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辽宁凌源警民大冲突 专家谈骚乱


中国辽宁省凌源市万元店镇发生大规模的民众和警方冲突事件,导致数十名村民和十名警察受伤。几名农民被官方以“暴力抗法、妨碍公务”罪名逮捕,对事件负有直接责任的镇领导人已经被双规。观察人士指出,中国社会发展失去公平性,以及中央政府缺乏制约的能力和办法,是导致大规模抗议事件层出不穷的主要原因。

这起大规模的警民冲突事件,虽然发生在7月13号,但是由于中国官方禁止媒体报道,近日才在海外媒体间披露。

*又是征地惹的祸*

香港“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说, “凌源市万元店铁矿”因为修路占用农民土地,并对农民做出经济补偿。但是,农民在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后,却没有得到应有的补偿,因为补偿费被镇政府挪用。失去土地的两个村的农民,由于得不到他们该得到的补偿,多次堵住铁矿运输车通过的路,并请求政府有关部门进行调查。

*两千民众对二百警察*

“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说, 在得不到合理答复和解决办法的情况下,大约一百名朝阳沟村的村民7月12日包围了镇政府,并与当地派出所警察发生冲突。有关当局调动大约200名公安警察前来镇压。面对手持警棍、盾牌的防暴警察,邻近村镇的农民纷纷前来声援朝阳沟村的村民,人数高达2千人。这场大规模的警民冲突造成大约50名村民受伤,其中几人伤势严重,不得不住院治疗。混乱中,10名警察也受伤。几名被当局认为是挑头闹事、暴力抗法、妨碍公务的人被拘留或逮捕。

张伟国是香港政论性杂志《动向》的总编辑,他说,大规模的警民冲突事件,在中国各地都层出不穷,在广东、河北、四川、辽宁等地近年来都发生过参加人数超过数千,乃至数万人的大规模骚乱和冲突事件。

“应该说,骚乱和冲突事件的频率、规模、影响的范围都越来越大。毛泽东时代有一句话‘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中国的农民,如果他们的生存权不被剥夺,他们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挺而走险。如果逼得他们走投无路,或者死路一条,他们只能置之死地而后生。所以他们的反弹相当强烈,也是因为共产党不管用什么形式把他们压迫到走投无路的地步他们才做出的反应。”

2005年中国《社会蓝皮书》说,中国群体性事件从1993年的1万起,增加到2003年的6万起,参与人数也从约73万增加到约307万。中国官方承认,2006年虽然刚刚过了一半,但中国已经发生超过10万起大规模的骚乱事件。

*事件蜂起 两大原因*

《动向》杂志总编张伟国说,导致中国大规模的抗议和骚乱事件的原因有很多,但归纳起来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

“一个是中国的社会发展政策失去了公平性。按照道理,中国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中共的意识形态认为老百姓是当家作主的,应该优先保护老百姓的权益和利益。现在不要说优先,连最起码的平等都没有了,连他们自己最后的生活保障都没有了。凡是有规模的抗议事件,基本上都是老百姓被逼到最后一步,挺而走险。他们安身立命的东西都被剥夺完了,他们当然要反抗。

“另外一点,共产党内部的统治机器的政治机制也出问题了。比如,录用官员,着重看他的政绩。对于地方已经形成的不断扩大的既得利益集团,中央根本没有能力、没有办法去制约。像这种东西的失衡,当然会导致社会冲突事件越演越烈,根本只会增加,不会减少。”

面对中国各地此起彼落的大规模骚乱事件,中国当局制定了“大规模群体性事件应急预案”,对不同规模的事件进行定量划分,其中参与人数在5千以上、或受伤人数超过30人为“特别重大群体事件”;参与人数1千以上、或受伤人数超过10人为“重大群体事件”;参与人数200以上、受伤人数10人以下为“较大群体事件”。

*镇压安抚 各个击破*

由于中国当局掌握着军警等强大的国家机器,动用各种工具和防范措施,把社会中的不稳定因素扼杀在摇篮之中,把各地发生的抗议事件分割开来。尽管中国大规模的骚乱和抗议事件已经远远不只是星星之火,但这些事件连不成一片,形不成一个整体,最后要么被当局用铁腕镇压下去,要么在当局各种利益的安抚下,逐渐平息落幕。

*镇官被双规*

据悉,辽宁省凌源市万元店镇发生的这起大规模警民冲突事件已经被辽宁省当局定为“特别重大群体事件”。万元店镇的党委书记和镇长已经被双规。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