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0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在职业进取和照顾双亲间寻找平衡


许多妇女在孩子长大以后又重新出去工作,但是发现她们仍然两边牵挂,努力在职业上的进取和照顾她们年迈的双亲之间找到平衡点。如果照顾者和被照顾者双方都做好准备,这种新的严峻挑战就可能比较容易一些。

*要兼顾 兼顾难*

49岁的航空服务员吉娜.彼得鲁切利是她84岁母亲的主要照顾者。彼得鲁切利说:“人们问过我‘你为什么这么做呢?’我想,‘我怎么能不这么做呢?’”

彼得鲁切利告诉美国广播公司早间新闻节目,她是怎样照顾已经两次严重中风的母亲的。母亲米丽说,她很感激女儿对她的照顾。米丽说: “她帮了很多很多忙,这很不容易,因为她又要工作,又要惦记我。”

彼得鲁切利承认,承担照顾母亲的责任,对她的前途造成了消极影响。彼得鲁切利说:“有一些机会我没有去试探,因为这需要搬家。我对母亲有很多责任。”

*工作是天堂和避难所*

吉娜.彼得鲁切利是越来越多既要工作又要照顾高龄父母的美国妇女中的一位。据家庭照顾者联盟说,典型的照顾者是已经46岁的妇女,她在外面受到雇用,而且每周要花20小时以上来照顾住在附近的母亲。

企业主管玛丽.昆兰说,因为许多成年女儿尽力照顾她们的父母,她们在职业方面的进展幅度没有像希望的那样大。有些人甚至在考虑辞职,好作个全职照顾者。

杂志专栏作家兼关于劳动妇女的书籍作者玛丽.昆兰不提倡这样做。昆兰说:“因为你需要工资,需要福利,也许你的福利居然能够帮助你的老人。妇女们发现,她们的工作就是她们的天堂。在形势变得艰难的时候,工作就是她们暂避一时和恢复正常的场所。”

*同上司讨论*

昆兰建议妇女们跟她们的上司公开讨论自己的处境。昆兰说:

“好消息是,你的老板也许正好处于同样的处境,因为我们都将面临这种问题。但是,在你去老板那里的时候,要把这件事当成一个公务计划。我的意思是,怎样才能搞一个双赢计划,这样我也许就要求部份时间工作,休假,或许你可以承担一份没人要做的工作,而你能在假期来做。要尽量保持住这份工作的某一个部份,因为你会需要它的。

*种种难题*

据心理学家巴利.雅各布斯说,工作和家庭两头牵挂只是照顾者们面临的许多挑战之一。雅各布斯说:

“照顾的负担往往不是落在大女儿身上,就是落在小女儿身上。有时候,这会在子女之间造成嫌隙,比如谁在照顾老人,谁没有提供照顾。常常有心理上的挑战,因为有时候跟父母的关系好,她们想要通过照顾老人来报答。但是在一些家庭,跟父母关系一直不好,成年的子女照顾对之怀有怨恨的父母,就感到负担很重,他们实在不想提供这种照顾。久而久之,由于照顾老人,儿女们的婚姻就可能会出现问题。”

*痴呆症使老人判若两人**

为了帮助成年子女们对付这些压力,雅各布斯写了一本书,书名是《照顾者情绪生存指南:帮助老人的同时要照顾好自己和家庭》。他在书中指出,当老人没有完全复原的希望,或者疾病改变了老人的个性的时候,许多照顾者在沮丧和焦虑中挣扎。

雅各布斯说:“好几年前,记得我给一位中风的八十多岁老太太提供咨询。她的后遗症是有一定程度的痴呆。记得我跟她的三个五六十岁的女儿谈话。这三个女儿对我说,她们觉得她们所认识的母亲已经死了,而这个活着的女人是个陌生人。

“后来,我听到许多其他家庭的成员也这么说。当你有一位老人得了老年痴呆症或者在很多方面影响知觉和个性的其他疾病,家人就要给跟他们所认识所爱的那个人非常不同的人提供照顾了。他们得保持他们对所了解的那个人的记忆,但同时也把这个人现在的个性看成是疾病的反映,而不是这个人在有意为难或者偏执。”

*早做准备*

心理学家建议照顾者们寻求社会上的支持,探寻能帮助减轻负担的社区服务项目。

另外,雅各布斯说,高龄父母的子女们了解年纪老去在健康方面的后果,这样他们就会知道将要发生什么情况。

他说,父母们可以通过及早开始为晚年筹划,来帮助子女。他们可以探索多种多样的支援形式,跟家人讨论最佳的安排,在他们能够做决定的时候自己做出重要决定,而不是把这个负担全部留给子女们。

XS
SM
MD
LG