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富布莱特项目资助国际教育交流


美国享有盛誉的资助国际教育交流事业的富布莱特项目8月1号迎来了设立60周年的纪念日。最近美国学生申请富布莱特奖学金资助的人数迅速上升,表明这个项目的使命仍然得到广泛的国内支持。

*享有国际盛誉六十载*

在杜鲁门总统签署法案设立富布莱特项目60年之后的今天,申请参加富布莱特项目的美国学生人数创下历史纪录。管理富布莱特项目的美国国务院负责学术项目的副助理国务卿托马斯.法雷尔说:“目前,在申请富布莱特项目奖学金的美国学生人数以及所设立的奖学金名额两个方面,我们都处于历史最高水平。我们一年提供的奖学金名额接近1200个。我们从来没有达到过这样的水平,即使在该项目设立之初的1954年也没有这么多的名额。”

这个项目由美国联邦参议员威廉.富布莱特于1946年构想并设立,该项目仍然是一个非政治性的项目,尽力避免各国政府之间的争端分歧,致力于“人民之间的外交”,设立这个项目就是为了培养鼓励人民之间的相互尊重与理解。

托马斯.法雷尔说:“这个项目在全世界享有极高的信誉。富布莱特项目得到美国人民的支持,也得到另外60或70个国家的资助和捐赠,这个项目的具体内容和操作过程使得它被非常确定地认为是不分党派的项目。”

*资助国际教育交流活动*

富布莱特项目每年向美国学生和学者提供总共大约25万美元的教育资助,支持鼓励他们在国外学习、任教,每年该项目还提供相近数目的资助给国外的学生和学者,让他们在美国从事同样的工作。

托马斯.法雷尔表示,被称为“美国富布莱特人”的这些学生、学者,不论他们去哪里从事一年的任教或者研究工作,他们都普遍受到欢迎。

他说:“在外国的大学环境中和其它地方,交换学生和教学人员非常受欢迎。这种情形在很多方面都是有悖于直觉的。但是事实上,通常他们受到很好的接待,因为只要来自美国的某个人一到那里,当地的人们马上就会辨认出他们,这些学生和学者以及其他人非常有兴趣熟悉和了解当地的民众,了解他们的社会和文化。这其中触及到的不仅仅是互相理解,还有互相尊重。但是我不会说一个美国人在新的地方就不会经历一些问题。肯定会有争论和交谈,因为我们是在和大学学生打交道。但是总的来说,当一个人传递出希望了解认识另外一个社会的愿望,这个人实际上也在传递出尊重的信息,这种意愿会使对方产生接纳你和热忱相待的态度,其它任何东西都无法使别人做到这一点。”

*富布莱特人成为增进理解桥梁*

去年,来自佛蒙特州26岁的尼古拉斯.布洛克得到富布莱特项目的资助,去拉脱维亚拍摄首都里加以及那里各式各样建筑风格的照片。那里的建筑风格从古罗马式到中世纪哥特式,一直到今天的现代化办公建筑应有尽有。布洛克计划为他的摄影作品举办一次展览。他说,当他在室外架起三角架拍摄照片的时候,经常有里加的居民走近他,问他从哪里来。

他说:“我告诉他们‘我来自美国。’然后,我们通常就会谈论几分钟的外交政策。一天夜晚,我遇到一名曾经去过伊拉克的士兵,他是拉脱维亚人。他对整个伊拉克战争和局势的看法非常正面。其他一些人则有不同的观点。”

“富布莱特人”阿贝尔.阿迪克拉是威斯康辛大学的商学教授。他最近获得富布莱特项目的一笔资助,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教授那里的大学生如何建立起自己的私人企业。但是阿迪克拉说,有关企业家的课程本身并没有留给他最深的印象。他记忆最深的是他带给人们的对美国的印象。他们认为美国是一片充满机遇和多样化的土地,这是美国的象征和标志。这位来自美国中西部一座声望很高的大学的商学教授在维尔纽斯引起一场轰动。阿迪克拉本人是出生在尼日利亚首都拉各斯的一名黑人男子。

他说:“一些人来告诉我说:‘你们美国人很好,很特别。我们这里没有像你这样的人。’”

阿迪克拉第一次去维尔纽斯一处购物中心的时候,经历了一段难忘的时间。他说:“有一位女士,穿着非常体面,正在吃冰淇淋。她一直凝视着我。冰淇淋掉在了她的衣服上,她都没有注意到。然后,我决定在购物商场的长椅上挨着她坐下。我说:‘嗨,你好。’她回答说,‘啊......’就是那种神情。后来我意识到这是一座拥有65万人口的城市,我当时没有看到过其他的黑人。我第一次看到黑人是当我去观看一场篮球比赛的时候。他们招收了一些来自美国的黑人球员。这些球员都不在那里住。比赛一结束,他们就离开,去法兰克福或者伦敦。因此在那里看到黑人真的是一件稀罕事。天知道立陶宛现在有多少家庭挂着我的照片。他们喜欢和我一起合影,问:‘我能和你一起照一张像吗?’我简直就象一位摇滚乐明星一样。”

阿迪克拉表示,他所经历的与种族主义无关。他说:“这一点我可以肯定。他们那样做仅仅是因为好奇。这种经历让我感到困惑,在2006年的今天,世界上仍然有一些地方,那里的人们还从来没有见过黑人。你可以意识到苏联当年都做了些什么。他们不让自己的人民外出旅游。他们阻挠限制自己的人民。他们都在自己的当地生活成长。所以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黑人。”

阿迪克拉任教的大学为他举行了欢送会。他说:“他们所有人都说:‘你教给我们这么多知识,我们真是感到说也说不完。’我想他们说的,部份是有关我的种族背景。我能够来到这里,没有让我的种族背景影响妨碍我的工作。”

在过去的60年里,来自大约150个国家的将近25万人成为富布莱特学者,他们追求着这个项目持久而依然活力无限的使命:那就是克服文化障碍,培养各国人民之间的相互尊重和理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