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1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港民主派抗议立法会通过截听条例


香港立法会进行3天激烈辩论,星期天凌晨通过引起激烈争论的《截听条例草案》,民主派议员集体退场表示抗议。

立法会从星期三开始,经过58个小时激烈辩论,星期天凌晨通过了政府提出的《截取通讯和监察条例草案》,民主派提出的200多项修正议案,也全都被否决。民主派议员对此深感不满和失望,集体退场表示抗议。

星期天凌晨两点多,立法会主席范徐丽泰宣布了表决结果:“我认为议题获得在场议员过半数的赞成,我宣布,议案获得通过。”

所谓《截取通讯和监察条例草案》,是香港法官和政府授权执法机关(警务处、海关、入境处、惩教署、廉政公署)秘密监听市民电讯和邮件,但不包括市民的和平集会。

*民主派:侵害自由及隐私权*

民主派议员认为,这样的法律草案,极大地侵犯了人民的自由和隐私权。因此提出了诸多的修改意见,但全部遭到否决。民主派议员批评亲政府议员,只是想千方百计否决对方的建议而不是认真考虑对方建议的合理合法性以及市民的认同程度。

*亲北京议员:反对派关注坏人权利*

亲北京的民建联副主席、议员刘江华说,反对派是“关注坏人的权利”,削弱了执法机关的能力。他说:“你叫我保皇党也好,总之,我们就要站在此,寸步不移, 一条修订都不能通过,不能让反对派破坏治安的目的得逞。”

明报援引刘江华的话说,在议会什么都可以玩,香港治安不能玩。如果连治安都玩,“反对派议员是罪大恶极”。

*民主派议员动怒*

但是,民主党李柱铭反驳说:“我们什么时候玩过香港治安?难道人民自由可以任意践踏吗?”

在辩论期间,一向发言面带微笑、娓娓而谈的民主派议员、大律师余若薇表现激动,并拍了桌子。提出修正案的民主派议员吴霭仪律师在其议案遭到否决后,深感不满和失望。

她说:“这样的草案通过后,对我们( 市民)真是影响太大了。这不是一般的失望,不是一般的不满。”

民主派议员粱国雄说,这个事情的根本性质在于,亲北京的议员占了整个议会60名议员的多数,导致任何民主派的议案都可以轻易封杀。

他说:“在立法会里面,有30个议员是功能组别选出来的。它总共包括的选民才不过10多万,但已经产生了一半的立法会议员。而功能团体的议员,一般来说,都是保皇派。”

*粱国雄暗示应大游行阻止条例*

粱国雄说,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一个议案,如果只需要简单多数就可以通过。那么,民主派很容易遭到封杀。因此,在香港从事政治,要想有所作为,必须在“议会外”想办法。粱国雄说,就像当初市民七一大游行使得23条立法草案被搁置那样。

粱国雄等议员本月初曾在立法会提出建议,要求修改相关法案,遭到立法会主席范徐丽泰拒绝,理由是涉及到了公款。但是,粱国雄认为范徐丽泰的裁决违反了基本法,并一状告到了法院,要求司法复核。目前,正等待高等法院的出庭聆讯通知。

香港明报星期天发表社评说,政府这次能够在短时间内完成截听条例立法工作,全靠议会内的亲政府阵营支持。若论立法素质,是一次极不理想的立法示范,当局必须吸取教训,以免重蹈覆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