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3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胚胎干细胞的法律和道德争议


美国总统布什在2006年7月19号第一次动用总统否决权,否决了国会通过的一项支持胚胎干细胞研究的法案。这个法案要求放宽联邦政府对胚胎干细胞研究拨款的限制。虽然这个法案被否决了,但是胚胎干细胞研究所引发的争议却没有停止。下面我们要分析这场争议的来龙去脉,同时请专家介绍一下美国法律在胚胎干细胞研究方面的规定。

*国会的胚胎干细胞法案被否决*

1998年,美国威斯康辛大学的研究人员首次从人类胚胎中分离出干细胞。

由于胚胎干细胞有分化成生物体内任何组织和细胞的潜在能力,所以干细胞的分离成功,为培养人类所需要的组织和细胞,以取代人体内坏死的组织和细胞,以及治疗一些疑难杂症带来了希望。

但是,这个研究也引发了有关道德的争议。反对人士提出,胚胎干细胞研究过程中需要提取干细胞,而提取干细胞就必须摧毁胚胎,这种做法无疑就是扼杀生命。

2001年8月,布什总统颁布了一项行政命令,允许对胚胎干细胞研究提供有限的支持。这个行政命令规定,联邦经费只能用于已有的胚胎干细胞系研究,而不能用于提取新的胚胎干细胞。

但是,美国国会为打破布什总统施加的限制提出了一个法案。法案要求增加联邦拨款,扩大胚胎干细胞研究。2005年5月,众议院以238票对194票通过了这项法案。

2006年7月18号,这个法案又以63票对37票在参议院得到通过。但是,这个法案在7月19号提交白宫后遭到布什总统的否决。这是布什任期5年半来第一次动用总统否决权。他为自己的决定作出了解释。

他说:“国会的这个法案为了给其他人寻求医疗上的好处,不惜牺牲无辜人的生命,它跨越了我们社会应该尊重的道德底线,因此我要否决它。”

*宪法给予总统否决权*

伊利诺伊州立大学政府和政治专业系的宪法专家罗伯特.布拉德利(Robert Bradley)说,根据美国宪法,如果总统对国会通过的法律不满意,他可以动用总统否决权,使这一法律无法生效。

布拉德利教授说:“美国宪法给予总统对法律的全面否决权,也就是说,如果作为立法机构的国会通过了一项法律,总统有权否决这项法律。如果国会决定推翻总统的否决,参众两院必须分别得到三分之二的支持,才能推翻总统的否决。总统的否决权是美国制约与平衡制度的一部份。”

基督教组织“家庭研究委员会”负责国会事务的主任戴维.克里斯滕森(David Christensen)解释了总统否决权是如何运作的。

他说:“法案送交总统后,总统有两种方法将其否决。一个是搁置否决,也就是当法案送交总统后,总统没有签字,国会也休会了,法案自动被否决。这种情况不常有,一般在年底才出现。胚胎干细胞法案是2006年中旬送交布什总统的,国会还没有休会,布什总统签字否决了这个法案。”

*胚胎干细胞争议不断*

2006年7月19号,布什总统在否决国会通过的这一法案几个小时之后,众议院再次投票,试图推翻布什的否决,但是最终未能获得所需要的三分之二的票数。虽然这个法案流产了,但是胚胎干细胞研究所引发的争议却没有就此停止。

伊利诺伊州立大学政府和政治系的宪法专家罗伯特.布拉德利分析了支持和反对胚胎干细胞研究双方的观点。

他说:“支持胚胎干细胞研究一方的观点是,胚胎是人类生长的初期阶段,还没有长成生命,因此不能称为人。这个观点认为,胚胎干细胞研究有助于帕金森症、老年痴呆症、癌症以及糖尿病的治疗,能够给很多人带来益处,因此这个研究值得继续下去。

“反对胚胎干细胞研究一方的观点是,人的生命从母亲怀孕时就开始了。允许胚胎干细胞研究,就是允许杀害人的生命。布什总统指出,由联邦政府拨款来进行这方面的研究就等于是出钱帮助杀人。”

*支持和反对胚胎干细胞研究的观点*

上面我们提到美国总统布什动用总统否决权,使国会通过的支持胚胎干细胞研究法案无法生效。这个举动遭到了民主党和自由派人士的强烈反对,甚至连共和党内一些温和派人士也出来反对布什,其中包括因老年痴呆症去世的前总统里根的妻子南希.里根,加州州长施瓦辛格,以及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原心脏外科医生弗里斯特。

弗里斯特表示,他本人维护人的生命权,但是考虑到这个研究的潜力以及联邦资助的现有胚胎干细胞研究的种种限制,他认为胚胎干细胞研究应该扩大。另外,美国的民意调查也显示,有70%多的美国人支持胚胎干细胞研究。

但是,一些保守派组织对布什的决定却表示称赞。基督教组织“家庭研究委员会”负责国会事务的主任戴维.克里斯滕森认为,布什总统不仅仅是出于科学考虑,也是基于道德方面的原因才否决了国会通过的这个法案的。

克里斯滕森说:“我们这里讨论的不是怀孕妇女应该如何对待她未出生的孩子的问题,因此不牵涉妇女权利、妇女的选择权以及有关堕胎的争议。我们讨论的是如何处理胚胎的问题,我们要么为了研究的需要而杀害培养皿里的胚胎干细胞,要么对这些胚胎干细胞所孕育的生命给予应有的尊重。”

“家庭研究委员会”生命科学高级研究员戴维.普伦蒂斯(David Prentice)把从胚胎中提取干细胞形容为杀害人类早期生命。

他说:“胚胎干细胞来自于怀孕7天左右的初期胚胎。人们一直试图通过科学研究把胚胎干细胞分化成人体内的任何组织和细胞,以修复人体内受到损害的或患病的组织和细胞,例如因心脏病或中风而受到损害的组织,以及因糖尿病或脊椎损伤而被破坏的细胞,可以因此得到修复或取代。但是,胚胎干细胞研究也引发了道德争议,因为在提取干细胞的过程中,胚胎将被摧毁。”

“美国天主教主教团”维护生命权活动的副主任理查德.德夫林格(Richard Doerflinger)谴责了为治疗一些人的疾病而牺牲另外一些人生命的做法。

他说:“不同阶段的生命都应该得到保护,生命在胚胎干细胞阶段就已经开始了。我们每个人都是从胚胎发育而来的。胚胎如果被给予适当的环境和培养,就会长成我们现在的生命,但是人们为了研究的需要就将其摧毁。我们认为,在科学研究中维护生命的这一道德底线非常重要。”

*法律允许私人性质的胚胎干细胞研究*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工程研究所干细胞研究主任约翰.吉尔哈特(John Gearhart)指出,美国总统布什否决国会的法案后,联邦政府不能再为扩大胚胎干细胞研究提供资助,但是由私人和企业赞助的胚胎干细胞研究仍在继续。

吉尔哈特说:“美国的胚胎干细胞研究之所以能够继续下去是因为有来自私人和企业的赞助。有几个州还通过法律,对胚胎干细胞研究提供支持和资金。目前的情况是,只要不用联邦政府的钱从事胚胎干细胞研究,新的干细胞系研究仍然可以进行。”

迈阿密大学生物伦理学负责人肯尼斯.古德曼(Kenneth Goodman)教授指出,美国法律允许胚胎干细胞研究,但是对研究的资金来源加以限制。

他说:“美国法律不禁止胚胎干细胞研究,任何人都可以从事胚胎干细胞研究。美国法律限制的是使用政府资金资助胚胎干细胞研究。假如一位科学家、一所大学或者一家公司希望从事干细胞研究,他们可以在任何地方从事这方面的研究。但是,他们不能从‘美国国家卫生研究所’拿钱,除非这一研究是在布什总统限定的范围之内。”

*成体干细胞研究前景看好*

“家庭研究委员会”生命科学高级研究员戴维.普伦蒂斯鼓励大力从事不涉及道德问题的成体干细胞研究。他指出,这个研究已经证明对治疗一些疑难杂症能够起到帮助作用。

普伦蒂斯说:“ 成体干细胞来自人体内的任何干细胞,人类一出生就有很多干细胞。脐带血和胎盘里含有非常丰富的成体干细胞。过去几年的研究发现,成体干细胞能够修复和取代因患病而受到损害的组织。

“事实上,成体干细胞以及脐带血干细胞正在用于治疗很多疾病,例如婴儿出生后从脐带上提取的脐带血干细胞,已经用于治疗镰状细胞性贫血和白血病。我们还发现,脐带血干细胞对治疗心脏病和中风也会起到一定的作用。人们原来认为,从骨髓中提取的成体干细胞只有造血的功能,现在发现,它还可以用来治疗心脏病。”

戴维.普伦蒂斯指出,成体干细胞一个很大的优点是,它不会象胚胎干细胞那样在生物体内形成肿瘤。另外,使用病人自己体内的成体干细胞,还可以避免移植手术中出现排斥问题。

*胚胎干细胞研究带来的影响*

伊利诺伊州立大学政府和政治系的宪法专家罗伯特.布拉德利分析了胚胎干细胞研究带来的影响。

他说:“从哲学的角度看,这个问题非常重要,因为这是一个涉及生与死,也就是如何给生命定义的问题。从政治的角度看,这个问题也很重要,因为布什总统代表的共和党内在这个问题上就存在分歧。

“国会参众两院很快就要举行选举,在这个选举中,共和党人会处于尴尬的地位,因为他们要在反对和支持胚胎干细胞研究之间作出选择。另外,从医学的角度看,医学界几乎一致赞同胚胎干细胞研究。医学界人士提出,为了避免更多的人死于帕金森症、老年性痴呆症、癌症以及糖尿病,政府应该为这项研究提供更多的资金。”

美国总统布什指出,任何生命,包括早期阶段的胚胎,都不应该被摧毁,即使是为了有可能拯救他人生命的医学研究的需要,也不能这么做。

他指出,美国的建国原则是,人人与生俱来是平等的,而且被造物主赋予了生命的权利。布什总统提出,美国人可以在捍卫这一建国承诺的同时,促进科学事业的发展,同时确保科学为人类服务,而不是人类为科学服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