Xanga)网站的共同创办人。他说,今天的青年人经历着一个不同以往的社会现实。

他说:“我小时候,我们常常会坐在我家前门的门廊,跟朋友聊天儿。我们会到游泳池去待着。现在事情已经不再是这样了。我们看到的是,人们选择在网上生活,他们选择早一个小时醒来,在上学之前先登录‘即时信使’跟朋友聊几句。放学回家就回到因特网上去,查看电子邮件,把时间都花在网上。”

赞佳网站允许人们在网上发表文章,也叫作博客。博客给用户一个机会,使他们的思想可以让任何能上网的人阅读。

*为联系旧友结识新交提供平台*

“面像册”是为了把一起上大学的人联系起来而设置的,以便他们陈列照片,发送短信。

“我的空间”是个较为开放的论坛,目的是把各种年龄、兴趣和背景的人联系起来。

人们利用这些网站来寻找新的关系,安排活动。不过,美利坚大学的学生伊利.梅耶尔说,人们经常是为了跟老友旧交联系而登陆这些网站。

梅耶尔说:“尤其是星期一,周末在面像册上拍了照片以后,我喜欢上网来看看我的哪些照片登出来了。依照真正大学的传统,周末是疯狂的,星期一早上,就有周末拍的成百上千张照片上载。”

用户们在一年之内可以在照片里查询还没有见过面的人。

梅耶尔说:“我这个夏天在西班牙工作了一段时间,通过这个网站,我能跟在那里遇见的人保持联系,通报我的生活近况,这不像发电子邮件那样正式。”

伊朗出生的巴巴克.巴拉汗罗知道,社交网站不只是一个美国现象。这位24岁的经济学研究生在“面像册”网站上跟大学时代的朋友保持联系。他在谷歌主办的Orkut网站上也注册了个人档案。

Orkut网站说,已经有大约35万名伊朗人注册建立了个人档案,在巴西人、印度人和巴基斯坦人中间,这个网站也很受欢迎。

巴拉汗罗说:“用Orkut网站,我主要是为了跟波斯人朋友保持联系。在这个网站上,我有很多波斯人朋友。我在上面也有二、三个不是波斯人的朋友。”

网上的联系有助于巴巴克跟朋友直接接触。他说:“通过Orkut网站,我才能够找到10年没联系的一些朋友。我搜寻他们的姓名,要不就是他们搜寻我的姓名,不是他们找到我,就是我找到了他们,真好啊。我实际上还去看望了他们,看望了两三个在加拿大的朋友,久别重逢,真好。”

*推销个人事业有效工具*

不过,音乐家威尔.史密斯用这样的网站来结识他还不认识的人。33岁的威尔是爵士乐手,在美利坚大学当音乐教授。将近200万艺术家在“我的空间”网站建立了崇拜者基地并与业界人士建立联系,威尔是其中之一。

威尔说:“这是一件可以使用的完美工具,因为它基本上免费促销。让你能够跟通常情况下不会联系的人联系,比如业内人士,甚至业外人士,以及世界各地平常跟你没有联系的人。”

这位教授强调了这些社交网站的联网功能。他说:“记得我花了一整夜搜寻播放音乐的DJ,名字里有字母DJ的任何人,我进入他们的网页,因为让别人听到你的音乐是上网交际的一部份。”

威尔在 “我的空间”设立的个人网页上可以让来访者听到他的歌曲。这是他的音乐走出美国跨洋过海的一个途径。

他说:“我跟英国一位DJ联系上了,我用电子邮件给他发了一份mp3,上面是我的录音。他现在就在那些夜总会里播放这些音乐。”

威尔所在乐队的主唱是马尔科尔姆.贾马尔.沃纳。马尔科尔姆是从过来走亲戚的一个14岁少年那儿听说了“我的空间”网站的,然后就花了很多时间上那个网站。

沃纳说:“我当时好像说:‘你在干什么呀?什么是‘我的空间’呢?离开我的电脑吧。’还有好些艺术家告诉我,对艺术家来说,‘我的空间’是如何如何棒的联络工具。”

每个星期,有数百万新用户浏览这些网站。这显示出,一个人坐在电脑荧屏前面,就可以足不出户地交流、工作、探索,并且联络旧识新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