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2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专家:外资涌入中国高峰或已过去


中国从2003年摘取世界最大的外资投资国的桂冠以后继续保持高速经济增长,扩大市场开放程度,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外资。但新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外资增长的速度开始下降。专家认为,外资涌入中国的高峰可能已经过去。

*外国企业增加在亚洲其他国家投资*

台湾商人王丽华和她的丈夫1995年在中国广东建立了一个食品添加剂厂,这样,他们的生产成本要比在台湾减少了50%。不过,后来由于那里的工资上涨,利润下降,这对台湾商人转而去越南开厂,那里的生产成本比中国至少低35%。华尔街日报引用王女士的话说,“现在是我们考虑在中国之外选择一个新的地方来保住我们企业的利润的时候了。”

王丽华的选择反映了目前正在发生国际资本不断从中国转向其它新兴经济体的一个重大变化。

但最近两年,随着中国劳动成本的提高,不少台湾企业以及美国、欧洲、日本的企业都陆续增加了它们在亚洲其它国家的投资,越南、印度等已经进入许多投资者的视野。

中国的统计显示,日本、韩国和台湾这三家在中国的投资加在一起要大于美国,也大于欧盟。但去年,这三家的在华投资总数下降了6.5%,今年上半年更是锐减了31%。美国企业的在华投资从2003年以来每年都在减少。

中国商务部报告说,上半年中国的实际利用外资数量为284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约半个百分点。上半年获得中国政府批准建立的外国投资的公司有19750个,比去年同期减少约7个百分点。6月份的情况更为突出,新建立的外资企业数目为4091个,比去年同期减少14.32%。

在中国外资开始减少的同时,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越南等东南亚国家吸收外资的情况开始明显好转。印度也受到越来越多的外国投资者的青睐。2005年,印度取代俄罗斯成为世界最具吸引力的零售业市场。

*专家:外部因素+内部因素*

虽然这些国家在它们吸引的外国直接投资(FDI)的绝对数量方面还根本无法跟中国相比,但是,中国的FDI增长速度的下降是否意味着中国对外资吸引力开始下降?是否标志者外资大举进入中国的高峰期已经过去?这些问题引起专家们的关注。

专家们认为,进入中国的外资增速下降有外部的因素也有内部的因素。外部因素有三个。一是一些新兴经济体给国际资本提供了更好的投资条件。印度、越南等国家最近经济高速增长,增加了它们对外资的吸引力;二是,日本经济增长的恢复也吸引了不少原本可能会流往中国的资金。许多日本企业增加了在国内市场的投资,这自然就减少了在中国的投资;三是中国对外贸易遇到越来越大的阻力,影响到外资继续进入中国的热情。

内部因素包括中国沿海地区工人工资水平上涨,土地价格上涨挤压了外资的回报率;中国政府的经济降温措施也在客观上对外资的进入起到了限制的作用。

*程晓农:深层原因*

普林斯顿大学当代中国研究杂志的主编程晓农认为,这些内部和外部的因素的确对中国吸引外资的能力产生了一些负面的影响,但他认为,这些还都是表面现象。程晓农对记者表示,深层的原因是外资因为无法在中国国内找到规模符合预期的市场而感到失望。

他说:“国内市场其实是有限的。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它的国内市场其实相当之小。我曾经做过测算,中国买得起进口产品的人口不过是一个台湾而已,换句话说,十三、四亿的中国人只有一个两千万人的消费市场。对于外商来讲,他们对中国十几亿人的市场做的预测,然后到中国去投资,很快就发现,他们的产品除非出口,要想在国内打开市场,长期发展,实际上是做不到的。”

*程晓农:中国经济的无效增长*

经济发展的经验显示,消费和就业会随着经济增长而发展。中国经济多年的高速增长为什么没有导致消费市场和就业市场的相应发展呢?程晓农博士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指出,原因就是中国的经济增长中很大一部份是无效增长。

他说:“中国的经济增长率本身是虚胖。除了有水份、有假以外还有很多是无效增长,不能增加国民的消费能力,也不能增加就业机会。那么,一个国家耗费那么多能源、耗费那么多国内投资还来一个不能增加消费、不能增加就业的增长,这增长有什么用呢?它是一种浪费。”

程晓农还表示,中国各地政府修建了那么多的豪华政府大楼,为了自己的政绩,官员们不考虑实际需要大量投资基础建设,修建的高速公路和机场大量闲置。他认为,这种计划体制下的弊病如果不能够革除,广大的消费者和老百姓就无法从经济增长中得到实惠,外资的退出将是一个难以扭转的趋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