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1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港媒体组织虑新条例影响消息来源


规范香港执法部门进行秘密监察的截取通讯及监察条例将于星期三凌晨生效。当地纪律部门正加紧制定内部指引。有组织担心,将来记者的通话会受到监听,影响消息来源。

香港立法会星期天通过截取通讯及监察条例后,执法部门加紧制定内部指引和安排训练课程。反贪污机构廉政公署的首长,廉政专员黄鸿超表示,条例容许执法机构在采取行动时有清楚的法律依据,在有效执法和保障市民隐私之间取得平衡。

黄鸿超:“以后我们可能需要多做文书工作,因为有些行动我们必须向法官申请,但是我们在采取秘密调查手法之前,一向经过小心考虑。”

香港海关5月连同美中两国粉碎了哥伦比亚一个贩毒组织,破获中国大陆历来最大宗的贩运可卡因案。海关关长汤显明表示,当时执法人员采取了秘密调查,新的条例实行后,同类行动将要获得授权。汤显明表示,海关日常调查的案件当中,只有不到一成需要使用秘密监察,日后也只会用于有组织犯罪或者跨国罪案等重要案件。

*法律界人士担心市民电话被窃听*

截取通讯及监察条例规定,执法机关采取秘密调查手法,必须事先获得授权。派卧底录音、在室外用摄像机拍摄和监视目标、在无人的交通工具外安装追踪器,属于一般行动,由执法机关高级人员授权。侵扰程度较高的行动,包括未经准许在当事人住所安装摄像机和隐蔽录音机,只能用于调查最高刑罚不少于7年徒刑的罪行,而且必须向行政长官委任的审批行动小组法官申请授权。

香港一些法律界人士担心日后一般市民有机会被窃听。他们担心,监听电话的过程当中难以分清哪些电话需要监听,哪些电话不用,最后所有电话都会受到监听。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胡丽云担心,日后消息来源会受到影响。她说,香港记者的报导内容往往和政府部门的黑暗面有关,执法人员可能会以采访过程涉及利益输送为理由,对记者的通话进行监听,就算查明真相,有关部门的首长也有可能向接受访问的官员施加压力。

胡丽云说:“日后爆料的人还是否放心向媒体揭发政府的负面消息?记者协会担心,如果消息来源不能受到保护,这些新闻材料可能越来越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