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9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机构吁政府审查外资并购国企


中国的一个智囊机构呼吁成立一个专门的政府机构,严格审查外资对中国国有企业的并购。不过,有中国问题专家认为,中国在企业改制过程中,不要违背入世承诺,要顺应更加开放的趋势,让市场决定企业的进退。

*报告:中国政府应严格把关*

中国证监会颁布的《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将于9月1日开始实施。 这个新的法规明确规定,外资收购中国的国有企业不得危害国家安全和社会公共利益。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所属研究所在一篇课题研究报告中指出,在市场经济中,政府一般不应当直接干预公司企业的市场进退,但是在涉及产业或国家安全方面,有关部门要严格把关。

报告建议,中国政府“借鉴国际经验,对外资并购国有企业的广度与深度进行宏观调控,成立专门的外资投资调查与审议机构,严格审核外资并购国有企业的重大个案与评估外资投资的影响,以防止外资投资带来各种隐患” 。

随着中国国有企业改制进程的不断深入,中国国有企业被外资并购的市场行为越来越多,规模也越来越大。中国有关部门的专家和学者担心,外资大规模并购中国国有企业可能会危及中国的产业安全或国家安全,中国应当制定相关政策、设置障碍和底线。

据香港文汇报报导,中国国务院正在酝酿成立一个由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牵头,由商务部、财政部、外管局、工商局联合参加的部际联席会议,对重大外资并购项目进行审查。

这六个部委联合制定的一份有关限制外资并购国有企业的规定指出,一个类似外资审查委员会的机构将重点审查包括核电、发电设备、输变电设备、造船、齿轮、石化通用设备制造和钢铁领域等企业的合资、并购项目,并限制外资在这些制造业的绝对控股和相对控股。

*分析:设置过多障碍对国企改革不利*

张欣教授是美国俄亥俄州托列多大学亚洲研究所所长,长期研究中国经济改革的发展。他说,中国国有企业改制进程要顺应世界更加全球化、更加开放的趋势,而不是设置各种限制来逆反这种趋势。

他说:“总的来说,现在的趋势是市场,包括并购都要越来越向国外开放,过去印度设置了很多障碍,结果使印度的经济吃了很多亏,所以这是个大的潮流。但现在该开放的(银行、信息等行业)还没有开放,已经开放的还要收回来,令人费解。”

不过,张欣教授承认,外资并购中国国有企业的制度要健全,要规范,由相应的来部门审查和批准。但是他指出,设置过多的、各种各样的障碍,不仅对国企改制发展不利,反而会因为部门权利膨胀,成为滋生腐败的温床。

无论在成熟的市场经济,还是在新兴的市场市场经济,一个经济体内部或者不同经济体之间公司企业的重组或商业并购完全是一种市场行为。但是,有的本应市场决定的并购行为却因为某一个经济体的有关法律和规定最后落得“无疾而终”。

2005年3月中国中海油提出报价,准备以185亿美元的现金兼并美国石油公司优尼科。但是,在美国政府和国会以所谓中海油的收购会影响美国的国家安全借口的干预下,这桩不少专家认为是对优尼科股东有利的收购案流产。

*分析:以政治原因干预市场是倒退*

俄亥俄州托列多大学亚洲研究所所长张欣教授说,以政治原因为借口违背市场原则的做法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中国都是一种倒退。

他说:“我们经济学家都批评,这是个倒退。并不是说美国做的就是对的,不但是美国经济学家在批评,其他国家的经济学家也在批评。如果我们一方面在批评美国在这么做,然后自己再这么做,就非常可笑了。”

一些海外跨国公司和基金已经把企业的并购转向经济高速发展、国企改制的中国。通常这些外资公司并购中国企业有三个基本要求,也就是必须绝对控股、必须是行业龙头、必须收益超过15%。在所有的外资并购案件中,美国企业占大约三分之一。外资并购中国企业主要集中在能源生产和供应、基础材料工业、消费品生产、商业和金融领域。

目前一桩值得关注的并购案件,是美国收购基金--凯雷集团并购中国500强的国企之一--工程机械制造龙头企业徐工集团。凯雷集团 将以人民币23.1亿元的价格收购母公司徐工机械超过85%的股份。这项收购目前还需中国国务院国资委、商务部和证监会的批准。

张欣教授说,凯雷集团并购徐工集团能否成功是对中国履行入世承诺的实际检验。

美国商务部次长雷文凯日前表示,在中国即将完成入世承诺开放市场之际,中国面临面临滑向经济民族主义的危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